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中秋节 描写思乡 描写离别 描写西湖 描写儿童 描写重阳节 描写爱情 描写清明节 描写寒食节 描写元宵 描写女人 描写春天 描写夏天 描写秋天 描写冬天 描写春节 描写七夕节 描写桃花 描写梨花 描写柳絮 描写菊花 描写梅花 描写荷花 描写桂花 描写牡丹 描写海棠 描写雪 描写雨 描写月亮 爱国忧民 描写柳树 描写江南 描写珍惜时间 描写山 描写水 描写悲伤 描写喜悦 描写感慨 描写闺怨 描写怀古 描写忧愁 描写端午节 描写田园闲居 描写竹子 描写老人 描写日出拂晓 描写黄昏夕阳 描写男人 文艺学习 描写乐观疏狂 哲理诗 描写云 描写风

描写喜悦的古诗词名句总结

  人有七情六欲,所谓“七情”,指的是一般人所具有的七种感情,即喜、怒、忧、思、悲、恐、惊。而常以“喜怒哀乐”来泛指人的各种不同感情。人在不同的情境中,心情是不同的,而喜怒哀乐则全面而且简洁地概括出了人的所有感情。这一词出自《礼记•中庸》:“故君子慎其独也,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古人讲究中庸,就是对这几种情绪也不例外,要保持一种持中状态,过度的喜不叫喜,过度的乐也不叫乐。

  我们生在太平盛世,没有战乱之忧,却常常陷于悲伤烦恼之中。相比之下,古人交通信息不便,即使是在太平年代,也多漂泊,与亲朋好友离散;何况社会又常动荡不安,他们又要遭战乱流离之苦,在这样的情况下,高兴快乐的情绪就显得弥足珍贵了。因此古诗词中多悲伤、哀愁或抑郁的情绪,而高兴喜悦则相对少得多。本篇在为数不多的表达喜悦的诗词中,选取一些代表性的加以赏析,向读者展现我们古人的快乐情境。

  

  仕途得意之喜

  

  古代男子实现理想抱负的一个重要门径就是科举考试,然而由于种种原因,并非所有有真才实学之人都能顺利进入仕途。著名的苦吟诗人孟郊就是一个典型,他两试进士不第,直到四十六岁时才中进士,放榜之日,他喜不自胜,当即写下了生平第一首快诗《登科后》。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两句描写诗人的得意之态。因为今朝进士及第,那昔日生活上的困顿与思想上的局促就不值得一提了,于是他兴致高涨,准备纵马驰骋。这两句把诗人神采飞扬的得意之态、心花怒放的得意之情展现得活灵活现。“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两句是抒写得意洋洋、踌躇满志的脍炙人口之句。正值春风骀荡、春暖花开的美丽季节,诗人考中进士,遂了平生所愿,他心中的欢畅之情是难以抑制的。他喜不自胜,跨马疾驰,打算一日之内就把整个长安的繁花看尽。这两句的脍炙人口之处,不仅仅在于它从正面酣畅淋漓地抒发了诗人一时间的欢快心情,还与它具有的象征性意味有关。句中的“春风”,既是自然界的春风,又是诗人脸上洋溢的喜悦之情,同时也是诗人感受到的可以大展宏图的政治气候的象征。而“得意”,既有登科后的扬眉吐气,也有展望前程的踌躇满志。因而,这两句所展现出的形象就具有了普遍性,它是所有时来运转、长驱在理想道路上之人的共同写照。

  关于在仕途上得到机会而喜不自胜的诗人还有唐代的李白。但与孟郊的得意相比,李白表现出的更多的是狂放。李白素有远大的抱负,他立志要成为国家的辅弼之臣,使得四海升平,百姓安居乐业。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一直没有实现抱负的机会。公元742年(天宝元年),四十二的李白得到了唐玄宗召他入京的诏书。他异常兴奋,以为实现政治理想的时机到了,便回到南陵家中,与儿女告别,写下了一首激情洋溢的古诗《南陵别儿童入京》。更多描写喜悦的古诗词名句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诗人心情欢快,看到的自然都是喜庆的。诗的前两句呈现出一派丰收的景象,衬托出诗人兴高采烈的情绪。接着四句通过几个特写镜头,进一步渲染欢愉之情。诗人“呼童烹鸡酌白酒”,打算一醉方休,他的喜悦情绪还感染了儿女:“儿女嬉笑牵人衣。”如此,还不能尽情,诗人便“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一边痛饮,一边高歌,还要舞剑,真是欣喜若狂了。他恨不得立即见到皇帝,表达自己的政治主张,还以晚年得志的朱买臣自比,把心中的洋洋自得之情抒写得酣畅淋漓。末尾两句“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把欣喜之情推到高潮。诗人无论是畅饮高歌也好,起舞弄剑也罢,似乎仍旧不足以表达心中的愉悦,最后不禁“仰天大笑出门去”。“仰天大笑”是一种狂放不羁的笑,很符合诗人此时的心理,准确地刻画出了诗人得意洋洋的神态。末句反问,带有骄傲与自负心理,刻画出了李白的豪爽之气。这两句把诗人踌躇满志的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

