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习古堂国学网>> 诗经赏析>>

汝坟·诗经|注释|讲解|白话翻译

【作品介绍】

  《汝坟》是《诗经》里面《国风》中的一首古诗。《毛诗序》以为这首诗是赞美“文王之化行乎汝坟之国,妇人能闵其君子犹勉之以正也”;汉刘向《列女传》更附会其说,指实此乃“周南大夫”之妻所作,恐其丈夫“懈于王事”,故“言国家多难,惟勉强之,无有谴怒遗父母忧”也。更多《诗经》欣赏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诗经赏析栏目。

 

【原文、译文及注释对照】

《诗经·周南·汝坟》译注
 
 
题解:妻子对远役丈夫的怀念。
原    文 译    文 注    释
遵彼汝墳1,
伐其条枚2;
未见君子3,
惄如调饥4。

遵彼汝墳,
伐其条肄5;
既见君子,
不我遐弃6。

鲂鱼赬尾7,
王室如燬8;
虽然如燬,
父母孔迩9。
沿着汝河大堤走,
采伐山楸那枝条。
还没见到我夫君,
忧如忍饥在清早。

沿着汝河大堤走,
采伐山楸那余枝。
终于见到我夫君,
请莫再将我远弃。

鳊鱼尾巴色赤红,
王室事务急如火。
虽然有事急如火,
父母穷困谁养活!
1.遵:循,沿。汝:汝河,源出河南省。墳(fén坟):水涯,大堤。
2.条:山楸树。一说树干(枝曰条,干曰枚)。
3.君子:此指在外服役或为官的丈夫。
4.惄(nì逆):饥,一说忧愁。 调(zhōu周):又作"輖","朝"(鲁诗此处作"朝"字),早晨。 调饥:早上挨饿,以喻男女欢情未得满足。

5.肄(yì异):树砍后再生的小枝。
6.遐(xiá狭):远。


7.鲂(fánɡ房)鱼:鳊鱼。 赬(chénɡ成):浅红色。
8.燬(huǐ毁):火,齐人谓火为燬。如火焚一样。

9.孔:甚。 迩(ér而):近,此指迫近饥寒之境。

 

【F-010】汝坟

 

【题解及原文】丈夫行役在外,妻子在砍柴时思念他,并想象丈夫回来时的愉快心情,庆幸丈夫没有遗弃她。
遵彼汝坟,伐其条枚。未见君子,惄如调饥。
遵彼汝坟,伐其条肄。既见君子,不我遐弃。
鲂鱼赪尾,王室如燬。虽则如燬,父母孔迩。

 

【注释】
1、遵:循,沿着。汝:汝河。坟:大堤。
2、条:山楸树枝。枚:树干。
3、君子:这里是妻对夫的称呼。
4、惄(逆nì):忧愁。调:通“朝”,早晨。
5、肄(意yì):嫩枝条。
6、遐:远。
7、赪(撑chēng):赤色。
8、燬(毁huǐ):火。
9、孔:很。迩:近。

 

【白话翻译】
沿着汝河坎上游,砍了树木低着头。一日不能见夫君,如饥似渴心忧愁。
顺着汝河坎上走,砍了枝条抬起头。见到夫君还家来,如胶似漆情深厚。
鲂鱼尾巴艳艳红,王室差役火熊熊。虽说差役烈似火,父母仍在要供奉。
更多《诗经》欣赏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诗经赏析栏目。(http://www.xigutang.com)

 

【讲解】

  对于这首诗的主旨,《毛诗序》以为是赞美“文王之化行乎汝坟之国,妇人能闵其君子犹勉之以正也”;汉刘向《列女传》更附会其说,指实此乃“周南大夫”之妻所作,恐其丈夫“懈于王事”,故“言国家多难,惟勉强之,无有谴怒遗父母忧”也。《韩诗章句》则以为,此乃妇人“以父母迫近饥寒之忧”,而劝夫“为此禄仕”之作,显然并无赞美“文王之化”的“匡夫”之义。近人大多不取毛、韩之说,而解为妻子挽留久役归来的征夫之作,笔者以为似更切近诗意。

