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习古堂国学网>> 诗经赏析>>

正月·诗经|注释|讲解|白话翻译

【作品介绍】

  《正月》是《诗经》里面《小雅》中的一首古诗。这首诗是一首政治怨刺诗,当作于西周将亡之时,诗中言“赫赫宗周,褒姒灭之”是预料之词。《毛诗序》云:“《正月》,大夫刺幽王也。”清方玉润《诗经原始》分析说:“此必天下大乱,镐京亦亡在旦夕,其君若臣尚纵饮宣淫,不知忧惧,所谓燕雀处堂自以为乐,一朝突决栋焚,而怡然不知祸之将及也。故诗人愤极而为是诗,亦欲救之无可救药时矣。若乃骊烽举,故宫黍,明眸皓齿污游魂,贵戚权寮归焦土,尚何昏姻之洽比?尚何富人之独哿?以此决之,《正月》之为幽王诗必矣。”其论甚为精辟。更多《诗经》欣赏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诗经赏析栏目。

 

【原文、译文及注释对照】

《诗经·小雅·正月》译注

题解:失意官吏忧国忧民,愤世嫉俗。
原    文 译    文 注    释
正月繁霜1,
我心忧伤。
民之讹言2,
亦孔之将3。
念我独兮,
忧心京京4。
哀我小心,
癙忧以痒5。

父母生我,
胡俾我瘉6?
不自我先,
不自我后。
好言自口,
莠言自口7。
忧心愈愈,
是以有侮。

忧心惸惸8,
念我无禄9。
民之无辜,
并其臣仆。
哀我人斯,
于何从禄?
瞻乌爰止10?
于谁之屋?

瞻彼中林,
侯薪侯蒸11。
民今方殆,
视天梦梦。
既克有定,
靡人弗胜。
有皇上帝,
伊谁云憎?

谓山盖卑12,
为冈为陵。
民之讹言,
宁莫之惩13。
召彼故老,
讯之占梦14。
具曰予圣15,
谁知乌之雌雄!

谓天盖高,
不敢不局16。
谓地盖厚,
不敢不蹐17。
维号斯言,
有伦有脊18。
哀今之人,
胡为虺蜴19?

瞻彼阪田20,
有菀其特21。
天之杌我22,
如不我克。
彼求我则23,
如不我得。
执我仇仇24,
亦不我力25。

心之忧矣,
如或结之。
今兹之正,
胡然厉矣?
燎之方扬26,
宁或灭之27?
赫赫宗周28,
褒姒灭之!

终其永怀29,
又窘阴雨。
其车既载,
乃弃尔辅30。
载输尔载31,
将伯助予32!

无弃尔辅,
员于尔辐33。
屡顾尔仆34,
不输尔载。
终逾绝险,
曾是不意35。

鱼在于沼,
亦匪克乐。
潜虽伏矣,
亦孔之炤36。
忧心惨惨37,
念国之为虐!

彼有旨酒,
又有嘉肴。
洽比其邻,
婚姻孔云38。
念我独兮,
忧心殷殷39。

佌佌彼有屋40,
蔌蔌方有谷41。
民今之无禄,
天夭是椓42。
哿矣富人43,
哀此惸独。
四月时节繁霜降,
霜降失时心忧伤。
民心已乱谣言起,
谣言传播遍四方。
独我一人愁当世,
忧思不去萦绕长。
可怜担惊又受怕,
忧思成疾病难当。

父母生我不逢时,
为何令我遭祸殃?
苦难不早也不晚,
此时恰落我头上。
好话既都嘴里说,
坏话也全口中讲。
忧心忡忡不合时,
因此受辱遭中伤。

郁郁不乐心里忧,
想我没福能消受。
平民百姓无罪过,
也成奴仆居末流。
可悲我们若亡国,
利禄功名哪里求?
看那乌鸦将止息,
飞落谁家屋檐头?

远望树林成一片,
粗细只能当柴烧。
百姓正在危难中,
上天昏睡不知道。
如果天命已确定,
没人抗拒能奏效。
上帝皇皇最英明,
究竟恨谁请相告?

