当前位置:习古堂首页>古典小说>三言两拍>二刻拍案惊奇>正文

            卷二十 贾廉访赝行府牒 商功父阴摄江巡

   诗曰:
   世人结交须黄金,黄金不多交不深。总令然诺暂相许,终是悠悠行路心。
   这四句乃是唐人之诗,说天下多是势利之交,没有黄金成不得相交。这个意思还说得浅,不知天下人但是见了黄金,连那一向相交人也不顾了。不要说相交的,总是至亲骨肉,关着财物面上,就换了一条肚肠,使了一番见识,当面来弄你算计你,几时见为了亲眷不要银子做事的?几曾见眼看亲眷富厚不想来设法要的?至于撞着有些不测事体,落了患难之中,越是平日往来密的,头一场先是他骗你起了。
   直隶常州府武进县有一个富户,姓陈名定。有一妻一妾,妻巢氏,妾丁氏。妻已中年,妾尚少艾。陈定平日情分在巢氏面上淡些,在丁氏面上浓些,却也相安无说。巢氏有兄弟巢大郎,是一个鬼头鬼脑的人,奉承得姊夫姊姊好。陈定托他掌管家事,他内外揽权,百般欺侵,巴不得姊夫有事,就好科派用度,落来肥家。一日巢氏偶染一病。大凡人病中,性子易得惹气。又且其夫有妾,一发易生疑忌,动不动就呕气,说道:"巴不得我死了,让你们自在快乐,省做你们眼中钉。"那陈定男人家心性,见大娘有病在床,分外与小老婆肉麻的榜样,也是有的。遂致巢氏不堪,日逐嗔恼骂詈。也是陈定与丁氏合该悔气,平日既是好好的,让他是个病人,忍耐些个罢了。陈定见他聒絮不过,回答他几句起来。巢氏倚了病势,要死要活的颠了一场。陈定也没好气的,也不来管他好歹。巢氏自此一番,有增无减。陈定慌了,竭力医祷无效,丁氏也自尽心伏侍。争奈病痛犯拙,毕竟不起,呜呼哀哉了。
   陈定平时家里饱暖,妻妾享用,乡邻人忌克他的多,看想他的也不少。今闻他大妻已死,有晓得他病中相争之事的,来挑着巢大郎道:"闻得令姊之死,起于妻妾相争。你是他兄弟,怎不执命告他?你若进了状,我邻里人家少不得要执结人命虚实,大家有些油水。"巢大郎是个乖人,便道:"我终日在姊夫家里走动,翻那面皮不转。不若你们声张出首,我在里头做好人,少不得听我处法,我就好帮衬你们了。只是你们要硬着些,必是到得官,方起发得大钱。只说过了,处来要对分的。"邻里人道:"这个当得。"两下写开合同。果然邻里间合出三四个要有事、怕太平的来,走到陈定家里喧嚷说:"人命死得不明,必要经官,入不得殓。"巢大郎反在里头劝解,私下对陈定说:"我是亲兄弟,没有说话,怕他外人怎的。"陈定谢他道:"好舅舅,你退得这些人,我自重谢你。"巢大郎即时扬言道:"我姊姊自是病死的,有我做兄弟的在此,何劳列位多管?"邻里人自有心照,晓得巢大郎是明做好人之言,假意道:"你自私受软口汤,到来吹散我们。我们自有说话处!"一哄而散。
   陈定心中好不感激巢大郎,怎知他却暗里串通地方,已自出首武进县了。武进县知县是个贪夫,其时正有个乡亲在这里打抽丰,未得打发,见这张首状,是关着人命,且晓得陈定名字是个富家,要在他身上设处些,打发乡亲起身。立时准状,佥牌来拿陈定到官。不由分说,监在狱中。陈定急了,忙叫巢大郎到监门口与他计较,叫他快寻分上。巢大郎正中机谋,说道:"分上固要,原首人等也要洒派些,免得他每做对头,才好脱然无累。"陈定道:"但凭舅舅主张,要多少时,我写去与小妾,教他照数付与舅舅。"巢大郎道:"这个定不得数,我去用看,替姊夫省得一分是一分。"陈定道:"只要快些完得事,就多着些也罢了。"巢大郎别去,就去寻着了这个乡里,与他说倒了银子,要保全陈定无事。陈定面前说了一百两,取到了手,实与得乡里四十两。乡里是要紧归去之人,挑得篮里便是菜,一个信送将进去,登时把陈定放了出来。巢大郎又替他说合地方邻里,约费了百来两银子,尽皆无说。少不得巢大郎又打些虚帐,又与众人私下平分,替他做了好些买卖,当官归结了。
