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 杜甫 白居易 王维 李商隐 杜牧 王昌龄 李贺 孟浩然 刘禹锡 韩愈 岑参 柳宗元 李益 韦应物 高适 刘长卿 王勃 陈子昂 温庭筠 宋之问 李世民

曲江三章,章五句(作者:杜甫)唐诗赏析

【作品介绍】

  《曲江三章,章五句》的作者是杜甫,被选入《全唐诗》的第216卷第26首。此诗三章,旧注皆云至德二载公陷贼中时作。按诗旨乃自叹失意,初无忧乱之词,当是天宝十一载献赋不遇后,有感而作。


【原文】


  《曲江三章,章五句》


  作者:唐·杜甫


  【其一】

  曲江萧条秋气高,菱荷枯折随波涛,游子空嗟垂二毛。白石素沙亦相荡,哀鸿独叫求其曹。


  【其一注释】

  ①这首诗是天宝十一载(752)秋,献赋不遇后作。曲江:在长安东南郊,汉武帝所造,因水流曲折而得名。是唐开元以来的游览胜地。此诗章法独特,为杜甫所创。

  ②萧条:寥落冷寂。

  ③游子:杜甫自称。二毛:头发有黑白两色。

  ④白石素沙:即净石白沙。

  ⑤曹:同类。

 

  【其二】

  即事非今亦非古,长歌激越捎林莽,比屋豪华固难数。吾人甘作心似灰,弟侄何伤泪如雨。


  【其二注释】

  ①即事:就眼前事吟诗。今、古:今体诗、古体诗。

  ②长歌:引声而歌。激越:激烈高亢。梢:拂动。林莽:林为木,莽为草,即草木。

  ③比屋:屋连着屋。

  ④心似灰:心灰意冷。《庄子·庚桑楚》:“身若槁木之枝,而心若死灰矣。”

 

  【其三】

  自断此生休问天,杜曲幸有桑麻田,故将移往南山边。短衣匹马随李广,看射猛虎终残年。


  【其三注释】

  ①自断:自己判断。

  ②杜曲:地名,在长安城南,是杜甫的祖籍。桑麻田:唐代均田制中有永业田。自北魏以来,永业田依法要种桑五十株,产麻地并须种麻十亩,故统称桑麻田。

  ③南山:终南山。杜曲在终南山北麓。

  ④李广:汉代名将,曾在蓝田(在长安东南,离杜曲五十徐里)南山中射猎。《史记·李将军列传》:“广出猎,见草中石,以为虎而射之,中石没链,视之石也。”杜甫也善射,故欲学李广射虎于南山,以终馀年。

 

【讲解】

  此诗三章,旧注皆云至德二载公陷贼中时作。按诗旨乃自叹失意,初无忧乱之词,当是天宝十一载献赋不遇后,有感而作。李肇国史补进士既捷,大燕于曲江亭子,谓之曲江会。曲江大会在关试后,亦谓之开宴。据此,则知公之对景兴慨,意固有所为矣。鹤注寰宇记曲江池,汉武帝所造,名为宜春苑,其水曲折有似广陵之江,故名。朱注曲江,在社陵西北五里。康骈剧谈录云曲江池,本秦隑州,开元中疏凿为胜境。其南有紫云楼、芙蓉苑,其西有杏园、慈恩寺。花卉环列,烟水明媚,都人游赏,盛干中和、上巳二节。


  第一章简析

  曲江萧条秋气高①,菱荷枯折随风涛②,游子空嗟垂二毛③。白石素沙亦相荡④,哀鸿独叫求其曹⑤。

  首章自伤不遇,其情悲。在第三句点意,上二属兴,下二属比。菱荷枯折,引起二毛。沙石相荡,自比飘流。哀鸿求曹,念及同气也。 ①宋玉风赋“萧条众芳。”月令“以达秋气。”楚辞“天高而气清。”②洛阳伽蓝记“葭芙被岸,菱荷覆水。”谢灵运诗“江阔壮风涛。”③苏武诗“请为游子吟。”左传“不禽二毛。”注“头白有二色。”④诗“白石凿凿。”江淹诗“素沙匝广岸。”⑤祢衡赋“哀鸿感类。”刘安招隐士“禽兽骇兮亡其曹。”


  第二章简析

  即事非今亦非古①,长歌激越捎林莽②,比屋豪华固难数③。吾人甘作心似灰④,弟侄何伤泪如雨⑤。

  次章放歌自遣,其语旷。歌声激林,足以一抒胸臆,在第二句作截。江上豪华,久已灰心置之,弟侄何必为我伤心乎。盖劝之达观也。杜臆即事吟诗,体杂古今。其五句成章,有似古体,七言成句,又似今体。曰长歌者,连章叠歌也。 ①列子周之尹氏,有老役夫,昼则呻吟即事。陶潜诗“即事多所欣。”谢灵运诗“即事怨睽携。”②苏武诗“长歌正激烈。”西都赋“震声激越。”宋玉风赋“蹶石伐木,捎杀林莽。”捎,动摇也。木曰林,草曰莽。③尚书大传“周民可比屋而封。”庾信诗“金穴盛豪华。”前汉·息夫躬传“仆遬不足数。”④西征赋“陋吾人之拘挛。”庄子“心固可使如死灰乎。”⑤王绩诗“衰宗多弟侄。”古乐府“孤儿泪下如雨。”


