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记》解读 《论语》故事

《论语》中的故事(27)

第八章

 

子曰:君子不器。

器, 指器物,有时候也指礼器,礼器是用生活中的器物慢慢发展而形成的。我们常用大器晚成形容一个人成才晚,成绩卓著。大器,指钟鼎一类大的礼器乐器,这类器物一般来讲等级比较高,而且体积庞大,铸造的时候需要经过比较长的时间才能冷却成型。

在《论语》中还有两章以器喻人的谈话,一章在公冶长篇,是子贡问老师怎么评价自己:

子贡曰:赐也何如?子曰:女(汝),器也。曰:何器也?曰:瑚琏也。

赐是子贡的名,子贡全名叫端木赐,他问老师:您如何评价我?孔子说:你就好比一件礼器。子贡问:什么礼器?孔子说:瑚琏。

瑚琏是古代祭祀时盛放粮食的一种礼器,因为中国是农业国,古人非常重视农业,所以瑚琏在礼器中占的地位就比较高,孔子用瑚琏来比如子贡,说明子贡的才能相当突出。

子贡擅外交,在这一点上有点像郑国的外交家子羽,而其实际才能可能要超出子羽。在吴国全盛的时期,鲁国曾经受到其威胁,孔子派子贡到齐国、吴国、越国、晋国一通斡旋,只凭一张嘴就化解了鲁国的困窘。

像子羽、子贡这类人,不但擅于言辞,而且精于形势与利益分析,分析评论时局的发展如在指掌之间。在战国时期,有许多人像子羽、子贡一样,专以言语说辞左右时局,由此发展形成了诸子百家中一个派别,叫做纵横家。

除了外交之外,子贡还有一个特长,长于经营,是他那个时代有名的富翁。至于是否还有其他方面比较突出的才能则不得而知了。从孔子的讲话中可以看出,子贡虽然是一个非常出类拔萃的人,但孔子还是认为他有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可能,没有达到不器的地步。

有关器的另一章在八佾篇,孔子评论管仲说:“管仲之器小哉!”器,在此可指器量,意思是管仲的器量仍然不够;也可指大的器物,如大器晚成之器,说明管仲虽然很了不起,但是仍有不足的地方,称不得大器。

《论语》中还有其他孔子评论管仲的章节,在那些章节里,孔子给予了管仲比较高的评价,在这里却批评管仲的器量不过宏大。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不是孔子对管仲的看法出现了矛盾,而是在不同场合谈论一个人不同的方面,所以会有不同的评价,这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

孔子用“君子不器”四个字来要求执政者,是告诉人们,作为一个合格的执政者要具备多种才能,样样精通。礼乐自不必说,是必备的功课,管理要懂,要能识人、用人,射御要懂,诗、书也得通,只有什么都懂,才可能治理好国家。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