   乡里得了银子,当下动身回去。巢大郎心不足,想道:"姊夫官事,其权全在于我,要息就息。前日乡里分上,不过保得出狱,何须许多银子?他如今已离了此处,不怕他了,不免赶至中途,倒他的出来。"遂不通陈定知道,竟连夜赶到丹阳,撞见乡里正在丹阳写轿,一把扭住,讨取前物。乡里道:"已是说倒见效过的,为何又来翻帐?"巢大郎道:"官事问过,地方原无词说,尸亲愿息,自然无事的。起初无非费得一保,怎值得许多银子?"两不相服,争了半日。巢大郎要死要活,又要首官。那个乡里是个有体面的,忙忙要走路,怎当得如此歪缠?恐怕惹事,忍着气拿出来还了他。巢大郎千欢万喜转来了。乡里受了这场亏,心里不甘,捎个便信把此事告诉了武进县知县。
   知县大怒,出牌重问,连巢大郎也标在牌上,说他私和人命,要拿来出气。巢大郎虚心,晓得是替乡里报仇,预先走了。只苦的是陈定,一同妾丁氏俱拿到官,不由分说,先是一顿狠打,发下监中。出牌吊尸,叫集了地方人等简验起来。陈定不知是那里起的祸,没处没法一些手脚。知县是有了成心的,只要从重坐罪,先吩咐仵作报伤要重。仵作揣摩了意旨,将无作有,多报的是拳殴脚踢致命伤痕。巢氏幼时喜吃甜物,面前牙齿落了一个,也做硬物打落之伤。竟把陈定问了斗殴杀人之律,妾丁氏威逼期亲尊长致死之律,各问绞罪。陈定央了几个分上来说,只是不听。丁氏到了女监,想道:"只为我一身,致得丈夫受此大祸;不若做我一个不着,好歹出了丈夫。"他算计定了。解审察院,见了陈定,遂把这话说知。当官招道:"不合与大妻厮闹,手起凳子打落门牙,即时晕地身死。并与丈夫陈定无干。"察院依口词,驳将下来。刑馆再问,丁氏一口承认。丁氏晓得有了此一段说话在案内了,丈夫到底脱罪。然必须身死,问官方肯见信,作做实据,游移不得,亦且丈夫可以速结,是夜在监中自缢而死。狱中呈报,刑馆看详巢氏之死。既系丁氏生前招认下手,今已惧罪自尽,堪以相抵,原非死后添情推卸,陈定止断杖赎发落。
   陈定虽然死了爱妾,自却得释放,已算大喜,一喜一悲。到了家内,方才见有人说巢大郎许多事迹:"这件是非,全是他起的,在里头打偏手使用,得了偌多东西。还不知足,又去知县、乡里处拔短梯,故重复弄出这个事来,他又脱身走了。枉送了丁氏一条性命。"陈定想着丁氏舍身出脱他罪一段好情,不觉越恨巢大郎得紧了,只是逃去未回,不得见面。
   后来知县朝觐去了,巢大郎已知陈定官司问结,放胆大了,喜气洋洋,转到家里。只道陈定还未知其奸,照着平日光景前来探望。陈定虽不说破甚么,却意思冷淡了好些。巢大郎也看得出,且喜财物得过,尽几时的受用,便姊夫怪了也不以为意。岂知天理不容,自见了姊夫家来,他妻子便癫狂起来,口说的多是姊姊巢氏的说话,嚷道:"好兄弟,我好端端死了,只为你要银子,致得我粉身碎骨,地下不宁!你快超度我便罢,不然,我要来你家作祟,领两个人去!"巢大郎惊得只是认不是讨饶,去请僧道念经设醮。安静得两日,又换了一个声口道:"我乃是陈妾丁氏。大娘死与我何干?为你家贪财,致令我死于非命。今须偿还我!"巢大郎一发惧怕,烧纸拜献,不敢吝惜,只求无事。怎当得妻妾两个,推班出色,递换来扰?不够几时,把所得之物干净弄完。宁可赔了些,又不好告诉得人,姊夫那里又不作准了,恹恹气色,无情无绪,得病而死。此是贪财害人之报。可见财物一事,至亲也信不得,上手就骗害的。
   小生如今说着宋朝时节一件事,也为至亲相骗,后来报得分明,还有好些稀奇古怪的事,做一回正话。
