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记》解读 《论语》故事

《论语》中的故事(4)

在了解了有子的一些背景之后,我们再来看有子讲的这段话:一个懂得孝道的人,却喜欢犯上,这种情况是很少会有的;一个人如果不会犯上,却喜欢作乱,这种事情也不会有。君子治理国家要先务本,根本建立起来了,道也就跟着产生了。孝道就是为仁之本啊。

这里有几个细节需要注意:

1、犯上之上,在过去指比自己地位高的人。从有子的话来看,这儿的上就是指能管到“孝悌也者”的人。杨伯峻先生将它译为上司,我总觉得这样译法似乎太现代了一点,但确实也找不到简单通俗的字代替它,所以直接不译,现代汉语里犯上也有不顶撞上司的含义。

2、在古代犯上与作乱不是一回事情,二者的程度差别很大,犯上大约是指言语、态度上的冲撞,而作乱则是造反了,情节比较严重了。

南怀瑾先生在它的《论语别裁》里将作乱译为捣乱,似乎很不合适,捣乱在某种程度上比犯上还要轻些,显然不符合原文程度递进的意思。

杨伯峻先生是这样解释这一章的:有子说:“他的为人,孝顺爹娘,敬爱兄长,却喜欢触犯上级,这种人是很少的;不喜欢触犯上级,却喜欢造反,这种人从来没有过。君子专心致力于基础工作,基础树立了,‘道’就会产生。孝顺爹娘,敬爱兄长,这就是‘仁’的基础吧!”

“本立而道生”,“道”究竟是指什么?杨先生没有讲,也可能感觉没有合适的字眼来简单地表述他,所以直接引用了。

在这一章里,孝悌与道与仁的关系对现在的人来讲非常不好理解,孝悌与君子务的道有什么关系?与仁有什么关系?君子又是指谁?

这些问题不搞清楚这一章的意思就是翻译出来了,你也不知道到底在说什么,就像听鸟叫,你可以模仿鸟的声音,但是不知道它表达的含义。

为此,有人认为“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的“仁”是通假字,应该是现在的人。

如果“仁”写作“人”这一章就好理解多了:君子就是指想提高自己修养的人,一个人想提高自己的修养,孝是最基本的做人准则。

这样理解似乎也不错。

南怀瑾先生就是这样解释这一章的:学问之道在自己作人的根本上,人生的建立,内心的修养。所以“本立而道生”,学问的根本,在培养这个孝悌,孝悌不是教条。换句话说,培养人性光辉的爱,“至爱”、“至情”的这一面,所谓“孝弟也者,其为人之本与。”

这样解释起来自然可以从容应付了,“孝悌做人的根本,非常通畅,无论从哪一方面讲,都讲得通。

但是杨伯峻先生却不同意,他举出《管子·戒篇》中的一句话来作证,“孝弟者,仁之祖也”,如果仁可以解做人的话,那岂不是孝悌者就是人之祖了?

首先看第一个问题,君子到底指什么?

君子今天指道德高尚的人,在春秋时期却不是这样。

君,在早的时候指首领,“有民立君,将以利之”,意思就是人们找一个首领出来,是为了给自己服务的。

君子当然最初就是指君的儿子,因为君的儿子通常都会参与到政治当中去,所以君子含义随之发生了演化,变成了执政者的代指。

在春秋时期,只有具备一定修养一定能力的人才具备选贤资格,才有可能参政,所以君子有时候也指能力道德都具备了相当水平,达到参政能力的人。

君子自春秋时期也开始演化,因为当时要求参政的君子不仅能力强,而且必须道德高尚,特别从孔子开始,提出了许多直接针对执政者的道德条件,认为只有达到这些条件,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执政者、

这样,渐渐地,君子一词执政者的含义退出了人们的视线,开始专指那些有道德修养的人。

这种演化在汉语里是一种非常正常现象,例子有许多,像春秋时期的公子主要指国君的儿子,因为那是诸侯国的国君最高的爵位就是公爵,所以大家经常称国君的儿子为公子。

后来就成了富贵人家孩子的专称了,所以才有王孙公子把扇摇这样的话传世。

现在公子已经成了普通的称呼了,尊敬的含义也有,戏谑的成分也有,谁想用谁有。

 