  

  久别重逢之喜

  

  上文说过,古代交通条件不便,没有便利的通讯手段,每一次离别就有意味着再难重聚,因此,久别重逢是一件天大的喜事。许久不见,不期而遇是十分令人惊喜的,重逢本应该高兴,但世事沧桑,人生无常,又为重逢增加了一丝悲的成分。所以,诗词中的惊喜往往是悲喜交加的。

  李白在长流夜郎途中遇赦放还,在江夏逗留的时间里,遇见了长安故人韦冰。遇赦已是大喜,又突逢故人,诗人惊喜异常,同时又有满腔的悲愤,于是写下《江夏赠韦南陵冰》这首诗。“宁期此地忽相遇,惊喜茫如堕烟雾”两句,描写的是诗人与故友不期而遇时的惊喜之状。安史之乱,友人韦冰远赴张掖,而李白则避地三巴,两人天南地北,本以为再无缘相见。特别是李白遭流放夜郎之罪,更觉余生可哀,如今得见长安故人,实在是令人喜出望外。诗人惊讶不已,简直不敢相信会有如此乐事,便茫茫然如堕烟雾之中。“宁期此地忽相遇”以反问惊叹的语气,加强了喜悦惊讶的程度;“惊喜茫如堕烟雾”句把诗人因太过喜悦而恍惚的神情刻画得极其准确传神。

  《云阳馆与韩绅宿别》是唐代诗人司空曙的作品。其中二句“乍见翻疑梦,相悲各问年”描写久别重逢时的反应。正因为相见极其不易而又相互思念,此次得以相见便恍然如梦,难以置信。等回过神来才知是真实情况,不禁喜极生悲。这两句是传诵的名句,读之能使人产生强烈的共鸣。人到情极处,往往以假为真,以真作假。使人把真实境遇疑为梦境,正说明了情之深、喜之极。“翻疑梦”三字,不仅情真意切,而且把诗人欣喜、惊奇的神态表现得维妙维肖,十分传神。关于类似的情景,李白有“宁期此地忽相遇,惊喜茫如堕烟雾”之句,无论是“翻疑梦”还是“如堕烟雾”,对于久别重逢之人都是感同身受的,因此这句具有普遍性,流传极广。“相悲各问年”中的悲亦是喜极之下而产生的一种心理,因为离别就在眼前,满腹的关切话语不知从何说起,便只有相互询问对方的年龄。

  司空曙与朋友重逢还能一眼认出对方,而李益与表弟相见时却已经忘记了对方的名姓。在当时连年战乱的社会背景下,这种反应显得更加深沉。《喜见外弟又言别》写“喜”见表弟,首先从二人相逢的背景写起。二人阔别长达十年之久,在动乱的社会背景下,他们彼此杳无音信,存亡未卜,突然相逢,真是一个意外之喜。“问姓惊初见,称名忆旧容”两句,正面描写重逢的情景。他们重逢的喜悦更多地表现在“惊”上,因为久别未见,他们已经无法认出对方了,经过初步接谈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陌生人”就是十年前一同嬉戏的表弟。诗人心中充满了激动和惊喜,他端祥着对方的容貌,努力搜索记忆中关于表弟的印象。诗人从生活出发,抓住了典型的细节,从“问”到“称”,从“惊”到“忆”,层次清晰地写出了由初见不识到接谈相认的神情变化,绘声绘色,细腻传神。