人说山丘多么低,
实为高峰与峻岭。
民间谣言纷纷起,
不去制止哪能行。
但见老臣受征召,
请他占梦来问讯。
都说自己最灵验,
乌鸦雌雄谁分清?

人说天空多么高,
我却怕撞把腰弯。
人说大地多么厚,
我却怕陷把脚踮。
高声呼叫这些话,
有条有理不瞎编。
令我悲哀今世人,
为何像蛇毒牙尖!

请看山坡田地里,
禾苗特出长得茂。
上天这样折磨我,
唯恐把我打不倒。
当初朝廷来求我,
唯恐推辞不应召。
得到我后很慢待,
不再重用与倚靠。

心中忧愁深又长,
好像绳结不能解。
当今政治真难说,
为何越来越暴烈?
大火熊熊烧起时,
难道有谁能扑灭?
辉煌显赫周王朝,
褒姒竟然将它灭。

忧伤满怀常惨惨,
又遇天阴雨绵绵。
车箱已经装载满,
竟然抽去车挡板。
等到货物掉下来,
大哥帮忙才叫唤。

车上箱板不要扔,
加固辐条牢又安。
轴上伏兔勤检查,
装载货物莫丢散。
这样终能渡艰险,
莫将此事等闲看。

池沼之中鱼成群,
并非快乐能安宁。
即使深藏不敢动,
水清照样看得真。
愁思满怀长戚戚,
忧虑国家多虐政。

他有美酒醇又香,
山珍海味任品尝。
四邻五党多融洽,
姻亲裙带联结广。
想我孤独只一身,
郁郁不乐心忧伤。

卑鄙小人居好屋,
庸劣之徒享米禄。
今世黎民太不幸,
老天降灾伤无辜。
富贵人家多欢乐,
可怜这里却孤独。
 1.正月:正阳之月,夏历四月。

 2.讹(é)言:谣言。
 3.孔:很。将:大。

 4.京京:忧愁深长。

 5.癙(shǔ):幽闷。痒:病。


 6.俾:使。瘉:病,指灾祸、患难。



 7.莠(yòu)言:坏话。



 8.惸(qiónɡ):忧郁不快。
 9.无禄:不幸。




 10.乌:周家受命之征兆。此下二句言周朝天命将坠。



 11.侯:维,语助词。薪、蒸:木柴。







 12.盖:通"盍",何。


 13.惩:警戒,制止。

 14.讯:问。
 15.具:通"俱",都。



 16.局:弯曲。

 17.蹐(jǐ):轻步走路。

 18.伦、脊:条理,道理。毛传:"伦,道;脊,理也。"

 19.虺蜴(huǐ yì):毒蛇与蜥蜴,古人把无毒的蜥蜴也视为毒虫。

 20.阪(bǎn)田:山坡上的田。
 21.有菀(wǎn):菀菀,茂盛。
 22.扤(wù):动摇。

 23.则:语尾助词,通"哉"。

 24.执:执持,指得到。仇(qíu)仇:慢怠。
 25.力:用力。





 26.燎:放火焚烧草木。扬:盛。
 27.宁:岂。或:有人。烕(miè):即"灭"。
 28.宗周:西周。


 29.终:既。怀:忧伤。


 30.辅:车两侧的挡板。
 31.载输尔载:前一个"载",虚词,及至。后一个"载",所载的货物。输,丢掉。
 32.将:请。伯:排行大的人,等于说老大哥。

 33.员(yún):毛传:"益也。"指加固。
 34.仆:通"轐",也叫伏兔,像伏兔一样附在车轴上固定车轴的东西。一说仆即车夫。

 35.曾:竟。不意:不留意。




 36.炤(zhāo):易见。
 37.惨惨:忧愁不安。





 38.云:亲近,和乐。

 39.慇(yīn)慇:忧愁的样子。

 40.佌(cǐ)佌:比喻小人卑微。
 41.蔌(sù)蔌:鄙陋。

 42.椓(zhuó):打击。
 43.哿(ɡé):欢乐。

 

