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记》解读 《论语》故事

《论语》中的故事(43)

第八章

 

子入太庙,每事问。或曰:“孰谓鄹人之子知礼乎?入太庙,每事问。”子闻之,曰:“是礼也。”

这一章讲的是孔子入太庙的事情。

孔子到太庙去,无论什么事情都会过问一下。有人知道了之后,说:谁说那个鄹邑人家的儿子懂得礼啊?进入太庙里,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有问。

孔子听了之后,说:这就是礼啊。

鄹人之子:孔子的父亲曾经做过鄹邑的大夫,鄹人之子的意思是那个鄹人家的孩子,这种称呼略喊一种轻蔑的意思。孔子在当世以知礼闻名,谈话的人因此以此来嘲讽孔子。

这一章有两个问题需要搞清楚:1、孔子入太庙做什么?2、每事问,是因为他真的不懂吗?还是表示谦虚?

太庙是古代最初受封之君死后立的庙,鲁国受封之君是周公旦,所以鲁国的太庙就是周公庙。

太庙在古代有两种作用,一种是祭祀祖先的场所;另外一种是一些重大事件的办公场所。太庙在古代不是旅游景点,是不能随便参观的,孔子入太庙做什么?如果是为了盟誓或者封赐土地等等事情入太庙,孔子就不会“每事问”了,在那样一个隆重的场合,东问西问的像个话痨,是一件非常失礼的事情。剩下来只有一件事情,孔子入太庙是为了协助国君祭祀。

古代的祭祀有许多的礼器,什么礼器盛放什么东西,什么时候进献,安排在什么位置,都有详尽的规定。孔子既然入太庙负责助祭,这个工作就是相当于本次祭祀工作的主持人,他的“每事问”实际上是在与相关人员交流祭祀的流程,避免出现失误。

那么,“每事问”问的是程序吗?这一步做什么,下一步做什么,是不是问的这类事情,也不是。他问的是各种礼器的功用,做什么,在什么时间用到,只要把礼器清点清楚了,整个祭祀的流程就清楚了。

所以,孔子“入太庙,每事问”是为了完成自己的职责,并不是他不懂得礼。恰恰相反,这正是他懂得礼的表现。因此,他知道了别人的误解之后,才说:我那样做,就是一种礼啊。

孔子“入太庙,每事问”表现了一种敬的态度,这种态度是合于礼的,而用这种态度做事,自然是不会有什么闪失了。

所以,今人在体会古人关于礼的理念时,不仅仅只关注其繁琐仪式的一面,还要注重其中的精神。

最让人敬佩的是孔子对待别人误解的态度,一代礼乐大师,在受到别人误解的时候,只平平淡淡地说了三个字:“是礼也。”

这是真正懂得礼的人,就像有人说比尔盖茨是穷光蛋,比尔盖茨只微微一笑差不多。

 

第九章

 

子曰:“射不主皮,为力不同科,古之道也。”

 

射、御是古代士大夫必须掌握的两种技能,射指射箭。射箭除了在打猎的时候、在战场上能用到,在聚会的时候也会用到,大家在一起互较射艺,比一下谁的箭术更高超,演变成了专门的一种射礼。

这是古代崇尚武勇的一种证明。

对射术的要求有两种,一要准,二要狠。准就不要说了,射不中说啥也没用。唯独狠,需要着重说一下,一箭射过去,虽然射中了,由于力道太小,对目标造不成伤害,这与不准的差别并不太大,射中射不中的没什么,浪费箭而已。

早期的铠甲都是用动物的皮子做成,选择的材料不但硬而且韧(犀牛皮在当时是铠甲的上好原料),因此较量射艺的时候,贯穿皮质的靶的就成了人们追求的目标。

孔子认为,人的力气有大小,有的人天生神力,别人是很难超越的,所以他主张在射礼的过程中,只较量准头,看谁射得准。至于能不能射穿靶的,谁的力气大小,随人罢了。

这其实是古人为了避免一些无谓的争竞而采取的一种措施。

后来射礼也蜕化了,从“射不主皮”蜕化到连射也不能射了,不能射咋办?射礼毕竟是一项礼仪,大家都射得兴高采烈,有人却不会射,这是很扫兴的事情,特别是这不会射的主儿如果还是一特别重要的领导,大家都要看他眼色的时候,大家的会射反倒变成了扫领导兴的一种技艺了。

于是,有人把射礼做了变通,改为投壶,用手将箭扔到壶里,这就省事多了,给不会射箭的人也提供了一种展现才艺的机会。就这样射礼逐渐地演变成了后来的投壶礼,文人箭法超群反倒成了异类。

关于射箭,孔子还讲过两段话,第一段:“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八佾篇)

这段话的意思是,作为君子没什么可与人争的,如果说必定有的话,那就是在宴会上的射箭了。射的时候,先作揖谦让,然后才登堂弯弓。射毕,作揖,退下,饮酒。这种争属于君子之争。 

第二段:射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反求诸其身。(礼记)

孔子认为射礼是最合于君子之道的,因为君子要求诸己,不管出了什么事情,首先要从自身找原因,比如季康子患盗,找孔子讨主意,孔子告诉他:“你如果不贪的话,就是悬赏别人来偷盗,别人也不会来偷。”

任何事情都可以埋怨别人,唯有射箭没有办法埋怨别人,射不中就是自己水平不够,没有习练到家,一样的弓、一样的箭、一样的靶子、一样的场地,凭什么人家可以射得中,你就射不中?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