  杜甫也有一首诗《羌村三首》(其一),描写在动乱的社会中与家人重逢时的情景。由于战乱,亲人音信隔绝,彼此不明生死,诗人十分焦,最后历尽艰险,终于平安与家小相聚。无论如何,诗人的心情首先应是喜悦激动的,他在薄暮时分,赶到家中,看到“妻孥怪我在,惊定还拭泪”。这两句描写的是人在特定情境中的异常反应,逼真地将战乱时期亲人突然相逢时产生的复杂情感传达了出来,写得极深刻、生动。杜甫的妻子看到诗人突然出现,不免惊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傻傻地发愣。等到心情平复下来,才相信是真的,便喜极而泣。这次重逢来得太突然了,在那个烽火不息、哀鸿遍野的年代,很少有人能像杜甫一样幸运地生还。因此,“怪我在”的心理看似不可思议,实际上却是十分真实的,它把人物的惊讶、惊奇、惊喜的表情,以及欢喜、辛酸而又悲伤、埋怨的心理刻画得极其透彻。更多描写喜悦的古诗词名句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还有一首《赠卫八处士》,写作者偶遇少年知交的情景。诗人首先是惊喜激动的——“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诗人想到人生动辄如参、商二星一样难以相见,如今能与知交相见真是天大的惊喜。作者禁不住感叹:今夕是什么日子,这么美好,得以与你重逢并在烛光中促膝谈心!“今夕复何夕”句化自《诗经•唐风•绸缪》“今夕何夕,见此良人”,描写的是女子见到爱人因太过欢喜,竟然一时忘记今日是什么日子,以至于轻轻发问。杜甫在这里借以形容内心过度的喜悦之情。这两句虽然言语平平,事为常见之事,情为普通之情,却有无限情境,充分显示了诗人的表达之高妙。

  《淮上喜会梁州故人》是唐代诗人韦应物的作品,是诗人喜遇梁州故人时所作的。“喜会”为关键字眼,全诗表达的是相会时悲喜交加的心情。其中“欢笑情如旧,萧疏鬓已斑”两句写这次相会的“欢笑”之态,点出了环境、形貌和心思,并将其表现得很细密。相别十年得以重逢,实属不易,这珍贵的相会是值得人高兴的。他们或许一起回忆其十年之前的畅饮之事,充满了温馨幸福。然而这欢娱只是一时的,又或许只是表面上的,他们最多的还是悲伤。悲伤的是时间飞逝,人事全非,十年的漂泊生涯使得整个人都变得苍老了,这一副衰老的形象摆在眼前,不言悲而悲情溢于言表。这两句一喜一悲,笔法跌宕;一正一反,交互成文。把那个特定背景下的人世沧桑刻画得非常真实动人。

  

  获罪遇赦之喜

  

  李白在遇赦后还写了一首《与夏十二登岳阳楼》,描写了在岳阳楼极目远眺所见到的景象,表现了一时乐以忘忧的闲适旷达的襟怀。“雁引愁心去,山衔好月来”两句写景,同时也在抒写遇赦后的愉悦心情。诗人仰望苍穹,见大雁高飞,心情更加激昂兴奋,好像大雁把自己郁积的忧愁全都带走了;这时一轮明月从君山上缓缓升起,仿佛是多情的君山特意衔来一轮好月,来为自己助兴。大雁本是令人伤感的形象,而明月亦是惹人惆怅的意象,但在心情舒畅的诗人笔下,它们都是十分多情而善解人意的,它们不仅带走了诗人往日的忧愁,还为诗人奉上美景,可见其殷勤之意。句中的“引”、“衔”二字,并不是客观景物的实写,而是写诗人此时此景下的主观感受。这两句想象新颖独特,意趣横生,表现出诗人欣喜之情。

  《雨中登岳阳楼望君山》是黄庭坚晚年所写的一篇作品。黄庭坚曾被贬蜀地四川达六年之久,这几年里他逆来顺受,处之泰然,终于等到了被放还之时,此时他已经到了五十七岁的高龄。离开四川后,他奔赴家乡分宁(今江西修水),从湖北沿江东而下,途经岳阳,冒雨登上了岳阳楼,写下了这首诗,表达了他遇赦后的喜悦心情。

