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习古堂国学网>> 古文观止>>

《子产论尹何为邑》古文赏析

【作品介绍】

  《子产论尹何为邑》讲的是郑国上卿子皮想派年轻而忠厚的尹何任邑大夫。子产不同意,认为应该先让尹何学习政事,然后再来治理政事。他采取了各种比喻,反复说明不经过学习就去从政的危险,终于使子皮心服。


【原文】


  《子产论尹何为邑》


  出处:《左传》


  子皮欲使尹何为邑①。子产曰:“少②,未知可否。”子皮曰:“愿③,吾爱之,不吾叛也。使夫往而学焉,夫亦愈知治矣。”子产曰:“不可。人之爱人,求利之也。今吾子爱人则以政,犹未能操刀而使割也④,其伤实多。子之爱人,伤之而已,其谁敢求爱于子?子于郑国,栋也⑤。栋折榱崩⑥,侨将厌焉⑦,敢不尽言。子有美锦⑧,不使人学制焉。大官大邑,身之所庇也⑨,而使学者制焉。其为美锦,不亦多乎?侨闻学而后入政,未闻以政学者也。若果行此,必有所害。譬如田猎⑩,射御贯⑾,则能获禽;若未尝登车射御,则败绩厌覆是惧⑿,何暇思获?”子皮曰:“善哉!虎不敏⒀。吾闻君子务知大者远者,小人务知小者近者。我,小人也。衣服附在吾身,我知而慎之。大官大邑,所以庇身也,我远而慢之⒁,微子之言吾不知也⒂。他日我曰⒃:‘子为郑国,我为吾家,以庇焉其可也。’今而后知不足。自今请,虽吾家,听子而行。”子产曰:“人心之不同,如其面焉。吾岂敢谓子面如吾面乎?抑心所谓危⒄,亦以告也。”
  子皮以为忠,故委政焉⒅。子产是以能为郑国⒆。
                                       ——选自《左传》

  【注释】

  ①子皮:名罕虎,郑国的上卿。尹何:子皮的小臣。

  ②少:年轻。

  ③愿:老实。

  ④操刀:拿刀。

  ⑤栋:大梁。

  ⑥榱(cuī):屋椽。

  ⑦侨:子产自称其名,子产即公孙侨。厌(yā):同“压”。

  ⑧美锦:美丽的丝织物。

  ⑨庇:寄托,依赖。

  ⑩田猎:打猎。

  ⑾贯:同“惯”,习惯。

  ⑿败绩:翻车;厌覆:翻车被压。

  ⒀虎:子皮自称其名。

  ⒁慢:轻视。

  ⒂微:无,没有。

  ⒃他日:前日。

  ⒄抑:只不过。

  ⒅委:托付,交给。

  ⒆这句说,由于子皮的全力支持,所以子产能够治理郑国。


【白话翻译】

  子皮想让尹何治理封邑。子产说:“年轻,不知道能不能胜任。”子皮说:“尹何谨慎老实,我喜欢他,他不会背叛我的。让他到那里再学习,他也就更懂得治理政事了。”子产说:“不行。人们爱一个人,总是希望对他有利。现在您爱一个人却把政事交给他,如同还不懂得拿刀却要他去割东西,那样造成的伤害实在很多。您喜爱一个人,不过是使他受到伤害罢了,那还会有谁敢来求得您的喜爱呢?您对于郑国,就如同栋梁。栋梁若是折断了,屋椽就会坍塌,我也将会被压在下面,岂敢不把话全部说出来?您有美丽的锦缎,是不会让人用来学裁制的。高级官员和重要城邑,是自身的庇护,您却让学习政事的人来治理,它们对于美丽的锦缎来说,不是更为重要吗?我听说要先学习然后去办理政事,没有听说拿办理政事作为学习的。如果这样做,一定有所危害。比如打猎,射箭驾车都很熟悉,就能够获取猎物,如果从来没有上车射箭驾驭,那么就只会担心车翻人压,还有什么工夫用于考虑捕获猎物?”子皮说:“说得好啊!我真是不聪明。我听说君子致力于懂得大的、深远的事情,小人致力于懂得小的、近的事情。我,是一个小人啊。衣服穿在我身上,我知道爱惜它;高级官员、重要城邑,是用来庇护自身的,我却疏远怠慢它们。没有您这番话,我还不知道啊。从前我说:‘您治理郑国,我只治理我的家族来庇护自身,就可以了。’现在知道这样做还不够。从现在起我请求即使是我家族内的事务,也听凭您的意见去办。”子产说:“每个人的心思不同就如同他的面孔,我怎敢说您的面孔像我的面孔呢?不过是我心里认为危险的事,也就把它告诉您了。”
   子皮认为子产忠实,所以就把政事全部交付给他,子产因此能够治理郑国。


【简析】

   本文记述了郑国的上卿子皮和继任子产的一段对话,表现了子产的远见卓识和知无不言的坦诚态度,而子皮则虚怀若谷、从善如流,二人互相信任、互相理解,堪称人际关系的楷模。文章围绕用人问题展开对话,人物形象鲜明突出,语言简练畅达,叙述线索清晰,善用比喻,层层论证,令人信服。


【艺术特色】

  1 .文章显示了《左传》善于叙事,叙事线索分明,叙述描写详略得当、结构严谨的特点。全文自始至终紧紧围绕用人问题展开,下笔开门见山,收笔一唱三叹,中心突出,线索明确,结构严谨;重点描写子皮与子产的对话,通过对话展现二人在用人问题上的不同态度和个性,表现作者对用人问题的深刻认识,而对子皮如何具体安排使用尹何、子产的想法和做法则一笔带过,可谓详略得当。更多文言文学习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古文观止栏目。(http://www.xigutang.com)

  2 .在叙事过程中,作者对子皮和子产的言行描述生动逼真,人物性格跃然纸上。子产对身为上级的子皮劝告,先是委婉的反对:“ 少,未知可否。”看到子皮仍坚持己见,并坦诚表明了内心想法,子产则斩钉截铁地进行反对:“ 不可。”然后细致晓畅而动情地分析了子皮思想的错误性,以自己的高瞻远瞩和诚恳态度感动了子皮,让子皮心服口服地接受了他的劝告,并加强了对他的信任和重视,显示了贤能之士的智慧和才能。而子皮在自己的想法遭到下属的反对之后,不是置之不理,而是坦诚表明自己的想法意图;在听了下属更为坚决的反对和详细分析之后,他不但对下属的见解大加赞赏,而且十分真诚地向对方表示了自己由衷的佩服,十分大度地接受子产的建议,并进一步加大了对子产的信任和重用,这正是作者在《左传》中极力推崇强调的明君典型。

  3 .文章的语言,特别是子皮、子产二人的对话,简炼而丰润,含蕴而畅达,曲折而尽情,极富表现力,是典型的《左传》语言。

------分隔线----------------------------
热点内容
  • 《师说》古文赏析

    《师说》论点鲜明,结构严谨,正反对比,事实充分,说理透彻,气势磅礴,有极强的说服...

  • 《五帝本纪赞》古文赏析

    《五帝本纪赞》是司马迁为《史记》首篇作的赞语,列在该篇的末尾。在这篇赞语中,司马...

  • 《方山子传》古文赏析

    苏轼的《方山子传》通过对他与方山子的相遇与相识,了解了他的人生经历,通过对人生经...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