【Y-032】正月

【题解及原文】
这是忧国哀民、愤世嫉邪的诗。大约产生于西周已经沦亡,东都尚未巩固的时期。第一章从天时失常说到忧心独深。第二章自伤生逢乱世,谗邪可怕。第三章忧虑后祸不测。第四章寄希望于天命。第五章言讹言不止,是非纷纭。第六章言人民危惧不安。第七章言自己在朝孤立,不见用。第八章举宗周事做鉴戒。第九章用大车输载比喻错误的失败的政治措施。第十章用行车踰险比喻正确的成功的政治措施。第十一章自伤进退维谷。第十二章以当权小人的朋比对照自己的孤立。第十三章举出社会不平现象,说明可哀的不只是个人的不幸遭遇。
正月繁霜,我心忧伤。民之讹言,亦孔之将。念我独兮,忧心京京。哀我小心,癙忧以痒。
父母生我,胡俾我瘉!不自我先,不自我后。好言自口,莠言自口。忧心愈愈,是以有侮。
忧心茕茕,念我无禄。民之无辜,并其臣仆。哀我人斯,于何从禄?瞻乌爰止?于谁之屋?
瞻彼中林,侯薪侯蒸。民今方殆,视天梦梦。既克有定,靡人弗胜。有皇上帝,伊谁云憎?
谓山盖卑?为冈为陵。民之讹言,宁莫之惩。召彼故老,讯之占梦。具曰“予圣”,谁知乌之雌雄?
谓天盖高?不敢不局。谓地盖厚?不敢不蹐。维号斯言,有伦有脊。哀今之人,胡为虺蜴。
瞻彼阪田,有菀其特。天之杌我,如不我克。彼求我则,如不我得。执我仇仇,亦不我力。
心之忧矣,如或结之。今兹之正,胡然厉矣?燎之方扬,宁或灭之。赫赫宗周,褒姒烕之!
终其永怀,又窘阴雨。其车既载,乃弃尔辅。载输尔载,将伯助予。
无弃尔辅,员于尔辐。屡顾尔仆,不输尔载。终逾绝险,曾是不意。
鱼在于沼,亦匪克乐。潜虽伏矣,亦孔之炤。忧心惨惨,念国之为虐!
彼有旨酒,又有嘉肴。洽比其邻,婚姻孔云。念我独兮,忧心殷殷。
佌佌彼有屋,蔌蔌方有谷。民今之无禄,天夭是椓。哿矣富人,哀此茕独!

 