  第三章简析

  自断此生休问天①,杜曲幸有桑麻田②,故将移住南山边。短衣匹马随李广,看射猛虎终残年③。

  三章志在归隐,其辞激。穷达休问于天,首句陡然截住。因杜曲,故及南山,因南山,故及李广射虎。一时感慨之情,豪纵之气,殆有不能自掩者矣。   ①陶潜诗“聊复得此生。”杜修可曰楚辞·天问篇序天问者,屈子之所作也。何不言问天?天尊不可问。②杜曲,在长安,俗云城南韦杜,云天尺五。雍录樊川韦曲东十里,有南杜、北社。杜固谓之南社,杜曲谓之北杜。二曲,名胜之地。东方朔谏起上林苑疏“其地有桑麻竹箭之饶。”西都赋“桑麻铺棻。”③宁戚饭牛歌“短布单衣适至骭。”越绝书“匹马啼嗥。”文心雕龙“车两马疋,以并耦为用,盖车贰佐乘,马俪骖服,服乘不只,故名号必双,名号一定,则虽单为疋矣。”匹夫、匹妇,亦取配义也。汉·李广传广屏居蓝田南山中。射猎,见草中石,以为虎而射之,中石没羽,视之,石也。广所居郡,闻有虎,常自射之。诗中“故将”二字,乃乘上之词。或因李广传有“故将军”语,遂指当时武将谢官者,恐不合诗意。王嗣奭曰先言鸿求曹,以起次章弟侄之伤,次言心似灰,以起末章南山之隐。三章气脉相属,总以九回之苦心,发清商之怨调。此公学三百篇,遗貌而传神者也。观命题可见。而自谓非今非古,意可知矣。尝谓公此诗学三百,七歌学离骚,新安吏诸作学古乐府,俱自开堂奥,不肯优孟古人。 卢世..曰曲江三章,塌翼惊呼,忽邀天际。国风之后,又续国风。


【赏析】

  曲江,一名曲江池,故址在今西安市东南,为汉武帝所造,因池水曲折而得名。开元中疏凿为游赏胜地,南有紫云楼和芙蓉苑,西有杏园和慈恩寺,春秋佳日,游人如云。据唐人李肇《国史补》记载,当时考中进士的人,都聚宴于曲江亭庆贺,谓之曲江会。公元751年(天宝十年),杜甫在京两次应试失败后,向朝廷进献《三大礼赋》,希望能被皇上赏识,结果仅得了集贤院侍制候用的空名。次年,杜甫游曲江,有感仕途失意,遂有此作,以抒发自己抑郁情怀。


  第一章鉴赏

  第一章诗人借曲江秋季萧瑟,抒发个人怀才不遇的寂寞和忧伤。首句“曲江萧条秋气高”,写诗人秋游曲江,曲江一派萧条冷落景象。次句“菱荷枯折随风涛”,写秋风瑟瑟,菱荷残枝败叶在水面随风不停摇曳。诗人缘情写景,因而景随情迁。诗中以景起兴,曲江秋气感人,诗人不免有年衰之叹。第三句“游子空嗟垂二毛”,写诗人宦旅京华,郁郁不得志,年纪将老而功名无成,面临秋色寂寥的曲江,诗人感慨万千。游子,杜甫自称。二毛,指头发有黑白二色。末二句“白石素沙亦自荡,哀鸿独叫求其曹”写曲江水下白石、素沙,在流水中摇荡不定;孤独的鸿雁悲哀鸣叫,仿佛是在寻求它的伴侣。诗中以此作比,暗喻诗人落魄孤零之况,烘托了诗人失意寂寞的心情。


  第二章鉴赏

  第二章写诗人放歌解忧。语似旷达,实为悲愤之词。首句“即事非今亦非古”,诗人根据眼前情事即兴吟咏,此诗以五句成篇,似为古体诗;而以七言成句,又似今体诗。这种七言五句的格式,系杜甫自创体,所以说“非今亦非古”。次句“长歌激越捎林莽”,长歌指此诗三章相连,“连章迭歌”;诗人引吭高歌,声动草木,“足以一抒胸臆”。(《杜诗详注》)第三句“比屋豪华固难数”,曲江一带豪华宅第,难以胜数。这一句措词平淡,却意味深长,写景中隐隐流露出一种忧愤之感。末二句“吾人甘作心似灰,弟侄何伤泪如雨”。《庄子·庚桑楚》:“身若槁木之枝,而心若死灰矣。”杜甫化用以表达自己愤懑不平的心情,说“甘作”正表明诗人并未“心似灰”,实质上仍是不甘心。诗人奉劝弟侄不必为他仕途失意而伤心流泪。诗人满腹忧情,却以劝慰他人之语写出,语似达观,更显凄楚悲愤。