与君子一次相反的是小人,小人在春秋时期主要指社会地位比较低的人,比如孔子的弟子冉有跟季氏讲话时就自称小人,孔子跟鲁哀公讲话的时候,也自称小人。

这是因为相对对方来讲,自己身份比较低的缘故。

正是因为小人常常指地位相对比较低的一方,所以人们常常用它来代指普通老百姓,因为老百姓的整体社会地位都不高。

这样君子与小人就成了当时社会成分最简单的一种划分方法,君子指执政者,小人指老百姓。

所以那时候提小人并不是骂人的话。

我们看历史,经常有一个国家的使者到另一个国家出使,对方问道自己国家情况的时候,使者会这样回答:俺们国家君子们是咋想的,小人们又是咋想的。

这绝不是瞎谦虚,说自己的国家除了道德高尚的,就是一群心灵污秽的人,而是说俺们国家当官的是怎么想的,普通老百姓又是怎么想的。

这样说绝对不是说自己的国家里,除了高尚的君子之外,全是龌龊的小人,而是说俺们国家的当官的都咋想,老百姓心里又想什么。

第二个问题:“本立而道生”的道究竟是指什么。

道如果单独的解释,通常有规律、规则这样的含义,但是道很少能单独使用,通常需要加一些定语,如:治国之道,修身之道等等。

孔子一生研究的都是政治学,他钻研的学问都是如何治理国家的学问,说白了就是礼乐制度。

因为礼乐制度的目的是实行仁治,让所有的人都能过上安稳的生活,所以常常被称作仁道。

又因为一个君王能真正做到仁道的时候,天下人像水归于下一样地归于他。如果整个天下的人都归心于他,那么他当然就是天下之王,所以礼乐制度又被称作王道。

上世纪日本侵略中国时曾经有个口号,说要在中国建立“王道乐土”,就是从这里取的意,因为王道下必是乐土,就像《诗经》里唱的:“逝将去汝,适彼乐土”。

不过刺刀下面是没有王道的,王道是要通过仁政才能达到的。

仁道也好,王道也好,最终的目的就是通过为人们创造良好的社会环境来获得人们的拥戴。

治理国家的根本是什么?就是仁。

因此本章的这个“道”就是指仁道,就是礼乐制度的精神与灵魂。这也是为什么本章最后一句说“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的原因,这与“本立而道生”是完全吻合的。

在搞清楚这些之后,我们就会发现,本章的内容解释起来就顺畅多了:

一个懂得孝道的人是很少会冲撞自己的上司,而不肯冲撞自己上司的人却会起来造反,这种事情是没有的。所以执政者治理国家的时候,要先务本,根本建立起来了,仁就有了。孝悌就是仁的根本啊。

不过,到此为止还不能算是搞懂了这一章,有若作为孔子的得意弟子,深得孔子学说的三昧,这一章确实还有很深的含义,因为我们不处在那个时代,没有那个时代的背景,会忽略一些问题。

接下来的问题才是最关键的:孝悌与道、与仁到底有什么关系?

中国的孝悌思想大约起源于文王时代,从文王的养老开始的。

在文王之前,中国这片土地上流行的是贱老。

那个时期生产力水平非常低,壮劳力忙死忙活不一定能得到温饱,何况老年人呢?在那时候人老了,不能做事以后,大家都非常地嫌弃。

这似乎也怨不得什么,像灾荒年间不是经常有易子而食的吗?有些问题就不是人觉悟能解决得了的,现在不是有专家研究结果证实,在非洲一些地区,每当碰到荒年的时候,爆发战争的几率就会大增吗?其实又何止是非洲,只有影响到生存,对哪个国家都一样。

有一句俗话,可以证实老年人在那个年代的惨状:老而不死是为贼。

这就是中国亘古传下来的一句俗语,你叫它成语也好,谚语也好,都指明了那时一个事实:老年人倍受歧视。

贼在这里不是指盗贼,这句话也不是说人老了就像盗贼一样不是东西。

贼,古代指庄稼的一种害虫,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人老了,什么也不能做,只能消耗粮食,就像庄稼的害虫一样。