   利动人心不论亲,巧谋赚取橐中银。直从江上巡回日,始信阴司有鬼神。
   却说宋时靖康之乱,中原士大夫纷纷避地,大多尽入闽广之间。有个宝文阁学士贾谠之弟贾谋,以勇爵入官,宣和年间为诸路廉访使者。其人贪财无行,诡诈百端。移来岭南,寓居德庆府。其时有个济南商知县,乃是商侍郎之孙,也来寄居府中。商知县夫人已死,止有一小姐,年已及笄。有一妾,生二子,多在乳抱。家资颇多,尽是这妾掌管。小姐也在里头照料,且自过得和气。贾廉访探知商家甚富,小姐还未适人,遂为其子贾成之纳聘,取了过门。后来商知县死了,商妾独自一个管理内外家事,抚养这两个儿子。商小姐放心不下,每过十来日,即到家里看一看两个小兄弟,又与商妾把家里遗存黄白东西在箱匣内的,查点一查点,及逐日用度之类,商量计较而行,习以为常。
   一日,商妾在家,忽见有一个承局打扮的人,来到堂前,口里道:"本府中要排天中节,是合府富家大户金银器皿、绢段绫罗,尽数关借一用,事毕一一付还。如有隐匿不肯者,即拿家属问罪,财物入官。有一张牒文在此。"商妾颇认得字义,见了府牒,不敢不信,却是自家没有主意,不知该应怎的。回言道:"我家没有男子正人,哥儿们又小,不敢自做主。还要去贾廉访宅上,问问我家小姐与姐夫贾衙内,才好行止。"承局打扮的道:"要商量快去商量,府中限紧,我还要到别处去催齐回话的,不可有误!"商妾见说,即差一个当直的到贾家去问。须臾,来回言道:"小人到贾家,入门即撞见廉访相公问小人来意。小人说要见姐姐与衙内,廉访相公问道见他怎的,小人把这里的事说了一遍。廉访相公道:'府间来借,怎好不与?你只如此回你家二娘子就是。小官人与娘子处,我替他说知罢了。'小人见廉访是这样说,小人就回来了,因恐怕家里官府人催促,不去见衙内与姐姐。"商妾见说是廉访相公教借与他,必是不妨。遂照牒文所开,且是不少。终久是女娘家见识,看事不透,不管好歹多搬出来,尽情交与这承局打扮的,道:"只望排过节,就发来还了,自当奉谢。"承局打扮的道:"那不消说,官府门中岂肯少着人家的东西?但请放心,把这张牒文留下,若有差池,可将此做执照,当官禀领得的。"当下商妾接了牒文,自去藏好。这承局打扮的捧着若干东西,欣然去了。
   隔了几日,商小姐在贾家来到自家家里,走到房中,与商妾相见了,寒温了一会,照着平时翻翻箱笼看。只见多是空箱,金银器皿这类一些也不见,到有一张花边栏纸票在内,拿起来一看,却是一张公牒,吃了一惊。问商妾道:"这却如何?"商妾道:"几日前有一个承局打扮的拿了这张牒文,说府里要排天中节,各家关借东西去铺设。当日奴家心中疑惑,却教人来问姐姐、姐夫。问的人回来说撞遇老相公说起,道是该借的。奴家依言借与他去。这几日望他拿来还我,竟不见来。正要来与姐姐、姐夫商量了,往府里讨去,可是中么?"商小姐面如土色,想道:"有些尴尬。"不觉眼泪落下来道:"偌多东西,多是我爹爹手泽,敢是被那个拐的去了!怎的好?我且回去与贾郎计较,查个着实去。"
   当下亟望贾家来,见了丈夫贾成之,把此事说了一遍。贾成之道:"这个姨姨也好笑,这样事何不来问问我们,竟自支分了去?"商小姐道:"姨姨说来,曾教人到我家来问,遇着我家相公,问知其事,说是该借与他。问的人就不来见你我,竟自去回了姨姨,故此借与他去。"贾成之道:"不信有这等事,我问爹爹则个。"贾成之进去问父亲廉访道:"商家借东西与府中,说是来问爹爹,爹爹吩咐借他,有此话么?"廉访道:"果然府中来借,怎好不借?只怕被别人狐假虎威诓的去,这个却保不得他。"贾成之道:"这等,索向府中当官去告,必有下落。"遂与商妾取了那纸府牒,在德庆府里下了状子。