【注释】
1、正月:《毛传》:“正月,夏之四月。”是孟夏时节。繁霜:多霜冻。这种天时失常的现象古人往往认为是灾祸的预兆,所以诗人为之忧伤。
2、讹:伪。讹言:犹今语“妖言”或“谣言”。
3、孔:甚。将:大。以上二句是说谣言流传很盛。
4、京京:忧不能止。以上二句是说想到忧时的人只有我一个时,我心就更忧了。
5、癙(鼠shǔ):忧。痒:病。
6、俾:使。瘉(喻yù):病。
7、不自我先,不自我后:言忧患之来不先不后,正让我碰上。
8、莠言:丑言。以上二句言好话和丑话都可以从人口中出来,是畏惧谗言的意思。
9、愈愈:犹“瘐瘐(雨yǔ)”,病貌。
10、有侮:是说被小人所轻侮。小人不以国事为忧,而以忧国的人为迂阔,加以嗤笑,甚至嫉害。
11、茕茕(穷qióng):孤独貌。
12、无禄:犹言“不幸”。
13、臣仆:犹言“囚虏奴隶”。以上二句是说一旦亡国,无论有罪无罪,都将做人奴隶。
14、禄:指维持生活之资。这句是说将无以维生。
15、于谁之屋:以上二句言乌鸦不知将止息在谁家屋上,比喻国人将不晓得何所依归。这话是承上文“并其臣仆”说的。
16、侯:犹“维”。薪蒸:见《小雅?无羊》(Y-030)篇注。以上二句是说林中树木都被砍伐做薪蒸。似用来比喻国人将被摧残,沦为臣仆。
17、梦梦:不明。以上二句是说一般人正在危殆之中,因为把天看做昏昧无知。
18、靡人弗胜:言无人不为天所胜。以上二句是说天意有定之后,可以消灭人祸。表示作者仍然对天寄予希望。
19、有皇:犹“皇皇”,大。上帝:指天的主宰。这句连下句是说天心憎恶什么人还不知道呢。言外之意:殃民者未必为天所偏爱。
20、盖:读为“盍”,犹“何”。下同。
21、冈:山脊。陵:大阜。冈陵都是高处。以上二句是说高山何尝变卑呢?它不是仍然为冈为陵么?比喻讹言无凭。
22、宁:犹“乃”。惩:止。
23、具曰“予圣”:“具”通“俱”。这句言故老和占梦者各自以为圣。
24、谁知乌之雌雄:鸟的形状毛色雌雄无别。这句以鸟的雌雄难辨比喻故老和占梦者各执一说,是非难分。
25、局:或作“跼(局jú)”,屈曲不伸。不敢不局:是说顶上如有所压。
26、厚:大。蹐(脊jí):小步。不敢不蹐:言轻轻下脚,不敢放步。以上四句是说天虽高低虽厚,人在其间刻刻危惧,不得舒展。
27、号:呼。斯言:指上四句。
28、伦:理。脊:《春秋繁露》引作“迹”。迹:道理。
29、蜴(易yì):蜥蜴。虺(讳huǐ)蜴见人就逃避,用来比喻人的局蹐。
30、阪田:山坡上的田。
31、菀:茂盛之貌。特:独特。以上二句作者以高田里一棵特出壮苗自比。
32、杌(务wù):摇动。我:作者自称。
33、克:制胜。以上二句是说天对我这茂盛独特之苗要加以摧残,惟恐不克。
34、彼:指周王。则:语尾助词。这句连下句是说王征求我的时候好像惟恐不能得到。
35、仇仇:缓持。《毛传》:“仇仇,犹謷謷(熬áo)也。”胡承珙(巩gǒng)《后笺》:“执我者,犹言待我矣。”
36、不我力:言不用力持我,和“仇仇”意相同。以上二句是说征得我之后并不认真用我。
37、正:政。
38、厉:恶。
39、燎:放火烧草木。扬:盛。
40、宗周:指镐京(今陕西省长安县西南)。
41、褒姒(似sì):人名,西周时褒国的女子,被周幽王纳为妃,幽王因宠爱她而做了许多荒唐的事,终于亡国。烕(血xuè,又读灭miè):古“灭”字。《左传?昭公元年》引作“灭”。以上四句以方扬的燎火比显盛的宗周。言燎火虽烈仍然可以灭,宗周虽盛亡国并不难。所以该引为鉴戒。
42、终:既。永怀:长忧。
43、窘:困。
44、辅:大车载物时用来夹持所载物的板。用来比喻国家辅佐之臣。
45、载输尔载:上“载”字是语助词。下“载”字指所载之物。输:堕。
46、将(枪qiāng):请,见《卫风?氓》(F-058)篇注。伯:对男子的泛称。这句是述输载人的话。以上四句是说车上货物已装载好之后把夹板扔了,所载的东西必然垮下来,到这时只得呼唤“请老哥帮忙”了。
47、员:增益,就是加大。辐有松脱时,用布条等物围裹起来或加木榝(杀shā),就是加大的意思。辐:古读如“逼”,和下文“载(古读如“稷”)”字、“意”字相韵。
48、顾:言照顾。仆:指御车者。
49、不意:不放在心上。这里以御车比喻执政,言度过险关本有方法,但执政者不加考虑。
50、沼:池。
51、匪:非。克:能。
52、潜虽伏矣:犹云“虽潜伏矣”。潜:深藏。
53、炤(招zhāo):《中庸》引作“昭”,明白。以上四句是说鱼在池中不能快乐,虽潜伏深藏还是昭然可见,难逃网罟(古gǔ)。作者以鱼自比。
54、惨:读作“懆(草cǎo)”,见《陈风?月出》(F-143)篇注。
55、洽:和谐。比:亲近。
56、云:周旋。婚姻孔云:言在姻戚之间大事周旋。以上四句是说那当权的小人交结联络,成群树党。和自己的孤立相对照。
57、佌佌(此cǐ):小貌。
58、蔌蔌(速sù):陋貌。以上二句是说那猥琐鄙陋的小人都有屋有谷(拥有财产)。
59、夭:灾祸。椓(卓zhuó):打击。
60、哿(葛gě,又读可kě):喜乐。

