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习古堂国学网>> 诗经赏析>>

烈文·诗经|注释|讲解|白话翻译

【作品介绍】

  《烈文》是《诗经》里面《颂·周颂》中的一首古典诗歌。这首诗的巧妙构思可说是天衣无缝:前四句的赞扬,使后九句的训戒变得乐于接受;后四句的正君臣名分,表明诸侯已建的功业只不过是效忠周王室的一个开端。如果要寻找行文简洁、构思巧妙、含义深刻的作品,阅读《周颂》中《烈文》这样的短篇,我们大致不会失望。更多《诗经》欣赏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诗经赏析栏目。

 

【原文、译文及注释对照】

《诗经·周颂·烈文》译注

题解:成王祭祀祖先时戒勉助祭的诸侯。
原    文 译    文 注    释
烈文辟公1,
锡兹祉福2。
惠我无疆,
子孙保之。
无封靡于尔邦3,
维王其崇之4。
念兹戎功5,
继序其皇之6。
无竞维人7,
四方其训之8。
不显维德9,
百辟其刑之10。
於乎,前王不忘11!
文德武功兼备的诸侯,
以赐福享受助祭殊荣。
我蒙受你们无边恩惠,
子孙万代将受用无穷。
你们治国不要造罪孽,
便会受到我王的尊崇。
思念先辈创建的功业,
继承发扬无愧列祖列宗。
与人无争与世无争,
四方悦服竞相遵从。
先王之德光耀天下,
诸侯效法蔚然成风。
牢记先王楷模万世传颂。
 1.烈:光明。文:文德。辟公:诸侯。
 2.锡(cì):赐。兹:此。祉(zhǐ):福。


 3.封:大。靡:累,罪恶。
 4.崇:尊重。
 5.戎:大。
 6.序:通"叙",业。皇:美。
 7.竞:争。维:于。
 8.训:导。
 9.不(pī):通"丕",大。
 10.百辟:众诸侯。刑:通"型",效法。
 11.前王:指周文王、周武王。

 

【S-004】烈文

【题解及原文】周成王祭祀祖先时戒勉助祭诸侯的乐歌。

  烈文辟公,锡兹祉福。惠我无疆,子孙保之。无封靡于尔邦,维王其崇之。念兹戎功,继序其皇之。无竞维人,四方其训之。不显维德,百辟其刑之。於乎,前王不忘!

 

【注释】

1、烈文:有功与德。《通释》:“烈文二字平列,烈言其功,文言其德。”
2、祉福:《通释》:“成王即位,遍祭列祖,则祉福宜谓列祖锡之。”
3、惠:《郑笺》:“惠,爱也。”
4、封靡:《毛传》:“封,大也。靡,累也。”
5、崇:《郑笺》:“崇,厚也。”
6、序:承继。
7、皇:《集传》:“皇,大也。”
8、无竞:不刚强,意为恭谦有礼。《郑笺》:“无强乎维得贤人也。”
9、训:通“顺”。
10、不:通“丕”,大。

 

【白话翻译】

  无功文德众诸侯,先王赐你大福祥。从今永远热爱我,子孙永保世代昌。别让你国有大罪。王将重重给封赏。想起这些大功荣,务要继承和发扬。得到贤人最重要,四方归顺无违抗。你们德行能昭明,天下诸侯都模仿。啊!祖宗功德不能忘!更多《诗经》欣赏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诗经赏析栏目。(http://www.xigutang.com)

 

【讲解】

  周武王革命得到了广泛的支持,“是时诸侯不期而会盟津者八百”,武王在《尚书·牧誓》中罗列所率讨伐纣王大军的各部为“我友邦冢君、御事、司徒、司空、亚旅、师氏、千夫长、百夫长及庸、蜀、羌、髳、微、卢、彭、濮人”,其中除了自己的部下之外,便是赶来助战的八百诸侯。

  灭纣之后,周室所采取的一个巩固政权的重要措施便是分封诸侯:“武王既胜殷,邦诸侯,班宗彝,作分器。”(《尚书·洪范》后附亡书序)孔颖达《尚书正义》对此的解释是:“武王既已胜殷,制邦国以封有功者为诸侯;既封为国君,乃班赋宗庙彝器以赐之。”

  在武王革命中助战的诸侯受到分封,同时也享有周王室祭祀先王时助祭的政治待遇,《烈文》便是这种情况的一个记录。《毛诗序》说:“《烈文》,成王即政,诸侯助祭也。”即政,当是周公还政于成王,成王正式掌权之时。武王灭商后二年去世,即位的成王年幼,由叔父周公摄政,平定了管叔、蔡叔、武庚的叛乱,七年后还政于成王。此时成王虽年齿渐长.但毕竟缺少政治经验,对于他驾驭诸侯的能力,周公不免怀有隐忧,有人之所以认为《烈文》是周公所作,也许就因为此诗对诸侯具有安抚与约束的双重作用。

  《烈文》一章十三句可按安抚与约束之意分为两层:前四句和后九句。前四句是以赞扬诸侯的赫赫功绩来达到安抚的目的。这种赞扬可以说臻于极至:不仅赐予周王福祉,而且使王室世世代代受益无穷。助祭的诸侯都是周王室的功臣,被邀来助祭本身就是一种殊荣,而祭祀时周王肯定其功绩,感谢其为建立、巩固周政权所作的努力,使诸侯在祭坛前如英雄受勋,荣耀非常,对周王室的感激之情便油然而生。

  但是,周王为君临四海的天子,对诸侯仅有安抚,只让诸侯怀感激之情是不够的,他还必须对诸侯加以约束,使诸侯生敬畏之心。后九句以“无”领起,这个“无”通“毋”,释“不要”,为具强烈感情色彩的祈使词,使文气从赞扬急转为指令.文意则由安抚转为约束。七句中用了两个这样的“无”,以断然的语气,训诫诸侯必须遵从;“百辟其刑之”,更是必须效法先王的明确训令;而“前王不忘”似乎只是训诫诸侯不要忘记先王之德,却又隐含不要忘记先王曾伐灭了不可一世的商纣,成王也在周公的辅佐下平定了管叔、蔡叔、武庚的叛乱,即不要忘记周王室具有扫荡摧毁一切敌对势力的雄威。

  后九句的指令、训戒,具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即正名。《左传·昭公七年》:“天子经略,诸侯正封,古之制也。封略之内,何非君土?食土之毛,谁非君臣?故《诗》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里所正的君臣名分,与《烈文》所表达的完全一致。后者虽然没有点出“君臣”二字,含意却更加深刻:诸侯的功绩再大,也不过是尽臣子的本分而已,并且仍要一如既往这么做下去;周王的号令诸侯,乃是行君临天下的威权,并将绵延至子孙万代。

  《烈文》的巧妙构思可说是天衣无缝:前四句的赞扬,使后九句的训戒变得乐于接受;后四句的正君臣名分,表明诸侯已建的功业只不过是效忠周王室的一个开端。如果要寻找行文简洁、构思巧妙、含义深刻的作品,阅读《周颂》中《烈文》这样的短篇,我们大致不会失望。 (李祚唐)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