   府里太守见说其事,也自吃惊,取这纸公牒去看,明知是假造的,只不知奸人是那个。当下出了一纸文书给与缉捕使臣,命商家出五十贯当官赏钱,要缉捕那作不是的。访了多时,并无一些影响。商家吃这一闪,差不多失了万金东西,家事自此消乏了。商妾与商小姐但一说着,便相对痛哭不住。贾成之见丈人家里零替如此,又且妻子时常悲哀,心里甚是怜惜,认做自家身上事,到处出力,不在话下。
   谁知这赚去东西的,不是别人,正是远不远千里,近只在眼前。看官,你道赚去商家物事的,却是那个?真个是人心难测,海水难量,原来就是贾廉访。这老儿晓得商家有资财,又是孤儿寡妇,可以欺骗。其家金银杂物多曾经媳妇商小姐盘验,儿子贾成之透明知道。因商小姐带回帐目一本,贾成之有时拿出来看,夸说妻家富饶,被廉访留心,接过手去,逐项记着。贾成之一时无心,难道有甚么疑忌老子不成?岂知利动人心,廉访就生出一个计较,假着府里关文,着人到商家设骗。商家见所借之物,多是家中有的,不好推掉;又兼差当值的来,就问着这个日里鬼,怎不信了?此时商家决不疑心到亲家身上,就是贾成之夫妻两人,也只说是甚么神棍弄了去,神仙也不诓是自家老子。所以偌多时缉捕人那里访查得出?说话的,依你说,而今为何知道了?看官听说,天下事欲人不知,除非莫为。
   廉访拐了这注横财到手,有些毛病出来。俗语道:偷得爷钱没使处。心心念念要拿出来兑换钱钞使用,争奈多是见成器皿,若拿出来怕人认得,只得把几件来熔化。又不好托得人,便烧炽了炭,亲自坯销。销开了却没处倾成锭子,他心生一计,将毛竹截了一段小管,将所销之银倾将下去,却成一个圆饼,将到铺中兑换钱钞。铺中看见廉访家里近日使的多是这竹节银,再无第二样。便有时零錾了将出来,那圆处也还看得出。心里疑惑,问那家人道:"宅上银两,为何却一色用竹筒铸的?是怎么说?"家人道:"是我家廉访手自坯销,再不托人的。不知为着甚么缘故。"三三两两传将开去,道贾家用竹筒倾银用,煞是古怪。就有人猜到商家失物这件事上去。却是他两家儿女至亲,谁来执证?不过这些人费得些口舌。有的道:"他们只当一家,那有此事。"有的道:"官宦人家,怕不会唤银匠倾销物件,却自家动手?必是碍人眼目的,出不得手,所以如此。况且平日不曾见他这等的,必然蹊跷。"也只是如此疑猜,没人凿凿说得是不是。至于商家,连疑心也不当人子,只好含辛忍苦,自己懊悔怨恨,没个处法。缉捕使臣等听得这话,传在耳朵里,也只好笑笑,谁敢向他家道个不字?这件事只索付之东流了。
   只可笑贾廉访堂堂官长,却做那贼的一般的事。曾记得无名子有诗云:"解贼一金并一鼓,迎官两鼓一声锣。金鼓看来都一样,官人与贼不争多。"又剧贼郑广受了招安,得了官位,曾因官员每做诗,他也口吟一首云:"郑广有诗献众官,众官与广一般般。众官做官却做贼,郑广做贼却做官。"今日贾廉访所为,正似此二诗所言"官人与贼不争多"、"做官却做贼"了。却又施在至亲面上,欺孤骗寡,尤为可恨!若如此留得住东西与子孙受用,便是天没眼睛。看官不要性急,且看后来报应。
