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习古堂国学网>> 诗经赏析>>

车邻·诗经|注释|讲解|白话翻译

【作品介绍】

  《车邻》是《诗经》里面《国风》中的一首古诗。这首诗旧说或谓“美秦仲也。秦仲始大,有车马礼乐侍御之好焉”(《毛诗序》);或谓“襄公伐戎,初命秦伯,国人荣之。赋《车邻》”(丰坊《诗传》);或谓“秦穆公燕饮宾客及群臣,依西山之土音,作歌以侑之”(吴懋清《毛诗复古录》)。今人分歧更大,或谓是“反映秦君腐朽的生活和思想的诗”更多《诗经》欣赏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诗经赏析栏目。

 

【原文、译文及注释对照】

《诗经·秦风·车邻》译注

题解:咏唱贵族夫妻的享乐生活

原    文 译    文 注    释
有车邻邻1,
有马白颠2。
未见君子3,
寺人之令4。

阪有漆5,
隰有栗6。
既见君子,
并坐鼓瑟。
今者不乐,
逝者其耋7。

阪有桑,
隰有杨。
既见君子,
并坐鼓簧。
今者不乐,
逝者其亡。
大车奔驰响辚辚,
马儿白毛生额顶。
来访君子未见面,
等候侍者来传令。

高坡有个漆树园,
洼地有片栗树田。
已经见到那君子,
同坐弹瑟乐晏晏。
今朝不乐待几时,
转眼衰老气奄奄。

高坡有个桑树林,
洼地有片杨树荫。
已经见到那君子,
同坐吹笙喜盈盈。
今朝不乐待几时,
转眼死去埋坟茔。
1.邻邻:同辚辚,车行声。
2.白颠:白额,一种良马。
3.君子:此是对友人的尊称。
4.寺人:宦者。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寺人者,即侍人之省,非谓《周礼》寺人之官也。"王先谦《诗三家义集疏》:"盖近侍之通称,不必泥历代寺人为说。"
5.阪(bǎn板):山坡。
6.隰(xí习):低湿的地方。


7.逝:往。耋(dié迭):八十岁,此处泛指老人。

 

【F-126】车邻

【题解及原文】诗人赞美秦君既有威仪而又平易近人,能与臣下同乐。
有车邻邻,有马白颠。未见君子,寺人之令。
阪有漆,隰有栗。既见君子,并坐鼓瑟。今者不乐,逝者其耋。
阪有桑,隰有杨。既见君子,并坐鼓簧。今者不乐,逝者其亡。

 

【注释】
1、邻邻:车行声。《毛传》:“邻邻,众车声也。”
2、颠(真zhēn):额。《集传》:“白颠,额有白毛,今谓之的颡(sǎng)。”
3、寺人:侍人。《毛传》:“寺人,内小臣也。”
4、隰(席xí):《毛传》:“陂(坡pō)者为阪,下湿曰隰。”
5、瑟:古时弦乐器,似琴。
6、耋(叠dié):衰老。八十岁为耋。《毛传》:“耋,老也。八十曰耋。”
7、逝:焦循《毛诗补疏》:“逝,谓年岁之逝,言时易去而老矣。”
8、簧:《毛传》:“簧,笙也。”

 

 

【白话翻译】
车儿辘辘响不停,白额马儿齐嘶鸣。还未见到君子时,先叫寺人传命令。
漆树生在山坡前,洼地栗树长成片。我今见到君子面,同坐奏乐弹丝弦。今日行乐不及时,转眼衰老时已晚。
山坡上面有柔桑,低洼地带长白杨。我今见到君子面,同坐奏乐吹笙簧。今日行乐不及时,转眼死去多凄凉。
更多《诗经》欣赏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诗经赏析栏目。(http://www.xigutang.com)

 

【讲解】

  本诗旧说或谓“美秦仲也。秦仲始大,有车马礼乐侍御之好焉”(《毛诗序》);或谓“襄公伐戎,初命秦伯,国人荣之。赋《车邻》”(丰坊《诗传》);或谓“秦穆公燕饮宾客及群臣,依西山之土音,作歌以侑之”(吴懋清《毛诗复古录》)。今人分歧更大,或谓是“反映秦君腐朽的生活和思想的诗”(程俊英《诗经译注》);或谓“这是贵族妇人所作的诗,咏唱他们夫妻的享乐生活”(高亨《诗经今注》);或谓“没落贵族士大夫劝人及时行乐”(袁愈荌、唐莫尧《诗经全译》);或谓是“妇人喜见其征夫回还时欢乐之词”(蓝菊荪《诗经国风今译》)。考察全诗,旧说似与本诗第二、第三章相劝及时行乐的意思不相合;今人各说虽较旧说为胜,但仍难以贯通全诗,不是后两章有扞格,便是首章欠圆满。今皆不取。

  我以为本诗是写贵族朋友间相互劝乐的。全诗三章皆为自述,表现了友人欢聚作乐的情景。首章从拜会友人途中写起,诗人说自己乘着马车前去,车声“邻邻”,如音乐一般好听,他仿佛在欣赏着一支美妙的曲子。正因为他有好心情,才觉得车声特别悦耳。最叫他得意的还是拉车的马,额头间长着清一色白毛,好似堆着一团白雪。白额的马,旧名戴星马,俗称玉顶马,是古代珍贵的名马之一。他特地点明马“白额”的特征,当然是要突出它的珍贵,更重要的则是借此衬托自己的尊贵。因而从开头两句叙述中,可以察觉到诗人的自豪与欢愉的情怀。紧接着三、四句便说自己已安抵朋友之家——这是一个贵族人家,非一般平民小户可比,未见主人之前,必须等待侍者的通报、传令。诗人如此说,无非是要突出友人门第高贵,突出友人的高贵,目的则在暗示自己也是有身份的。首章后两句是“言在此而意在彼”,自我标榜,可谓含而不露。二、三章意思相同,说自己受到朋友的热情款待。头两句借当时民歌中常用的“阪(或山)有×,隰(或泽)有×”的句式起兴,以引出下文,在意义上没有必然的联系。“并坐”表示亲热,他们是一对情投意合的朋友,一见面,就在一起弹奏吹打,亲密无间。主人一再劝告着:今日会面要尽情欢乐,转眼间我们就会衰老,说不定哪一天会死去。这里所表现的及时行乐的思想,与东汉《古诗十九首》中说的“人生非金石,岂能长寿考”、“人生忽如寄,寿无金石固”、“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的话很相似,它们之间也许有着相承的关系。本诗“今者”两句尽管情调有点消极,但放在朋友间相互劝乐的场合,坦露襟怀,以诚待友,在酒席上流露出的人生短促的感伤,本可以理解,不必非要斥之以“腐朽”“没落”不可。 (蒋立甫)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