 

【余冠英今译】
初夏不断下霜,我心填满忧伤。民间谣言纷起,传播广远非常。忧时的只我一个,更教我悲愁难放。可叹我小心谋虑,因此损害了健康。
为何父母生我,让我遭这场灾祸!上代灾祸未到,下代灾祸已过。好话从人家口出,丑话也从人口出。忧伤使我恍惚,因此更招人欺侮。
我独自忧心难排,想来我真是命乖。多少无辜的百姓,也要沦作奴才。可怜这些人啊,哪儿能安身度命?看那些乌鸦飞来,息向谁家的屋顶?
看那大树林中,一切都成薪柴。人民处境危殆,恨老天梦眼不开。等到天心有了定准,谁也不能和它争胜。伟大的主宰之神,你憎恨的是哪一种人?
谁说高山已经不高?冈陵还不是冈陵。民间谣言传播,居然不能查禁。把故老请来询问,再请教占卜的人。他们人人自夸高明,乌鸦的雌雄谁能辨认?
无论天是怎样高,人还是不敢直腰。无论地是怎样大,人的脚步不敢不小。该把这名言宣告,它真是有理有道。为何现在的人民,像虺蜴东奔西逃。
瞧那坡上的田里,有棵特出的壮苗。天把我使劲摇撼,惟恐压我不倒。那人在征求我时,生怕不能得到。他只是松松地捏着,我出力他却不要。
我心里的痛苦,像绳子打了个扣。今天的政事,为何这样遭透?野火烧得旺时,有人把它浇息。宗周正在盛时,褒姒把它毁灭。
我既是经常忧虑,又像是苦遭阴雨。那车子把货物装满,却把那夹板丢去。等货物倾倒坠落,才叫喊“老兄相助”。
不要丢弃你的夹板,你的车辐需要加固。对赶车的要多照顾,才不会损失货物。险关本来有法度过,这些你却不加考虑。
鱼儿身在池沼,也不能够快乐。虽然在深处躲藏,仍然会被人看到。我心上惶惶不安,忘不了朝政的残暴。
他有美酒,又有美肴。和临人结交,对亲戚讨好。想到我的孤立,真是忧心如捣。
猥琐的人都有房,鄙陋的人都有粮。百姓们空着肚肠,老天爷降下灾殃。财主们过得欢乐,孤苦人只有哀伤!
更多《诗经》欣赏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诗经赏析栏目。(http://www.xigutang.com)

 

【讲解】

  这是一首政治怨刺诗,当作于西周将亡之时,诗中言“赫赫宗周,褒姒灭之”是预料之词。《毛诗序》云:“《正月》,大夫刺幽王也。”清方玉润《诗经原始》分析说:“此必天下大乱,镐京亦亡在旦夕,其君若臣尚纵饮宣淫,不知忧惧,所谓燕雀处堂自以为乐,一朝突决栋焚,而怡然不知祸之将及也。故诗人愤极而为是诗,亦欲救之无可救药时矣。若乃骊烽举,故宫黍,明眸皓齿污游魂,贵戚权寮归焦土,尚何昏姻之洽比?尚何富人之独哿?以此决之,《正月》之为幽王诗必矣。”其论甚为精辟。