   果然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二十年。贾廉访已经身故,贾成之得了出身,现做粤西永宁横州通判。其时商妾长子幼年不育,第二个儿子唤名商懋,表字功父,照通族排来,行在第六十五。同母亲不住德庆,迁在临贺地方,与横州不甚相远。那商功父生性刚直,颇有干才,做事慷慨,又热心,又和气。贾成之本意怜着妻家,后来略闻得廉访欺心赚骗之事,越加心里不安,见了小舅子十分亲热。商小姐见兄弟小时母子伶仃,而今长大知事,也自喜欢他。所以成之在横州衙内,但是小舅子来,千欢万喜,上百两送他,姐姐又还有赠,至于与人通关节得钱的在外。来一次,一次如此。功父奉着寡母过日,靠着贾家姐姐、姐夫恁地扶持,渐渐家事丰裕起来,在临贺置有田产庄宅,广有生息。又娶富人之女为妻,规模日大一日,不似旧时母子旅邸荒凉景况。过了几时,贾成之死在官上,商小姐急差人到临贺接功父商量后事。诸凡停当过,要扶柩回葬,商功父撺掇姐姐道:"总是德庆也不过客居,原非本籍。我今在临贺已立了家业,姐姐只该同到临贺寻块好地,葬了姐夫,就在临贺住下,相傍做人家,也好时常照管,岂非两便?"小姐道:"我是女人家,又是孑身孀居,巴不得依傍着亲眷。但得安居,便是住足之地。那德庆也不是我家乡,还去做甚?只凭着兄弟主张,就在临贺同住,周全得你姐夫入了土,大事便定,吾心安矣。"
   原来商小姐无出,有媵婢生得两个儿子,绝是幼小,全仗着商功父提拔行动。当时计议已定,即便收拾家私,一起望临贺进发。少时来到,商功父就在自己住的宅边,寻个房舍,安顿了姐姐与两个小外甥。从此两家相依,功父母亲与商小姐两人,朝夕为伴,不是我到你家,便是你到我家,彼此无间。商小姐中年寡居,心贪安逸,又见兄弟能事,是件周到停当,遂把内外大小之事,多托与他执料。钱财出入,悉凭其手,再不问起数目。又托他与贾成之寻阴地,造坟安葬,所费甚多。商功父赋性慷慨,将着贾家之物作为己财,一律挥霍。虽有两个外甥,不是姐姐亲生,亦且是乳臭未除,谁人来稽查得他?商功父正气的人,不是要存私,却也只趁着兴头,自做自主,像心像意,那里还分别你的我的?久假不归,连功父也忘其所以。贾廉访昔年设心拐去的东西,到此仍还与商家用度了。这是羹里来饭里去,天理报复之常,可惜贾廉访眼里不看得见。
   一日,商功父害了伤寒症候,身子热极。忽觉此身飘浮,直出帐顶,又升屋角,渐渐下来,恣行旷野。茫茫恰像海畔一般,并无一个伴侣。正散荡间,忽见一个公吏打扮的走来,相见已毕,问了姓名。公吏道:"郎君数未该到此。今有一件公事,郎君合当来看一看,请到府中走走。"商功父不知甚么地方,跟着这公吏便走。走到一个官府门前,见一个囚犯,头戴黑帽,颈荷铁枷,衫在西边两扇门外。仔细看这门,是个狱门。但见阴风惨惨,杀气霏霏。只闻鬼哭神号,不见天清日朗。狰狞隶卒挨肩立,蓬垢内囚徒侧目窥。凭教铁汉消魂,任是狂夫失色。商功父定睛看时,只见这囚犯衫处,左右各有一个人,执着大扇相对而立。把大扇一挥,这枷的囚犯叫一声"啊呀!"登时血肉糜烂,淋漓满地,连囚犯也不见,止剩得一个空枷。少歇须臾,依然如旧。功父看得浑身打颤,呆呆立着。那个囚犯忽然张目大呼道:"商六十五哥,认得我否?"功父仓卒间,不曾细认,一时未得答应。囚犯道:"我乃贾廉访也。生前做得亏心事颇多,今要一一结证。诸事还一时了不来,得你到此,且与我了结一件。我昔年取你家财,阳世间偿还已差不多了,阴间未曾结绝得。多一件多受一样苦,今日烦劳你写一供状,认是还足,我先脱此风扇之苦。"说罢,两人又是一扇,仍如起初狼籍一番。
   功父好生不忍,因听他适间之言,想起家里事体来道:"平时曾见母亲说,向年间被人赚去家资万两,不知是谁。后来有人传说是贾廉访,因为亲眷家,不信有这事。而今听他说起来,这事果然真了,所以受此果报。看他这般苦楚,吾心何安?况且我家受姐夫许多好处,而今他家家事见在我掌握之中,原来是前缘合当如此。我也该递个结状,解他这一桩公案了。"就对囚犯说道:"我愿供结状。"囚犯就求旁边两人取纸笔递与功父。两人见说肯写结状,便停了扇不扇。功父看那张纸时,原已写得有字。囚犯道:"只消舅舅押个字就是了。"功父依言提起笔来写个花押,递与囚犯。两人就伸手来在囚犯处接了,便喝道:"快进去!"囚犯对着功父大哭道:"今与舅舅别了。不知几时得脱。好苦!好苦!"一头哭,一头被两个执扇的人赶入狱门。
