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习古堂国学网>> 诗经赏析>>

叔于田·诗经|注释|讲解|白话翻译

【作品介绍】

  《叔于田》是《诗经》里面《国风》中的一首古诗。在《诗经》三百篇中,《叔于田》并不是很引人注目的篇章,但若论其艺术成就,此诗当可与那些最优秀之作相颉颃。诗分三章,纯用赋法,但流畅谐美中有起伏转折,人物形象呼之欲出,则与假比兴曲笔描写者异曲同工,难分轩轾。它的成功之处,除了运用《诗经》中常见的章段复沓的布局外,还在于运用设问自答、对比夸张的艺术手法。更多《诗经》欣赏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诗经赏析栏目。

 

【原文、译文及注释对照】

《诗经·郑风·叔于田》译注

题解:颂扬青年猎人的豪迈和英武。一说美共叔段以刺郑庄公。
原    文 译    文 注    释
叔于田,①
巷无居人。
岂无居人?
不如叔也,
洵美且仁。②

叔于狩,③
巷无饮酒。
岂无饮酒?
不如叔也,
洵美且好。

叔适野,④
巷无服马。⑤
岂无服马?
不如叔也,
洵美且武。
三哥打猎在野地,
里巷空旷不见人。
哪是真的不见人?
没人能与三哥比,
确实俊美又谦仁。

三哥打猎在冬季,
里巷再没人喝酒。
哪是真没人喝酒?
没人能与三哥比,
那么有为又聪秀。

三哥打猎在郊外,
里巷再没人骑马。
哪是真没人骑马?
没人能与三哥比,
英俊勇武本领大。

①叔:古代兄弟次序为伯、仲、叔、季,年岁较小者统称为叔,此处指年轻的猎人。于:去,往。田:同"畋",打猎。


②洵(xún询):真正的,的确。

③狩:冬猎为"狩",此处为田猎的统称。





④野:郊外。
⑤服马:骑马之人。一说用马驾车。

 

【F-077】叔于田

 

【题解及原文】赞美一位青年猎手仁爱、英俊而勇武,没有人比得上。
叔于田,巷无居人。岂无居人?不如叔也。洵美且仁。
叔于狩,巷无饮酒。岂无饮酒?不如叔也。洵美且好。
叔适野,巷无服马。岂无服马?不如叔也。洵美且武。

 

【注释】
1、叔:男子。崔述《读风偶识》:“仲与叔,皆男子之字。”
2、田:打猎。《毛传》:“田,取禽也。巷,里涂也。”
3、洵:确实。
4、狩:《毛传》:“冬猎曰狩。”《通释》:“狩又为田猎之通称。于狩,犹于田也。”
5、服:驾驭。
6、武:《集疏》:“武者,谓有武容。”

 

【白话翻译】
三哥打猎出了门,巷里空空没有人。难道真的没有人?不如三哥为人好,真是英俊又仁慈。
三哥出门去猎兽,巷里没有人饮酒。难道真没人饮酒?不如三哥本事优,真是英俊好猎手。
三哥打猎到郊野,巷里没人驾车马。难道真的无人驾?不如三哥本事大,真是威武又潇洒。
更多《诗经》欣赏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诗经赏析栏目。(http://www.xigutang.com)

 

【讲解】

  本诗的主旨,古今因对“叔”一词特指与否的不同理解,而明显地分为两派。一派认为“叔”是特指郑庄公之弟太叔段。《毛诗序》云:“《叔于田》,刺庄公也。叔处于京,缮甲治兵,以出于田,国人说而归之。”欧阳修《诗本义》云:“诗人言大叔得众,国人爱之。”虽两者有“刺郑庄公说”与“赞美叔段说”的不同,但对本诗“悦”、“爱”叔段的内容并无歧解。另一派认为“叔”非特指。今人陈子展《诗经直解》说:“《叔于田》,赞美猎人之歌”,程俊英《诗经译注》说:“这是一首赞美猎人的歌”,以为“叔”指青年猎手;袁梅《诗经译注》则承朱熹《诗集传》“蛞纱艘嗝窦淠信嗨抵室病敝敌饔啵担骸罢庵桓瑁硐至伺佣园苏娲康陌健!币晕笆濉敝改行郧槿恕?/P>