  这首诗的抒情主人公具有政治远见,也有能力。故统治阶级当权者开始极表需要他(“彼求我则,如不我得”),但得到之后又不重用(“执我仇仇,亦不我力”)。他担忧国家的前途,同情广大人民的苦难遭遇,反而遭到小人的排挤和中伤(“忧心愈愈,是以有侮”)。他是一个忧国忧民而又不见容于世的孤独的士大夫知识分子形象。诗的抒情主人公面对霜降异时、谣言四起的现实,想到国家危在旦夕,百姓无辜受害,而自己又无力回天,一方面哀叹生不逢时(“父母生我,胡俾我瘉?不自我先,不自我后”),一方面对于一会儿这么说,一会儿那么说(“好言自口,莠言自口”),反覆无常、扰乱天下的当权者表示了极大的愤慨。他最终身心交瘁,积郁成疾(“癙忧以痒”)。诗人生动、细致、准确地纪录了两千多年前生于乱世的正直的知识分子心灵的颤动,在以后感动过无数的人,和《诗经》中的其他一些政治诗一起为中华民族知识分子忧国忧民文学的传统奠定了基础。

  诗中还表现了三种人的心态。第一种是末世昏君。此诗没有明确指出周幽王,而是用暗示的方法让人们想到幽王。“天”在古代常用来象征君王,诗中说“民今方殆,视天梦梦”,就是很严厉地指责周幽王面对百姓危殆、社稷不保的现实毫不觉悟,却只顾占卜解梦(“召彼故老,讯之占梦”)。“赫赫宗周,褒姒灭之”二句,矛头直指最高统治者。杜甫《丽人行》、《哀江头》、《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等都直接揭露当朝天子,当是受此类诗影响。此诗批评最高当权者亲小人(“瞻彼中林,侯薪侯蒸”),远贤臣(“乃弃尔辅”),行虐政(“念国之为虐”)。指出如果国家真正颠覆,再求救于人,则悔之无及(“载输尔载,将伯助予”)。这样的末世昏君前有桀、纣,后有胡亥、杨广,历史上不绝如缕,所以其揭露是有意义的。第二种是得志的小人。他们巧言令色,嫉贤妒能(“好言自口,莠言自口”),结党营私,朋比为奸(“洽比其邻,昏姻孔云”),心肠毒如蛇蝎(“胡为虺蜴”),但却能得到君王的宠幸与重用,享有高官厚禄,诗人对这种蠹害国家的蟊贼表示了极大的憎恨与厌恶。第三种人是广大人民。他们承受着层层的剥削和压迫,在暴政之下没有平平安安的生活,而只有形形色色的灾难(“民今无禄,天天是椓”),而且动辄得咎,只能谨小慎微,忍气吞声(“不敢不局”、“不敢不蹐”)。诗人对广大人民寄予了深切的同情。“民之无辜,并其臣仆”,表现了无比的沉痛。昏君施行虐政,百姓是最直接的受害者,上天惩罚昏君,百姓也要无辜受过。“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张养浩《山坡羊·潼关怀古》)此诗正道出了乱世人民的不幸。

  《正月》等诗对伟大爱国诗人屈原的影响是很明显的。将此诗与《离骚》对照来读,可以看出它们都是黑暗社会现实下抒发愤世之情的产物,也都运用了比喻象征手法。比如:《正月》中以驾车喻治国,以秀苗特出喻贤臣,以林中薪木喻小人;《离骚》中以骑马喻治国(“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导夫先路”),以美人香草喻贤者,以恶鸟臭木喻小人,其设喻之意相近。这是以往学者们所忽略了的。

  全诗四言中杂以五言,便于表现激烈的情感,又显得错落有致。全诗以诗人忧伤、孤独、愤懑的情绪为主线,首尾贯串,一气呵成,感情充沛。其中有很多形象的比喻,如以鱼在浅池终不免遭殃,喻乱世之人不论如何躲藏,也躲不过亡国之祸。还运用了对比手法,如诗的最后两章说,得势之人有酒有菜,有屋有禄,朋党往来,其乐融融;黎民百姓穷苦无依,备受天灾人祸之苦。“哿矣富人,哀此惸独”正像杜甫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一样,表现了诗人的极大愤慨。 (赵逵夫  白满霞)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