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习古堂国学网>> 诗经赏析>>

柏舟·诗经|注释|讲解|白话翻译

【作品介绍】

  《柏舟》是《诗经》里面《国风》中的一首古诗。这首诗反映了《诗经》时代民间婚恋的现实状况:一方面,人们在政令许可的范围内仍享有一定的性爱自由,原始婚俗亦有传承;另一方面普遍的情况已是“取妻如之何?必告父母”、“取妻如之何?非媒不得”(《齐风·南山》),礼教已通过婚俗和舆论干预生活。所以诗中女子既自行择欢,却又受到母亲的制约。更多《诗经》欣赏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诗经赏析栏目。

 

【原文、译文及注释对照】

《诗经·鄘风·柏舟》译注

题解:姑娘婚姻不得自由,向母亲倾诉她坚贞的爱情。
原    文 译    文 注    释
泛彼柏舟,
在彼中河。
髧彼两髦1,
实维我仪2。
之死矢靡它3。
母也天只4!
不谅人只!

泛彼柏舟,
在彼河侧。
髧彼两髦,
实维我特5。
之死矢靡慝6。
母也天只!
不谅人只!
飘来一条柏木船,
飘呀飘在河中间。
蓄分头的那少年,
实在讨得我心欢。
誓死不把心来变。
我的娘呀我的天,
就不相信我有眼!

飘来一条柏木船,
飘呀飘在大河旁。
蓄分头的那少年,
实在是我好对象。
誓死不把手来放。
我的娘呀我的天,
就不相信我有眼!


1.髧(dàn旦):头发下垂状。两髦(máo毛):男子未行冠礼前,头发齐眉,分向两边状。
2.仪:配偶。
3.之:到。矢:誓。靡它:无他心。
4.只:语助词。凉:相信。




5.特:配偶。
6.慝(tè特):邪恶,恶念,引申为变心。

 

【F-045】柏舟

汎彼柏舟,在彼中河。髧彼两髦,实维我仪,之死矢靡它。母也天只!
不谅人只!
汎彼柏舟,在彼河侧。髧彼两髦,实维我特,之死矢靡慝。母也天只!
不谅人只!

 

【注释】
1、中河:即河中。
2、髧(胆dàn):发下垂貌。髦(毛máo):古代未冠之前披着头发,长齐眉毛,分向两边梳着,叫做“髦”。
3、维:犹“为”。仪(古读如俄):匹配。以上四句说那在河中泛舟,垂着两髦的青年才是我要嫁的人啊。
4、之:到。矢:誓。靡它:犹言“无二志”。也、只:语助词。
5、母也天只:唤母同时呼天,是痛心的表示。天:古音tīn。
6、谅:谅解,亮察。
7、特:匹配。
8、慝(特tè):是“忒”的借字。靡慝:就是无所改变。

 

【题解及原文】
一个少女自己找好了结婚对象,誓死不改变主意。恨阿母不亮察她的心。

 

【余冠英今译】
柏木船儿漂荡,在那河中央。那人儿海发分两旁,他才是我的对象。我到死不改心肠。我的娘啊!我的天啊!人家的心思你就看不见啊!
柏木船儿漂荡,在那河边上。他的海发分两旁,我和他天生一双。我到死不变主张。我的娘啊!我的天啊!人家的心思你就看不见啊!

 

【白话翻译】
小小柏木船,浮在河中间。双髦齐眉垂,为我好伴侣,至死心不变。娘亲与老天,不知我心愿!
小小柏木船,浮在河之畔。双髦齐眉垂,为我好伴侣,至死心不变。娘亲与老天,不知我心愿!
更多《诗经》欣赏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诗经赏析栏目。(http://www.xigutang.com)

 

【讲解】

  旧说多将这首诗与《邶风》中同名之作混为一谈,认为是共姜自誓之作。或以为卫世子共伯早死,其妻守节,父母欲夺而嫁之,誓而弗许,作此诗(《毛诗序》);或认为是共伯被弑,共姜不嫁自誓,作此诗(三家诗)。古人称丧夫为“柏舟之痛”,夫死不嫁为“柏舟之节”,皆原于旧说。而这些旧说多胶柱鼓瑟,实不可取。

  其实诗意一看就很明白:主人公原是一个待嫁的姑娘,她选中的对象是一个不到二十的少年郎,——只消看他披着两髦,尚未加冠就可以知道。姑娘的选择未能得到母亲的同意,所以她满腔怨恨,发誓要和母亲对抗到底。

  这首诗反映了《诗经》时代民间婚恋的现实状况:一方面,人们在政令许可的范围内仍享有一定的性爱自由,原始婚俗亦有传承;另一方面普遍的情况已是“取妻如之何?必告父母”、“取妻如之何?非媒不得”(《齐风·南山》),礼教已通过婚俗和舆论干预生活。所以诗中女子既自行择欢,却又受到母亲的制约。而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诗中也就表现了青年男女为了争取婚恋自由而产生的反抗意识,这是一个很新很有价值的信息。

  这首诗还接触到一个更为普遍的社会问题:无论古今中外,在择偶的问题上,母亲和女儿的意见往往不能一致。母亲相中的,女儿不屑一顾;女儿中意的,母亲坚决不准带回家来。这种事不但古代有,今天还有;不但中国有,外国也有。例如白俄罗斯民歌《妈妈要我出嫁》中,妈妈给女儿挑了好多人家,女儿的表态都是“妈妈我不嫁给他!”印度尼西亚民歌《哎哟妈妈》中,女儿为自己辩解说:“哎哟妈妈,你不要对我生气,年轻人就是这样相爱。”

  妈妈也曾年轻过,为什么一旦成了妈妈,就不理解年轻人的心思了呢?这是因为女儿是跟着感觉走,而妈妈多了些岁数,就多了些世故。这是因为妈妈健忘,多了些功利,就少了些热情;多了些理智,就少了些感觉。老是看家底呀,看文凭呀,看几大件呀,女儿都烦透了。殊不知“甜蜜的爱情从哪里来?是从那眼睛里到心怀”——与家底无关、与文凭无关、与几大件也无关。

  母女的意见不统一,爱情就发生了危机。女儿要么放弃己见,要么作坚决的抗争。看来诗中女主人公是持后一种态度的:至死誓靡它!坚决到这种程度,母亲也就难办了。但要为娘的改变主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女主人公一面誓死维护爱情,一面从内心发出沉重的叹息:娘呀天啊,为什么就不相信我是有眼力的呢!这一声叹息,使得诗的内容变得沉甸甸的。

  和《国风》、《小雅》中的多数篇章一样,这也是一首歌词。在形式上属于典型的两章叠咏:中心意思在第一章中已经说完,但只唱一遍不够味;所以第二章变易韵脚上的字,将同样的意思再唱一遍。实际上也就一支曲子,两段歌词,结尾处以咏叹作副歌。这种形式,在当代歌曲中,也还是很常见的。 (周啸天)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