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习古堂国学网>> 文化杂谈>>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诗曰: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此诗为唐代铜官窑瓷器题诗,此诗朴素而隽永,作者不可考,可能是当时的一位有才艺的陶工。

  唐铜官窑,莫非是我的老家铜川,曾旧称铜官,且有瓷窑历史,也有诗画题于瓷器之遗物。这么好的诗句,自己只是恍惚读过,怎么没有细究呢?

  据说此题诗题于1974年至1978年间出土于湖南长沙铜官窑瓷器。陈尚君辑校《全唐诗补编》下册,《全唐诗续拾》也有版本为: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也有另外版本: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还有一首相近的诗: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自从君去后,常守旧时心。洛阳来路远,不用几黄金。

  无论哪个版本,不管是怎么演绎的,都是难得的好诗。

  自古文人雅士题诗于壁,备受人推崇,唐长安雁塔题诗,更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何等潇洒。

  也许是陶工们想到了文人雅士的风流倜傥,何不移诗和书画于陶瓷品,过一把风雅瘾,流传后世。洋人喜爱中国陶瓷,以诗书画陪衬,更有审美价值。此举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铜官窑出产的瓷器比以前更畅销,远抵朝鲜、日本、菲律宾及中亚、西亚等地,拓宽了广阔的国际市场。到现在,这些国家还出土不少铜官窑的陶瓷器,其生命力依然光彩照人。

  驰名中外的唐代长沙铜官窑,不仅把诗题写于瓷器上,别开生面,尤其是首创釉下彩瓷新工艺,装饰感更突出,且具有宝贵的文化价值。

  唐代长沙铜官窑是未见于史籍记载的民间瓷窑。在已发现的几百件器物上题写的诗句有数十首,基本是流行在市井里巷的歌谣,唐代潭州的民俗风情也凸现在这些瓷诗里。

  这些瓷器上的诗,产生在中唐安史之乱后。瓷器上所题都市商贾、歌楼妓馆、游子旅人的诗,根植于都市社会的土壤,成为中唐新兴市民文学的一个品种。多数不能登大雅之堂,不论国制朝章,也不热衷于佛理宣传。以写实为宗,朴实无华,毫不造作。

  铜官窑不远的书堂山,相传是唐代大书法家欧阳询父子读书处,有洗笔池等遗迹。欧氏父子苦读经典,书艺超群,势必也影响了铜官窑的能工巧匠。

  《水经注》载:“铜官山,亦名云母山,土性宜陶,有陶家千余户,沿河而居”。指的是铜官镇至石渚河一带的制陶产业。

  望城县的铜官是一个古镇,马王堆汉墓中出土的陶器证明,早在2100多年前的西汉,这一带就有陶器生产。铜官窑又名长沙窑,为唐朝至五代时期的有名古窑之一,中国陶瓷釉下彩的发源地。

  关于“铜官”之名的由来,据传三国时期,铜官为吴国和蜀国的分界处,吴将程普与蜀将关羽约定互不侵犯,共铸铜棺,故名“铜棺”。由于铜棺不雅,后人改称“铜官”。

  1923年1月,毛泽东在郭亮的陪同下来铜官考察工人运动,成立了铜官陶业工会。

  素以收诗最全著称的《全唐诗》中,却未见这些瓷器上的诗词,尤显其珍贵。文博前辈萧湘先生曾著《唐诗的弃儿》,专门研究长沙窑瓷器上的诗词,成为中国瓷诗的首席知音。

  重名的还有安徽的铜官山区,位于铜陵市西南部。而陕西铜川的旧称铜官,与长沙铜官窑类似,同样以陶瓷闻名。

  耀州瓷名传天下,黄堡、陈炉古镇以瓷都著称。也多次浏览老家瓷器上的诗书画图案,许是忽略了其观赏价值,未作仔细揣摩,抑或如湖南铜官窑的瓷诗有待明眼人去发现。也许有如“君生我未生”的妙诗,遭遇“唐诗的弃儿”之命运,还得及时去挖掘,去保护,去抢救。

  如今在老家土塬上,下行十里可抵黄堡古镇,上行二十里可达陈炉古镇。如果有一天,面对一件搜寻到的老瓷器上绝妙的诗句,自然会首先想到南方唐朝无名氏的传世之作:“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