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柳之母死

  【本文介绍】

  “子柳之母死”选自《礼记·檀弓》中的一段。本文讲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君子和小人都爱财,但是君子和小人的分别在于:一个取财有道,一个取财无道;一个是正当的,一个是不义的。这个差别虽然不能说是天壤之别,却也是原则的差别。

 

  《子柳之母死(1)》

  ——君子不取不义之财

 

  【原文】

  子柳之母死(2)。子硕请具③。子柳曰:“何以哉?”子硕曰:“请粥庶弟子母(4)。”子柳曰:“如之何其粥人子母(5),以葬其母也?不可。”即葬。子硕欲以赙布之余具祭器(6)。子柳曰:“不可。吾闻之也:君子不家于丧(7),请班诸兄弟之贫者(8)。”

 

  【注释】

  ①本节选自《檀弓》上。②子柳:鲁国人。③子硕(shi):子柳的弟弟。具;备办。这里指备办丧葬的器用。(4)粥(yU):同“鬻”,卖庶弟:父亲的妾所生的年幼的儿子。⑤如之何:怎么。其:语气助词,没有实义。(6)赙(fU)布:送给丧家助葬的钱帛。(7)家:意思是充作家用。(8)班:分发。诸:之于,给……。之:代同,指剩下的钱帛。

 

  【翻译】

  子柳的母亲去世了,子硕请求备办丧葬的器用。子柳说:“用什么来备办呢了”子硕回答道:“请把庶弟的母亲卖了。”子柳说:“怎么可以卖掉别人的母亲,用得来的钱安葬自己的母亲呢?不行。”安葬之后,子硕想用别人送来助葬剩下的钱帛备办祭祀器物。子柳说:“不能这样。我听说,君子不惜丧葬之事以利其家,还是把剩下的钱帛分发给贫穷的兄弟们吧。”

 

  【解读】

  借机发财,是势利之人的心态。只要机会出现,有利可图,便会削尖脑袋往里钻,管他正当不正当、仁义不仁义,绝不会放过任何一点借机发财的时机。

  那么,君子就不爱财了?非也。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就是说,君子和小人都爱财,这大概是人的天性。但是,君子和小人的分别在于:一个取财有道,一个取财无道;一个是正当的,一个是不义的。这个差别虽然不能说是天壤之别,却也是原则的差别。更多《礼记》解读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礼记解读栏目。(http://www.xigutang.com)

  君子既要顾自己的利益,也要考虑别人的利益,凭自己的正当劳动获取理应得到的财物,比如孔子收取学生的“束修”(干肉)。小人则只顾自己,不顾别人,发不义之财是常事,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也不少见。记住这个原则差别,约束自己非份的发财欲望,肯定会使自己变得好起来。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发虑宪

    “发虑宪”讲“愚民”政策。人民都变的聪明起来,的确对国家有好处,可以使国家繁荣富...

  • 乐者,音之所由生也

    “乐者,音之所由生也”讲乐是由声音生成的,它产生的本源在于人心受到外物的感动。音...

  • 昔者仲尼与于蜡宾

    “昔者仲尼与于蜡宾”讲孔子生在一个礼崩乐坏的社会,作为一个心性特别高洁,志向特别...

《礼记》解读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2 习古堂国学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