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习古堂国学网>> 文化杂谈>>

中秋的明月离我很近

  特别喜欢在月色如银的意境里散步,那种清纯的味道会让我想起童年。从前中秋的月亮就是这般明亮,我的影子反复被皎洁的月光拉长—缩短—拉长,然后朦朦胧胧投在地上,被枝枝蔓蔓切割影射的曲线,竟然有了中国画的韵致,随着步伐快慢波形地起伏,或明或暗,或浓或淡;蛙语和虫鸣往往不期而至,把年少时的无限联想和渺远遐思,全部引进玲珑悦耳的神韵里。那时候的我俨然一名快乐歌手,肆意地弹奏着自己,那月光就是一本被打开的乐谱。

  有歌当然有舞。乡村孩子对舞终究敬而远之,我亦不例外,但这并不妨碍我们自得其乐,因为月亮之上住着美丽的嫦娥,还有那只活泼的玉兔,所以每次扯开嗓子引吭高歌时,我的脑海中就会叠映出长袖飘飘、舞姿翩翩的景象。嫦娥的故事在民间流传着许多版本,“飘然奔月”让人充满好奇,“托身蟾蜍”令人不可思议,及至后来读了苏轼的《水调歌头》,才觉得嫦娥在月宫的日子并不美满如意,倒是自己无拘无束地撒野嬉戏要幸福温馨许多。 “吴刚伐桂”和“天狗咬月”的故事也是耳熟能详,以至于我常常充当说书人角色,在村头槐树下或者斑驳老屋里,向小弟小妹们绘声绘色地讲。故而童年的月亮之上萦系着我的遐思,寄托着我的梦想,构筑着我的天堂。

  其实月亮并不单纯是头顶那皎洁的一轮,她卧在《诗经》里,走在《楚辞》中,奔在唐诗宋词的大道上,给予文人墨客更多形而上的意蕴。李白“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借月光起兴,寄托了浓浓乡愁;杜牧“月白烟青水暗流,孤猿衔恨叫中秋”,假猿恨抒怀,道出了深深落寞;杨维桢“深情长是暗相随,月白清风苦相思”,把缠绵不尽的人间亲情,隐喻成皓魄初圆,莹澈万里;袁枚“明月有情来约我,夜来相见杏花梢”,又将未婚男女的款曲衷情,化为了悱恻缠绵……在月亮身上赋予这么多的感悟、沉思和诘问,人们似乎找到一种与此相关的生命意象,让其烛照自身的精神之旅,由她牵引心情的潮汐涨落。不过月之情愫自古以来都带有悲戚意味,适合于人们对本体进行省思,对灵魂进行观照。我想生命的那一端,仍然是眼前这一轮,带着清冽的光泽,洗濯我们的喜怒哀乐,评判我们的道德准则,量化我们心灵深处对于情感的拥有程度,以及由此衍生的一切积极的消极的人生态度。

  举头,中秋的明月离我很近,伸手可触;中秋的月亮离我很远,牵梦挂怀。走在月光里,我会把自己永远存放在这样的朗照中,不以心为辎重,不以物为形役;走在月光里,我会像童年那样放声歌唱。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