  第三章鉴赏

  第三章写诗人仕途无望,意欲归隐,抒发了内心的愤懑心情。首句“自断此生休问天”,诗人怀才不遇,认为此生仕途无望,不必去问天。“杜曲幸有桑麻田,故将移往南山边”。杜曲,在长安城南,杜氏世居于此。南山,终南山。杜曲在终南山北麓。杜甫有诗说:“南山豆苗早荒秽”。(《投简咸华两县诸子》)两句写诗人打算回祖籍隐居度晚年。曲江宅第豪华,却非故园。诗人意欲归隐,隐含着一种无可奈何的情绪和浓重的思乡愁怀。末两句“短衣匹马随李广,看射猛虎终残年”,写诗人欲学汉朝名将李广射虎于南山,以终残年。清人张上若评论说:“看射猛虎,意在除奸恶,而舒积愤,又非甘作逸民者,可以观公之志矣。”

  此诗章法独特,前三句连韵作一顿,为杜甫自创的“连章体”。

  全诗层次井然,首尾相应,承转圆熟,结构严谨。诗人感情深沉而忧伤,悲愤之情融于全诗。诗中情景相生,比兴兼具,沉郁含蓄。正如《杜臆》所评:如诗“先言鸟‘求曹’,以起次章‘弟侄’之伤。次言‘心似灰’,以起末章‘南山’之隐。虽分三章,气脉相属。总以九回之苦心,发清商之怨曲,意沉郁而气愤张,慷慨悲凄,直与楚《骚》为匹,非唐人所能及也。”


【作者介绍】

  杜甫(712-770),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汉族,巩县(今河南巩义)人。杜甫曾祖父(杜审言父亲)起由襄阳(今属湖北)迁居巩县(今河南巩义)。盛唐时期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他忧国忧民,人格高尚,他的约1500首诗歌被保留了下来,诗艺精湛,他在中国古典诗歌中的影响非常深远,被后世尊称为“诗圣”,他的诗也被称为“诗史”。杜甫与李白合称“李杜”,为了与另两位诗人李商隐杜牧即“小李杜”区别,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杜”。更多古诗欣赏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杜甫的诗全集栏目。(http://www.xigutang.com)

  杜甫的诗被称为“诗史”,是因为在杜甫所作的诗多诗风沉郁顿挫,忧国忧民。杜甫的诗词以古体、律诗见长,风格多样,以“沉郁顿挫”四字准确概括出他自己的作品风格,而以沉郁为主。杜甫生活在唐朝由盛转衰的历史时期,其诗多涉笔社会动荡、政治黑暗、人民疾苦,他的诗反映当时社会矛盾和人民疾苦,他的诗记录了唐代由盛转衰的历史巨变,表达了崇高的儒家仁爱精神和强烈的忧患意识,因而被誉为“诗史”。杜甫忧国忧民,人格高尚,诗艺精湛。杜甫一生写诗一千五百多首,其中很多是传颂千古的名篇,比如“三吏”和“三别”,并有《杜工部集》传世;其中“三吏”为《石壕吏》《新安吏》和《潼关吏》,“三别”为《新婚别》《无家别》和《垂老别》。杜甫流传下来的诗篇是唐诗里最多最广泛的,是唐代最杰出的诗人之一,对后世影响深远。杜甫作品被称为世上疮痍,诗中圣哲;民间疾苦,笔底波澜。

  杜甫善于运用古典诗歌的许多体制,并加以创造性地发展。他是新乐府诗体的开路人。他的乐府诗,促成了中唐时期新乐府运动的发展。他的五七古长篇,亦诗亦史,展开铺叙,而又着力于全篇的回旋往复,标志着我国诗歌艺术的高度成就。杜甫在五七律上也表现出显著的创造性,积累了关于声律、对仗、炼字炼句等完整的艺术经验,使这一体裁达到完全成熟的阶段。有《杜工部集》传世。其中著作有《闻官军收河南河北》、《春望》、《绝句》、《望岳》等等。


【繁体对照】


  《曲江三章,章五句》


  作者:唐·杜甫


曲江蕭條秋氣高,菱荷枯折隨風濤,遊子空嗟垂二毛。
白石素沙亦相蕩,哀鴻獨叫求其曹。


即事非今亦非古,長歌激越梢林莽,比屋豪華固難數。
吾人甘作心似灰,弟侄何傷淚如雨。


自斷此生休問天,杜曲幸有桑麻田,故將移住南山邊。
短衣匹馬隨李廣,看射猛虎終殘年。

------分隔线----------------------------
热点内容
  • 天育骠骑歌(作者:杜甫)唐诗赏析

    《天育骠骑歌(天育,厩名,未详所出)》的作者是杜甫,被选入《全唐诗》的第216卷第1...

  • 《积草岭》(作者:杜甫)唐诗赏析

    杜甫的《积草岭(同谷县界)》连峰积长阴,白日递隐见。飕飕林响交,惨惨石状变。山分...

  • 北征

    杜甫的《北征》是一首长篇叙事诗,实则是政治抒情诗,它像是用诗歌体裁来写的陈情表,...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