  诗人遇赦之时已经是五十多岁,白发苍苍,颇不容易。他年迈体衰,又身处恶劣环境,本以为命不久矣,谁曾想竟然活着出了瞿塘峡和滟滪关。对于已经知天命的诗人来说,这实在是劫后重生,自然是喜不自禁,又想到能够落叶归根,诗人更加欣喜欲狂。“未到江南先一笑,岳阳楼上对君山”,岳阳楼在湖南岳阳,而诗人的家乡在分宁,即今天的江西修水,诗人此刻刚到岳阳,距离家乡还很遥远,然而诗人此时内心的喜悦之情早已经按捺不住,尽管天下着雨,他还是兴奋地登上了岳阳楼,想要一睹洞庭湖的美景,雨中洞庭湖中的君山朦朦胧胧,十分美妙。读者可以想见,等回到了家乡,诗人还不知该是如何的欣慰畅快呢。诗人结尾一个望君山,情深意长,余味不尽。全诗意兴洒脱,豪放兴奋之情跃然纸上,表现了诗人坚强乐观的情怀和喜不自禁的心情。

  王维也有一篇关于遇赦之喜的诗《既蒙宥罪旋复拜官伏感圣恩窃书鄙意兼奉简新除使君等诸公》。安禄山攻陷长安后,王维被捕被迫出任伪职。战乱平息后,王维被下狱,按理投效叛军当斩,但因他被俘时曾作《凝碧池》抒发亡国之痛和思念朝廷之情,又因其弟刑部侍郎王缙平反有功请求削籍为兄赎罪,王维才得宽宥,降为太子中允。作者心中感戴皇恩,写下这首诗。其中“花迎喜气皆知笑,鸟识欢心亦解歌”两句,通过花、鸟善解人意,来表达诗人被赦罪复官时的喜悦和兴奋之情。诗人心情舒畅,看到花儿仿佛也被人的喜气所感染,一齐含笑开放;听到啼鸣,就好像鸟儿也懂得人的欢心,而纷纷飞来歌唱。花自然是不会因人而“笑”的,鸟也不会因为人的欢快而“唱歌”,诗人用这些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现象,来写自己的喜不自胜之态,十分生动形象。这两句可用来描写人逢喜事,感到万物可亲的心情。

  

  安居乐业之喜

  

  曾几《苏秀道中》是一首充满轻快旋律和酣畅情致的喜雨诗。秋日久旱,忽然天降甘霖,作者“梦回凉冷润衣襟”,发现床头滴漏的雨水把自己的衣襟都润湿了,这种又凉又冷的雨令诗人十分清爽愉悦。他欢喜不已,想到农民的庄稼会大获丰收,更加激动不已。于是,诗人高歌“不愁屋漏床床湿,且喜溪流岸岸深”,认为大雨淋湿了床被、衣服,都是不值得愁苦的,看到溪中的水都是满满的、深深的才是他最开心的。这两句分别化用杜甫的“床头屋漏无干处”、“溪流岸岸深”句,一联之内,两用杜诗,表情达意尤为自然贴切,极写诗人的欢喜之情。

  “千里稻花应秀色,五更桐叶最佳音”两句紧承“且喜”二字,进一步通过景物来衬托诗人的喜悦之情。他想象着那遍布千里的稻花在雨水的滋润下更显秀丽,而五更时的梧桐在秋雨中发出的声音亦是悦耳动听的。“五更”时的梧桐雨,是诗词中代表愁苦的典型意象,作者却说雨落梧桐是最美妙的声音,大有因欢喜而难眠之感。表明了诗人对劳动人民的关切心情。尾联突出了广大农民对这场甘霖的狂喜之情,进一步表现诗人与农民同喜之心。

  全诗都是围绕着一个“喜”字展开:发觉凉冷是一喜,看到溪流涨水是二喜,设想稻花秀色、桐叶佳音是三喜,百姓收成有了保证是四喜,这一“喜”字贯穿了始终。诗的语言简明洗练,轻巧明快,是曾几诗的一个典型。

  王驾的《社日》描写了鹅湖山下的一个村庄社日里的欢乐景象,描绘出一幅富庶、兴旺的江南农村风俗画。这首题为“社日”的诗,并没有从正面描写作社的情景,却描绘出了这个节日给人们带来的欢乐。首二句描写村居的风光。鹅湖山下稻梁肥硕,呈现出一派丰收的景象;村内家家户户猪肥鸡壮,到处都是一片富裕的景象。“半掩扉”三字说明村民都不在家,“半掩”而不上锁,可见民风淳朴,同时也暗示出村民都去参加了社日活动。这两句未提作社的事,却渲染出了一种节日的喜庆气氛。