每个人都会老,每个人都会被嫌弃。老,是笼罩在人们心灵上的一道阴影,直到一个人的出现,才消除了人们心灵上的这道阴影。

这个人就是周文王。

文王是古公的孙子,从他开始中国开始有了养老的政策,我对社会保障的历史没有研究,但是说这是有文字记载的最早的社会保障制度应该差不多。

文王养老的具体制度已经不存在了,而且到了孟子时代可能人们对此发生了疑惑,孟子用另外一种方式来阐述这种制度:家里种点桑树,养点家禽,这样老人的衣服、肉食就全部解决了。

孟子这种指靠个人家庭养老的社会保障制度一直传到现在,真是可悲。

但是文王的养老政策肯定不会如此,如果自己能解决,文王的养老政策在当时就不会产生那么大的影响。

当时没有公路,没有网络,没有电话,消息的传递完全依靠嘴来传播,在这种情况下,文王的养老政策竟然传播到了东海边儿上。

所谓的东海大概指现在的日照、青岛这一代的地方。

而且惊动了三个人,这三个人都成了后世的名人,一个是伯夷,一个是叔齐,还有一个是姜子牙。

如果当时中原地区的养老问题能解决的话,文王的养老政策就不会有这样深远广大的影响。

移民的大量涌入无疑大大加强了周的势力,因为当时愁的不是没有土地,而是有土地没人种,这与现在西方吸引移民得到的效果是一样的。

文王在发展初期曾经因为发展势头太猛,引起了商纣王的注意,将它囚禁在了羑里,后来大家又把他赎了出来。

通过这件事我们可以发现,在最初的时候,文王根本没有跟纣王周旋的基础,只能任人宰割。

他死的前一年把都城从岐山迁到了丰邑(今西安附近),从岐山到丰邑,距离殷商腹心的距离已经非常近了。

这就像两个人打架,开始的时候弱小的一方总是要躲着强大的一方,害怕受到他的欺负,现在曾经弱小的一方不但不再躲避原来的强敌,而且还主动往他跟前凑。

这说明此时周人的势力已经足以与殷商匹敌,他已经不再害怕纣王,而且有了图谋纣王之心。

他死后不久,他的儿子武王带领军队灭掉了纣王。

文王时期是周人发展历史中的第二次腾飞,它奠定了周与殷商争天下的基础,周的发展如此之迅猛,从这可以看出养老政策到底给了周人怎样的影响。

花这样大的篇幅讲文王养老的故事,是为了说明两件事情:

1、

文王的养老是孝悌之源。从养老、敬老逐渐演化成了后来的孝悌,成为了中国家庭伦理道德的核心。

2、

仁。叶公曾经向孔子请教为政的事情,孔子告诉他:近者悦远者来,这就是政治的目标,政治的目的就是让跟随你的人获得稳定的生活,让那些还没有安定下来的人愿意跟随你,只有这样你才能不断发展壮大。

仁的本质其实就是安人而自安。

孝悌在作为一种伦理体系,孔子用二十个字来总结作以:父慈、子孝、兄良、弟弟(悌)、夫义、妇听、长惠、幼顺、君仁、臣忠。

去掉最后的“君仁、臣忠”,全部是讲家庭伦理道德的。

有人说以孝慈为主体的中国社会伦理道德是孔子建立起来的,这样说的人明显是不知道历史的人。

春秋时期,有一个与孔子同时代的人也用差不多同样的语言叙述了这一伦理体系,他说:君令臣共,父慈子孝,兄爱弟敬,夫和妻柔,姑慈妇听,礼也。

这个人的名字叫宴婴,从宴婴与孔子对当时的伦理体系的描述中我们可以看出,这根本不可能是孔子创建的伦理体系,而是早就存在的。

无论是孔子还是宴婴,都是在叙述着一套早已存在的伦理准则。这又为孔子那句“信而好古,传而不述”提供了证据,说明孔子那句话不是谦虚,而是对自己所做工作的准确评定,这是我们在以后的《论语》研究中,必须要注意的一点。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