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习古堂首页>古典小说>三言两拍>二刻拍案惊奇>正文

            卷三 权学士权认远乡姑 白孺人白嫁亲生女

   词云:
   世间奇物缘多巧,不怕风波颠倒。遮莫一时开了,到底还完好。
   丰城剑气冲天表,雷焕张华分宝。他日偶然齐到,津底双龙袅。
   此词名《桃源忆故人》,说着世间物事有些好处的,虽然一时拆开,后来必定遇巧得合。那"丰城剑气"是怎么说?晋时大臣张华,字茂先,善识天文,能辨古物。一日,看见天上斗牛分野之间,宝气烛天,晓得豫章丰城县中当有奇物出世。有个朋友雷焕,也是博物的人,遂选他做了丰城县令,托他到彼,专一为访寻发光动天的宝物,吩咐他道:"光中带有杀气,此必宝剑无疑。"那雷焕领命,到了县间,看那宝气却在县间狱中。雷焕领了从人,到狱中尽头去处,果然掘出一对宝剑来,雄曰"纯钩",雌曰"湛卢"。雷焕自佩其一,将其一献与张华,各自宝藏,自不必说。后来,张华带了此剑行到延平津口,那剑忽在匣中跃出,到了水边,化成一龙。津水之中也钻出一条龙来,凑成一双,飞舞升天而去。张华一时惊异,分明晓得宝剑通神,只水中这个出来凑成双的不知何物,因遣人到雷焕处问前剑所在。雷焕回言道:"先曾渡延平津口,失手落于水中了。"方知两剑分而复合,以此变化而去也。至今人说因缘凑巧,多用"延津剑合"故事。所以这词中说的正是这话。而今说一段因缘,隔着万千里路,也只为一件物事凑合成了,深为奇巧。有诗为证:温峤曾输玉镜台,圆成钿合更奇哉!可知宿世红丝系,自有媒人月下来。
   话说国朝有一位官人,姓权,名次卿,表字文长,乃是南直隶宁国府人氏。少年登第,官拜翰林编修之职。那翰林生得仪容俊雅,性格风流,所事在行,诸般得趣,真乃是天上谪仙,人中玉树。他自登甲第,在京师为官一载有余。京师有个风俗,每遇初一、十五、二十五日,谓之庙市,凡百般货物俱赶在城隍庙前,直摆到刑部街上来卖,挨挤不开,人山人海的做生意。那官员每清闲好事的,换了便巾便衣,带了一两个管家长班出来,步走游看,收买好东西旧物事。朝中惟有翰林衙门最是清闲,不过读书下棋,饮酒拜客,别无他事相干。权翰林况且少年心性,下处闲坐不过,每遇做市热闹时,就便出来行走。
   一日,在市上看见一个老人家,一张桌儿上摆着许多零碎物件,多是人家动用家伙,无非是些灯台铜杓、壶瓶碗碟之类,看不得在文墨眼里的。权翰林偶然一眼瞟去,见就中有一个色样奇异些的盒儿,用手去取来一看,乃是个旧紫金钿盒儿,却只是盒盖。翰林认得是件古物,可惜不全,问那老儿道:"这件东西须还有个底儿,在那里?"老儿道:"只有这个盖,没有见甚么底。"翰林道:"岂有没底的理?你且说这盖是那里来的,便好再寻着那底了。"老儿道:"老汉有几间空房在东直门,赁与人住。有个赁房的,一家四五口害了天行症候,先死了一两个后生,那家子慌了,带病搬去,还欠下些房钱,遗下这些东西作退帐。老汉收拾得,所以将来货卖度日。这盒儿也是那人家的,外边还有一个纸簏儿藏着,有几张故字纸包着。咱也不晓得那半扇盒儿要做甚用,所以摆在桌儿上,或者遇个主儿买去也不见得。"翰林道:"我到要买你的,可惜是个不全之物。你且将你那纸簏儿来看。"老儿用手去桌底下摸将出来,却是一个破零落的纸糊头簏儿。翰林道:"多是无用之物,不多几个钱卖与我罢。"老儿道:"些小之物,凭爷赏赐罢。"翰林叫随从管家权忠与他一百个钱,当下成交。老儿又在簏中取出旧包的纸儿来包了,放在簏中,双手递与翰林。

