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习古堂国学网>> 古文观止>>

《虞师晋师灭夏阳》古文赏析

【作品介绍】

  《虞师晋师灭夏阳》讲的是鲁襄公二十九年,吴国派公子札访问鲁国。这篇文章是《春秋公羊传》解释《春秋》为什么用“吴子”肯定吴国“有君”,用“聘”肯定吴国“有大夫”的。全文层层设问,步步深入,以事实说明公子札的贤、仁、深明大义,正是他使吴国在诸夏心目中的地位得到了提高。


【原文】


  虞师晋师灭夏阳


  出处:《春秋公羊传》


  “吴子使札来聘(1)。”

  吴无君,无大夫,此何以有君,有大夫?贤季子也(2)。何贤乎季子?让国也(3)。其让国奈何?谒也(4),馀祭也(5),夷昧也(6),与季子同母者四。季子弱而才,兄弟皆爱之,同欲立之以为君。谒曰:“今若是迮而与季子国(7),季子犹不受也。请无与子而与弟,弟兄迭为君,而致国乎季子。”皆曰诺。故诸为君者皆轻死为勇,饮食必祝,曰:“天苟有吴国,尚速有悔于予身(8)。”故谒也死(9),馀祭也立。馀祭也死(10),夷昧也立。夷昧也死(11),则国宜之季子者也,季子使而亡焉(12)。僚者长庶也(13),即之。季之使而反,至而君之尔。阖庐曰(14):“先君之所以不与子国,而与弟者,凡为季子故也。将从先君之命与,则国宜之季子者也;如不从先君之命与子,我宜当立者也。僚恶得为君?”于是使专诸刺僚(15),而致国乎季子(16)。季子不受,曰:“尔杀吾君,吾受尔国,是吾与尔为篡也。尔杀吾兄,吾又杀尔,是父子兄弟相杀,终身无已也。”去之延陵(17),终身不入吴国。故君子以其不受为义,以其不杀为仁,贤季子。则吴何以有君,有大夫?以季子为臣,则宜有君者也。札者何?吴季子之名也。春秋贤者不名(18),此何以名?许夷狄者,不一而足也(19)。季子者,所贤也,曷为不足乎季子?许人臣者必使臣,许人子者必使子也。


【注释】

  (1)“吴子使札来聘”:这句话是该文引用的《春秋》里的句子。聘:古代诸侯国之间派使者相问的一种礼节。使者代表国君,他的身分应是卿;“小聘”则派大夫。

  (2)贤:用作以动词。   季子:公子札是吴王寿梦的小儿子,古以伯、仲、叔、季排行,因此以“季子”为字。《史记》称他“季札”。

  (3)让国:辞让国君之位。据《史记·吴世家》记载,寿梦生前就想立季札,季札力辞,才立长子诸樊(即谒)。寿梦死后,诸樊又让位季札,季札弃其室而耕,乃止。

  (4)谒:寿梦长子,一作“遏”,号诸樊。《春秋》经写作“吴子遏”,《左传》、《史记》称“诸樊”。

  (5)馀祭:寿梦次子,《左传》记其名一作“戴吴”,马王堆三号墓出土帛书《春秋事语》作“余蔡”。

  (6)夷昧:寿梦三子。《左传》作“夷末”,《史记》作“馀昧”。

  (7)迮(zé,又读zuò):仓促。

  (8)尚:佑助。

  悔:咎,灾祸,这里指亡故。

  (9)谒也死:谒在位十三年,前548年(鲁襄公二十五年)在伐楚战争中,中冷箭死于巢(今安徽巢县)。

  (10)馀祭也死:馀祭在位四年(《史记》误作十七年),前544年(鲁襄公二十九年)在视察战船时被看守战船的越国俘虏行刺身亡。

  (11)夷昧也死:夷昧在位十七年(《史记》误作四年),前527年(鲁昭公十五年)卒。

  (12)使而亡:出使在外。《史记·吴世家》所记与此不同:“王馀眛卒,季札让,逃去。”认为季札是为让位而逃走的。

  (13)僚:《公羊传》这里说他是“长庶”,即吴王寿梦妾所生的长子,季札的异母兄。《史记·吴世家》则说他是“王馀眛之子”。以《公羊传》为是。

  (14)阖庐(lǘ):公子光即吴王位后的号,《史记》说他是诸樊之子,《世本》说他是夷昧之子。

  (15)专诸:伍子胥为公子光找到的勇士,前515年(吴王僚十三年)四月,公子光请王僚喝酒,使专诸藏匕首于炙鱼之中,进食时取出匕首刺王僚胸而杀之。

  (16)致国乎季子:把王位给季札。《史记·吴世家》谓阖庐刺杀王僚后即承吴王位,无让国于季札之意。

  (17)延陵:春秋吴邑,今江苏常州。季札食邑于此,所以又号“延陵季子”。

  (18)不名:不直称名。古人生三月取名,年二十行冠礼,另取字。对人表示尊敬,就称其字而不称名。

  (19)不一而足:不因为一事一物就认为够条件了。与今义不同。


【白话翻译】

  “吴子派札来(鲁国)访问。”