   功父见他去了,叹息了一回,信步走出府门来。只见起初同来这个公吏,手执一符,引着卒徒数百,多像衙门执事人役,也有掮旗的,也有打伞的,前来声喏,恰似接新官一般。功父心疑,公吏走上前行起礼来,跪着禀白道:"泰山府君道:'郎君刚正好义,既抵阴府,不宜空回,可暂充贺江地方巡按使者。'天符已下,就请起程。"功父身不自由,未及回答,吏卒前导,已行至江上,空中所到之处,神祗参谒。但见华盖山、目岩山、白云山、荣山、歌山、泰山、蒙山、独山许多山神,昭潭洞、平乐溪、考磐涧、龙门滩、感应泉、漓江、富江、荔江许多水神,多来以次相见,待功父以上司之礼,各执文簿呈递。公吏就请功父一一查勘。查有境中某家,肯行好事,积有年数,神不开报,以致久受困穷;某家惯做歹事,恶贯已盈,神不开报,以致尚享福泽;某家外假虚名,存心不善,错认做好人,冒受好报;某家迹蒙暖昧,心地光明,错认做歪人,久行废弃;以致山中虎狼食人,川中波涛溺人,有冥数不该,不行分别误伤性命的,多一一诘责,据案部判。随人善恶细微,各彰报应。诸神奉职不谨,各量申罚。诸神诺诺连声,尽服公平。迤蹋到封川大江口,公吏禀白道:"公事已完。现有福神来迎,明公可回驾了。"就空中还至贺州,到了家中,原从屋上飞下,走入床中。一身冷汗,飒然惊觉,乃是南柯一梦。汗出不止,病已好了。
   功父伸一伸腰,挣一挣眼,叫声"奇怪!"走下床来,只见母、妻两人,正把玄天上帝画像挂在床边,焚香祷请。原来功父身子眠在床上,昏昏不知人事,叫问不应,饮食不过,不死不知,已经七昼夜了。母、妻见功父走将起来,大家欢喜道:"全仗圣帝爷爷保佑之力。"功父方才省得公吏所言福神来迎,正是家间奉事圣帝之应。功父对母、妻把阴间所见之事,一一说来。母亲道:"向来人多传说道是这老儿拐去我家东西,因是亲家,决不敢疑心。今日方知是真,却受这样恶报,可见做人在财物上不可欺心如此。"正嗟叹间,商小姐恰好到来,问兄弟的病信。见说走起来了,不胜欢喜。商功父见了姐姐,也说了阴间所见。商小姐见说公公如此受苦,心中感动,商议要设建一个醮坛,替廉访解释罪业。功父道:"正该如此。神明之事,灼然可畏。我今日亲经过的,断无虚妄。"依了姐姐说,择一个日子,总是做贾家钱钞不着,建启一场黄蠙大醮,超拔商、贾两家亡过诸魂,做了七昼夜道场。功父梦见廉访来谢道:"多蒙舅舅道力超拔,两家亡魂,俱得好处托生。某也得脱苦狱,随缘受生去了。"功父看去,廉访衣冠如常,不是前日蓬首垢面囚犯形容。觉来与合家说着。商小姐道:"我夜来梦见廉访相公,说话也如此,可知报应是实。"
   功父自此力行善事,敬信神佛。后来年至八十余,复见前日公吏,执着一纸文书,前来请功父交代。仍旧卒徒数百人簇拥来迎,一如前日梦里江上所见光景。功父沐浴衣冠,无疾而终,自然入冥路为神道矣。周亲忍去骗孤孀,到此良心已尽亡。善恶到头如不报,空中每欲借巡江。


 

 
     
  返回首页  返回上级  
 
学习国学  古为今鉴
 
  如果您对本站有任何意见和建议,可以通过邮件方式联系我们:everbull@sohu.com  
  版权所有:习古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