  后两句“桑柘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归”点出“社日”之题,但一开始描写的就是春社散后的情景:夕阳西下,桑柘的树影渐渐变长,路上都出都是喝得醉醺醺的村民,被家人搀扶着缓缓而归。“桑柘”即桑木与柘木,古代祭社之处必植树,其中桑木与柘木最为常见,因此“桑柘”便紧扣诗题之“社日”。“家家”都有喝醉之人,说明醉倒情形之普遍,衬托出社日的热闹与欢乐场面。这个结尾不仅使人联想到作社、观社的全过程,还可以使人联想到村民观社时的兴高采烈之情,酣畅痛饮之态。笔墨极省,内容却极为丰富,令人回味悠长。

  

  其他

 

  诗人杜甫生活在唐朝由盛转衰的时期,一生饱经战乱流离之苦,他心系苍生,胸怀国事,其诗多涉笔社会动荡、政治黑暗、人民疾苦,反映当时社会矛盾和人民疾苦,记录唐代由盛转衰的历史巨变,表达崇高的儒家仁爱精神和强烈的忧患意识。而写《闻官军收河南河北》这首诗时,持续七年多的“安史之乱”已经结束,诗人欣喜若狂,痛快淋漓地抒发了无限喜悦兴奋的心情。

  “剑外忽传收蓟北”,一个“忽”字,十分贴切地表现了捷报的突然,给人以惊喜之感。果然,诗人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悦,眼泪一下子便涌了出来。“初闻涕泪满衣裳”句,以形传神,把诗人那种喜极而悲、悲喜交集刻画得十分透彻。诗人回头看妻子,只见她“漫卷诗书喜欲狂”。颔联“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落脚于“喜欲狂”,这是惊喜的更高峰。“却看”即“回头看”,这个动作极富意蕴,仿佛诗人心中有话要对妻儿说,却不知如何说起。当他看到妻儿笑逐颜开愁云不见时,觉得无需多说什么了。他们胡乱地把诗书卷起来,心里早已迫不及待回乡了。这一联描写的是妻儿的动作情态,通过写家人的喜悦来增加诗人自己的欢乐,但这还不够,诗人还要放声高歌,纵情饮酒。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一联,是对“喜欲狂”的进一步抒写。诗人既要“放歌”,还须“纵酒”,正是“喜欲狂”的具体表现。诗人还幻想着在春光明媚的时节里,与妻儿“作伴”“还乡”,一瞬间就“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了。尾联写诗人的想象,作者连用四个地名,向读者展现了一幅幅急速飞驰的画面,准确地表达了欢快激动的心情。

  诗人的另一首《喜达行在所三首》(其二)是杜甫逃出长安抵达凤翔行宫之后对自己历险突围的回忆。“喜心翻倒极,呜咽泪沾巾”两句写喜极而泣的情景。诗人看到“南阳气已新”,知祖国中兴有望,便喜不自胜,难以自持,以至“呜咽泪沾巾”。可以看出诗人的喜不是因为自身脱离了险境,而是看到了国家的政治前途,因此,黄生云:“七八真情实语,亦写得出,说得透。从五六读下,则知其悲其喜,不在一己之死生,而关宗社之大计。”诗人以悲写喜,更加深刻地揭示了其的深沉爱国之情。更多描写喜悦的古诗词名句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杜甫还有一首《客至》,写于成都草堂落成之后。诗的首联以清新淡雅之笔,描绘了居处周边的环境,显示出作者淡泊恬淡的心境。其中“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两句则写有客来访时的欣喜之情以及迎客的热情。诗人采取与客谈话的口吻,增加了亲切感与生活实感。上句是说,因为没有来客,庭院的小路上长满了花草,我还没有为人打扫过,今日特意为你而扫,不仅说明了客不常来,还有主人不轻易留客的意味;下句是说我的家门一向紧闭,今日才特意为你而开,说明主人对客人的特殊情意,可见两人交情之深厚。这一联以“不曾缘客扫”、“今始为君开”两个具有相反意义的动作,前后映衬,把诗人那种迎客的热情展现得淋漓尽致,并使得后面的酣畅欢快有了着落。