  吴国本无所谓国君,无所谓大夫,这则记载为什么承认它有国君,有大夫呢?为了表明季子的贤啊。季子贤在哪里呢?辞让国君的位置啊。他辞让君位是怎么一回事呢?谒、馀祭、夷昧跟季子是一母所生的四兄弟,季子年幼而有才干,兄长们都爱他,一起想立他做国君。谒说:“现在如果就这样仓促地把君位给他,季子还是不接受的。我愿不传位给儿子而传位给弟弟,由弟弟依次接替哥哥做国君,最后把君位传给季子。”馀祭、夷昧都说行。所以几个哥哥在位时都勇敢不怕死,每次就餐必定祈祷,说:“上天如果让吴国存在下去,就保祐我们早点遭难吧。”所以谒死了,馀祭做国君。馀祭死了,夷昧做国君。夷昧死了,国君的位置应当属于季子了。季子出使在外,僚是寿梦的庶长子,就即位了。季子出访回国,一到就把僚当作国君。阖闾说:“先君所以不传位给儿子,而传位给弟弟,都是为了季子的缘故。要是遵照先君的遗嘱呢,那么国君应该季子来做;要是不照先君的遗嘱呢,那么我该是国君。僚怎么能做国君呢?”于是派专诸刺杀僚,而把国家交给季子。季子不接受,说:“你杀了我的国君,我受了你给予的君位,这样我变成跟你一起篡位了。你杀了我哥哥,我又杀你,这样父子兄弟相残杀,一辈子没完没了了。”就离开国都到了延陵,终身不入吴国宫廷。所以君子以他的不受君位为义,以他的反对互相残杀为仁,称许季子的贤德。

  那么吴国为什么有国君,有大夫呢?既承认季子是臣,就应该有君啊。札是什么呢?吴季子的名啊。《春秋》对贤者不直称其名,这则记载为什么称名呢?认可夷狄,不能只凭一事一物就认为够条件了。季子是被认为贤的,为什么季子还不够条件呢?认可做人臣子的,一定要使他像个臣子;认可做人儿子的,一定要使他像个儿子。(言外之意是:季子是夷狄之邦的臣子,是夷狄之王的儿子,就要在用语遣词上显示出这一点来。这就是所谓“《春秋》笔法”。)


【创作背景】

  前544年(鲁襄公二十九年),吴国派公子札访问鲁国,《左传》对经过情形有详细记载。当时的吴王馀祭是公子札的二哥。吴国在公子札的父亲寿梦就位时(前585年)就已称王。但中原诸国还是视吴国为蛮夷之邦,《春秋》记事称之为“吴子”,“子”的爵位在公、侯、伯之下,所以实际上是贬称。而《公羊传》出于“诸夏”的民族偏见和地域偏见,甚至否认吴国“有君、有大夫”,对《春秋》记事用语理解为抬高了吴国的地位。


【讲解】

  本文标题是《春秋》襄公二十九年(公元前544年)夏五月条下的一句,意为吴国君主派季札到鲁国来访问。季札访问鲁国等中原国家是受吴王余祭的派遣,本书《季札观周乐》记载了访问情况,可以参照阅读。

  在春秋各国之中,吴国是比较落后的。不过,季札所在的年代,吴国已由原始社会过渡到奴隶社会,国力也强盛起来,开始与中原联系。但是,中原各国仍然把它视为夷狄之国。直到鲁襄公十四年(公元前559年)吴国与晋、齐、宋、鲁等国会盟时,仍被《春秋》称作“吴”,不记其君主与大夫的名字。所以,本文开头就有“吴无君,无大夫”之语,后文又有“许夷狄者,不壹而足”之语,总是看不起吴国。更多文言文学习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古文观止栏目。(http://www.xigutang.com)

  由于吴国刚刚脱离原始社会不久,所以原始社会末期的习俗仍会不断地影响吴国的社会政治。本文记载的君位更替事件就是原始社会遗俗兄终弟及继承制的顽固反映。原始社会里,在氏族酋长职位的继承上,兄弟比儿子更有优先权力,因此担任酋长的兄长死后就依次由他的弟弟来接替酋长职位,直到这一辈兄弟全都死后才由他们的子侄即下一辈中的长兄继任酋长,然后再由他的弟弟依次接替,这就是兄终弟及制,它与早已进入奴隶制社会的中原各国实行的嫡长子继承制是不同的。然而,《公羊传》作者却要用维护嫡长子继承权的宗法原则来看待吴国发生的君位更替事件,用所谓的礼制来分析吴国的君臣、父子关系,结果必然陷入像本文结尾出现的“贤者不名,此何以名”的难以自圆的矛盾之中,在行文之中也难免牵强附会,甚至不惜歪曲史实;季子的三位兄长合计在位三十四年,其中谒在位十三年,余祭在位十七年,只有夷昧在位时间稍短,为四年,《公羊传》却称三人都祈求自己速死,以便传位给季札,岂不是滑稽。阖庐遣专诸刺杀僚,目的在于夺权,怎肯又拱手将君位交付季札。季札出走到延陵,分明只是逃避内乱的无奈之举,却被戴上了仁义的桂冠。不过,剥开假象,我们就看到了一场历经三个回合、长达三四十年的残酷的夺权斗争。第一个回合,吴王寿梦本想传位幼子季札,但未能如愿,却被季札的三位同母兄相继占据君位。第二个回合,夷昧死后寿梦的庶子僚即位,排斥季札,季札只得承认现实。第三个回合,阖庐以“国宜之季子”为借口发动政变,夺取君位,季札被迫出走。三个回合之后,直到阖庐取得了胜利,嫡长子继承制才在吴国最终确立。

------分隔线----------------------------
热点内容
  • 《方山子传》古文赏析

    苏轼的《方山子传》通过对他与方山子的相遇与相识,了解了他的人生经历,通过对人生经...

  • 《师说》古文赏析

    《师说》论点鲜明,结构严谨,正反对比,事实充分,说理透彻,气势磅礴,有极强的说服...

  • 《五帝本纪赞》古文赏析

    《五帝本纪赞》是司马迁为《史记》首篇作的赞语,列在该篇的末尾。在这篇赞语中,司马...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