  据《左传·隐公元年》记载,太叔段勇而有才干,并深得其母武姜的宠爱,被封于京地后,整顿武备,举兵进攻郑庄公,最终失败外逃。若诗中之“叔”为太叔段,则此诗当为其拥护者所作,但按验文本,并无明证。至于说诗中含“刺”,更属无稽之谈。因此今人多不取《毛诗序》之说,实为顺理成章之事。笔者以为,从文本本身看,“赞美猎人说”应是最站得住脚的,虽然本事不可考,但惟其不受具体人事限制,兴发感动力才不需激发便具有超越时空的动量。

  在《诗经》三百篇中,《叔于田》并不是很引人注目的篇章,但若论其艺术成就,此诗当可与那些最优秀之作相颉颃。诗分三章,纯用赋法,但流畅谐美中有起伏转折,人物形象呼之欲出,则与假比兴曲笔描写者异曲同工,难分轩轾。它的成功之处,除了运用《诗经》中常见的章段复沓的布局外,还在于运用设问自答、对比夸张的艺术手法。

  章段复沓,是《诗经》中最重要的结构特点,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原始口传文化社会中祭仪表演时的应和歌唱。复沓的作用可类比于押韵,是潜在的心理和声,它反覆地再现主旋律,唤起听众或读者的认知和体会。《叔于田》三章句式结构全同,与其他类似结构的《诗经》篇章一样,有一种回环往复的音响效果,同时也因为复沓而加深了听众或读者对主人公“叔”的印象。而这种复沓是有变化的复沓,各章各句替换几个字,既保持韵律感,又深化了主题。实际上,拿现代音乐术语来解说,此诗正是一首分节歌,而“不如叔也”一句则是唯一的一句副歌歌词。

  章句复沓,自然算不上是《叔于田》一诗的专利,但设问自答、对比夸张则显然是其独具个性的特色。各章第二句“巷无居人”、“巷无饮酒”、“巷无服马”,第三句“岂无居人”、“岂无饮酒”、“岂无服马”,第四句“不如叔也”,第五句“洵美且仁”、“洵美且好”、“洵美且武”,相互间有这样的逻辑关系:第二句否定,第三句反诘,第四句作答,第五句述因,通过自问自答,将“洵美……”、“不如……”、“巷无……”(真的既英俊又……,人们都不如他,因此巷里没有人……)这样的正常顺序作一转换,顿觉奇峰突起,余味曲包。陈震《读诗识小录》评道:“平说安能警策,突翻突折,簸弄尽致,文笔最奇。”吴闿生《诗义会通》也说:“案,故撰奇句而自解释之,文章家之逸致也。”对此妙笔都青眼有加。这一设问自答的手法,实际上源出周人对商人占卜贞问的甲骨刻辞的着意摹仿。在甲骨卜辞中,因求问神灵需将正反两种结果都记刻于龟甲上,请决于神判,便产生了此类句法的滥觞。此诗中,一正一反,直陈与疑问并举,主要就在于以“突奇峭快”(陈震语)的笔墨引出下文“不如叔也”,这一结论。而“巷无居人”、“巷无饮酒”、“巷无服马”的夸张描写,则将众人“不如叔也”的平庸与“叔”“洵美且仁”(“且好”、“且武”)的超卓两者间的反差强调到极致。而通过居里、喝酒、骑马这样的生活细节来表现“叔”的美好形象,无疑也很有人情味,有较强的煽情作用。诗的末句在“不如叔也”一句已将主要内容交代完毕之后逸出一笔,不仅使主题更为充实,也使对“叔”的夸张描写显得有据可信。

  总之,此诗虽非《诗经》中名篇,但其审美价值自不容轻视。钱钟书《管锥编》指出:唐韩愈《送温处士赴河阳军序》“伯乐一过冀北之野而马群遂空,非无马也,无良马也”数句,句法正出自本诗,其对后世的影响由此可见一斑。 (朱渊清)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