  陶渊明的《读山海经》是诗人隐居时所写十三首组诗。本诗抒发了一个自然崇尚者回归田园的绿色胸怀。诗的前六句描写初夏的景物,及作者耕作之余的读书之乐。环境清雅,充满生机;情调悠闲,自然平和,体现出诗人自得其乐的心境。“穷巷”句描写居处的环境,“穷巷”说明了诗人居处之幽深僻远。就是在这么一个“颇回故人车”的地方,诗人生活得十分逍遥自在,他独自高兴地饮酒,采摘园中的蔬菜而食,还可以享受初夏细雨的滋养,多么地惬意。最后四句概述读书的活动及感想。诗人一边泛读“周王传”,一边流览《山海经图》。他不是为了收获知识而读书,而是把读书作为隐居的一种乐趣,一种精神寄托。有了这种精神寄托,他从书中寻觅到了极大的快乐——“俯仰终宇宙,不乐复何如。”

  结尾两句是说我在读书的俯仰之间,就能凭借这两本书领略古往今来的奇异风物,纵览宇宙的种种奥妙,这难道不是很快乐吗?诗人的快乐,不仅来自于自然界的草木飞鸟,还有书中积淀下来的风物赏识,这样的人生快乐,在昏暗的官场上是无法得到的。因此,诗人胸中流出的是一种囊括宇宙所有生命的快乐。这两句既可用来表现隐居之乐,又可表现读书之乐。

  《芙蓉池作》是魏文帝曹丕的一首游宴诗,在魏晋时期的众多游宴诗中算是最为出色的一篇。首二句点明行游之事及游池的时间和地点。“逍遥步西园”之“逍遥”为全诗定下了轻快的基调,又表现了诗人当时轻松愉快的心情。中间十句扣紧“夜行”与“逍遥”,着力描绘芙蓉池优美动人的夜景。芙蓉池环境优雅,树木葱茏,飞鸟翔跃,欢快自在,明月皎洁,繁星点点。诗人通过动静结合的手法,勾勒出芙蓉池的优美夜色,显示了芙蓉池的生机勃勃。   

  末四句转为议论,写行游的感受。诗人向来不相信神仙方士之事,所以在这里他指出现实世界中并没有人能真正的成为神仙的事实,因此不如“遨游快心意,保己终百年”。芙蓉池美丽如画,畅游其中,乐以忘忧,身心愉悦,终此一生,也未尝不是人生一大乐事。“遨游快心意,保己终百年”,是一种平实而又乐观的态度,进一步反衬了诗人游园的无穷乐趣。

  《诉衷情•送春》是万俟咏比较有名的一首咏春词,抒发了客子即将到家时的喜悦心情,和历尽沧桑的复杂意绪。“一鞭清晓喜还家”意思是,清晨十分,我骑马扬鞭,高高兴兴地就要回家了。“一鞭清晓”点明了词人回家的方式和时间,“喜还家”三个字,和下片的“念远”一样,是词眼,点明了词人心情愉悦的原因,全词都围绕此展开。“宿醉困流霞”,“流霞”,泛指美酒。昨晚因为要回家,所以心情十分畅快,把盏痛饮,一夜沉醉。今天早上启程回家,还带着微微的酒意。词人睁开惺忪的醉眼,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浸润在喜庆的气氛之中。“夜来小雨新霁,双燕舞风斜”,便是词人醉眼所见。醉眼看花花亦醉,词人心里开心,看着春景也清新悦目起来。“双燕”也有可能是暗示夫妻久别后的团聚。

  下片着重抒情。“山不尽,水无涯,望中赊”,是词人发出的一阵长长的感慨。这三句有点沉重,有很多沧桑感,表现了词人回味以前时内心复杂的情绪。词人正在喟叹,忽然间看到眼前满目飘飞的杨花,心里的沉重一扫而飞,又变得开阔起来。诗人情不自禁地说道:就让我把自己年年送春的苦痛滋味,还有为亲人牵肠挂肚的凄苦情怀,统统分付给杨花吧!透露出作者几分的洒脱,几分的轻快。

  

  本篇讨论的表达喜悦高兴的诗句,仅仅抒写的是诗人们在特定情境中的一种愉悦心情,与乐观的心态有所不同,因此有关乐观的诗词佳作在这里不予以介绍。

 

  (责任编辑:夏素筝)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