  这在诗之首章,其实已透露了消息。“遵彼汝坟,伐其条枚”——在高高的汝河大堤上,有一位凄苦的妇女,正手执斧子砍伐山楸的树枝。采樵伐薪,本该是男人担负的劳作,现在却由织作在室的妻子承担了。读者不禁要问:她的丈夫究竟到哪里去了?竟就如此忍心让妻子执斧劳瘁!“未见君子,惄如调饥”二句的跳出,即隐隐回答了此中缘由:原来,她的丈夫久已行役外出,这维持生计的重担,若非妻子又靠谁来肩起?“惄”者忧也,“调饥”者朝食未进也。满腹的忧愁用朝“饥”作比,自然只有饱受饥饿折磨的人们,方有的真切感受。那么,这倚徙“汝坟”的妻子,想必又是忍着饥饿来此伐薪的了,此为文面之意。“朝饥”还有一层意思,它在先秦时代往又被用来作男欢女爱的隐语。而今丈夫常年行役,他那可怜的妻子,又何曾能享受到丝毫的眷顾和关爱?这便是首章展示的女主人公境况:她孤苦无依、忍饥挨饿,大清早便强撑衰弱之身采樵伐薪。当凄凉的秋风吹得她衣衫飘飘,大堤上传送来一声声“未见君子,惄如调饥”的怆然叹息时,能不令你闻之而酸鼻?

  第二章诗情发生了意外的转折。“遵彼汝坟,伐其条肄”二句,不宜视为简单的重复:“肄”指树木砍伐后新长的枝条,它岂不点示了女主人公的劳瘁和等待,秋往春来又捱过了一年?忧愁悲苦在岁月漫漫中延续,期待也许早已化作绝望,此刻却意外发现了“君子”归来的身影!于是“既见君子,不我遐弃”二句,便带着女主人公突发的欢呼涌出诗行。不过它们所包含的情感,似乎又远比“欢呼”要丰富和复杂:久役的丈夫终于归来,他毕竟思我、爱我而未将我远弃,这正是悲伤中汹涌升腾的欣慰和喜悦;但归来的丈夫还会不会外出,他是否还会将我抛在家中远去?这疑虑和猜思,难免又会在喜悦之余萌生;然而此次是再不能让丈夫外出的了,你怎能将可怜的妻子再次远弃!这又是喜悦、疑虑中发出的深情叮咛了。如此种种,实难以一语写尽,却又全为“不我遐弃”四字所涵容——《国风》对复杂情感的抒写,正是如此淳朴而又婉曲!

  女主人公的疑虑并非多余。第三章开首两句,即以踌躇难决的丈夫口吻,无情地宣告了他还得弃家远役:正如劳瘁的鳊鱼曳着赤尾而游,在王朝多难、事急如火之秋,他丈夫又怎能耽搁、恋家?形象的比喻,将丈夫远役的事势渲染得如此窘急,可怜的妻子欣喜之余,又很快跌落到绝望之中。当然,绝望中的妻子也未放弃最后的挣扎:“虽则如燬,父母孔迩!”这便是她万般无奈中向丈夫发出的凄凄质问。家庭的夫妇之爱,纵然已被无情的徭役毁灭;但是濒临饥饿绝境的父母呢,难道他们的死活你竞也不顾?

  全诗在凄凄的质问中戛然收结,征夫对此质问又能作怎样的回答?这质问其实贯串了亘古以来的整整一部历史:当惨苛的政令和繁重的徭役,危及每一个家庭的生存,将支撑“天下”的民众逼到“如燬”、“如汤”的绝境时,历史便往往充满了这样的质问。《周南·汝坟》在几经忧喜和绝望后发出的质问,虽然化作了结句中征夫的不尽沉默。但是读者却分明听到了此后不久历史所发出的巨大回音:那便是西周王朝的轰然崩塌……(潘啸龙)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