  翰林叫权忠拿了,又在市上去买了好几件文房古物,回到下处来,放在一张水磨天然几上,逐件细看,多觉买得得意。落后看到那纸簏儿,扯开盖,取出纸包来,开了纸包,又细看那钿盒,金色灿烂,果是件好东西。颠倒相来,到底只是一个盖。想道:"这半扇落在那里?且把来藏着,或者凑巧有遇着的时节也未可知。"随取原包的纸儿包他,只见纸破处,里头露出一些些红的出来。翰林把外边纸儿揭开来看,里头却衬着一张红字纸。翰林取出定睛一看,道:"原来如此!"你道写的甚么?上写道:"大时雍坊住人徐门白氏,有女徐丹桂,年方二岁。有兄白大,子曰留哥,亦系同年生。缘氏夫徐方,原籍苏州,恐他年隔别无凭,有紫金钿盒各分一半,执此相寻为照。"后写着年月,下面着个押字。翰林看了道:"原来是人家婚姻照验之物,是个要紧的,如何却将来遗下,又被人卖了?也是个没搭煞的人了。"又想道:"这写文书的妇人既有丈夫,如何却不是丈夫出名?"又把年月迭起指头算一算看,笑道:"立议之时到今一十八年,此女已是一十九岁,正当妙龄,不知成亲与未成亲。"又笑道:"妄想他则甚?且收起着。"因而把几件东西一同收拾过了。
   到了下市,又踱出街上来行走。看见那老儿仍旧在那里卖东西,问他道:"你前日卖的盒儿,说是那一家掉下的。这家人搬在那里去了?你可晓得?"老儿道:"谁晓得他。他一家人先从小的死起,死得来慌了,连夜逃去,而今敢是死绝了也不见得。"翰林道:"他住在你家时有甚么亲戚往来?"老儿道:"他有个妹子,嫁与下路人,住在前门。以后不知那里去了,多年不见往来了。"权翰林自想道:"问得着时,还了他那件东西,也是一桩方便的好事。而今不知头绪,也只索由他罢了。"
   回还寓所,只见家间有书信来:夫人在家中亡过了。翰林痛哭了一场,没情没绪,打点回家,就上个告病的本。奉圣旨:"权某准回籍调理,病痊赴京听用。钦此。"权翰林从此就离了京师,回到家中来了。
   话分两头,且说钿盒的来历。苏州有个旧家子弟,姓徐名方,别号西泉,是太学中监生。为干办前程,留寓京师多年。在下处岑寂,央媒娶下本京白家之女为妾,生下一个女儿,是八月中得的,取名丹桂。同时,白氏之兄白大郎也生一子,唤做留哥。白氏女人家性子,只护着自家人,况且京师中人不知外方头路,不喜欢攀扯外方亲戚,一心要把这丹桂许与侄儿去。徐太学自是寄居的人,早晚思量回家,要留着结下路亲眷,十分不肯。一日,太学得选了闽中二尹,打点回家赴任,就带了白氏出京。白氏不得遂愿,恋恋骨肉之情,瞒着徐二尹私下写个文书,不敢就说许他为婚,只把一个钿盒儿分做两处,留与侄儿做执照,指望他年重到京师,或是天涯海角,做个表证。
   白氏随了二尹到了吴门。原来二尹久无正室,白氏就填了孺人之缺,一同赴任。又得了一子,是九月生的,名唤糕儿。二尹做了两任官回家,已此把丹桂许下同府陈家了。白孺人心下之事,地远时乖,只得丢在脑后。虽然如此,中怀歉然,时常在佛菩萨面前默祷,思想还乡,寻钿盒的下落。已后,二尹亡逝,守了儿女,做了孤孀,才把京师念头息了。想那出京时节,好歹已是十五六个年头,丹桂长得美丽非凡。所许陈家儿子年纪长大,正要纳礼成婚,不想害了色痨,一病而亡。眼见得丹桂命硬,做了望门寡妇,一时未好许人,且随着母亲、兄弟,穿些淡素衣服挨着过日。正是:孤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