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 辛弃疾 柳永 周邦彦 李清照 陆游 姜夔 周密 刘辰翁 元好问 王沂孙 张孝祥 蒋捷 张元干 陈亮 刘过 史达祖 朱敦儒 张先 欧阳修 秦观 吴文英 晏几道 贺铸 黄庭坚 晏殊 刘克庄 张炎 温庭筠 纳兰性德

《锦堂春》柳永词作鉴赏

 

【作品介绍】

  《锦堂春·坠髻慵梳》是北宋词人柳永的一首词。词的上片写女主人公无心梳妆打扮,原因是思念所爱之人;下片写女主人公因爱生恨,想出了一个方法准备惩罚所爱之人。整首词用代言体,摹写女主人公的心理活动,细节刻画一气呵成,将她因爱深而恨极的情状写得淋漓尽致,声口毕肖。

 

【原文】

锦堂春⑴

坠髻慵梳⑵,愁娥懒画⑶,心绪是事阑珊⑷。觉新来憔悴⑸,金缕衣宽⑹。认得这疏狂意下⑺,向人诮譬如闲⑻。把芳容整顿⑼,恁地轻孤⑽,争忍心安⑾。

依前过了旧约,甚当初赚我⑿,偷剪云鬟⒀。几时得归来,香阁深关。待伊要、尤云殢雨⒁,缠绣衾⒂、不与同欢。尽更深、款款问伊⒃,今后敢更无端⒄。

 

【注释】

⑴锦堂春:词牌名,《乐章集》注“林钟商”。双调一百字,上下片各十句、四平韵。

⑵坠髻(jì):下垂的发髻。慵:懒。

⑶愁娥:愁眉。

⑷是事:事事,凡事。韩愈《戏题牡丹》:“长年是事皆抛尽,今日栏边暂眼明。”阑珊:衰减;消沉。此指心情低落。

⑸新来:近来。李清照《凤凰台上忆吹箫·香冷金猊》:“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⑹金缕衣宽:意谓身体消瘦了。金缕衣,缀以金丝的衣服。此泛指漂亮的衣妆。

⑺认得:知道。疏狂:狂放不羁的样子。此指狂放的人。刘禹锡《题窦员外新居》:“莫言堆案无余地,认得诗人在此间。”意下:心中。

⑻“向人”句:意谓若无其事的和别人说笑闲聊。诮(qiào):责怪。譬(pì)如闲:若无其事。董解元《西厢记诸宫调》卷三:“夫人可来积世,瞧破张生深意,使些儿譬似闲腌见识,着衫子袖儿淹泪。”

⑼整顿:整理。白居易《琵琶行》:“沉吟放拨插弦中,整顿衣裳起敛容。”

⑽孤:辜负。孤为辜的本字。

⑾争忍:怎忍。白居易《华阳观桃花时》:“争忍开时不同醉?明朝后日即空枝!”

⑿甚:为什么。赚:骗。

⒀剪云鬟(huán):古代情人离别,女方常剪发相赠。云鬟,女子如云的发鬟。

⒁尤云殢(tì)雨:比喻缠绵于男女欢爱。董解元《西厢记诸宫调》卷一:“三停来是闺怨相思,折半来是尤云殢雨。”

⒂绣衾:绣花被子。

⒃更深:夜深。旧时把一夜分作五更,每更约两小时。款款:缓缓,慢慢。杜甫《曲江》:“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

⒄更:再。无端:无赖。孟汉卿《魔合罗》第三折:“你这箇无端的贼吏奸猾,将老夫一谜里欺压。”

 

【白话译文】

  坠乱的头发无心梳理,紧锁的愁眉懒得描画,心绪凌乱,事事不顺。近来觉得无比憔悴消瘦,身上的金缕衣也显得宽松了许多。知道如今你这个风流的浪子,心里对我已直是视若等闲。我应该整理好美丽的容颜,这样地轻易辜负青春年华,怎能安心?

  你又和从前一样过了相约的归期,既然这样,为何当初要骗我剪下一绺秀发相赠?等到什么时候你回来,我要把你紧紧关在家门外;等到你想要和我欢爱时,我要紧缠鸳鸯绣被,不与你同床共枕;等到更鼓已深,我才慢慢地问你,今后还敢这样无赖失约吗?

 

【创作背景】

  柳永是一位带有浓厚市民意识的词人,他的许多歌妓情词,都以世俗的心理、趣味来描写爱情故事,充满了平凡、琐细而又甜蜜、愉悦的市民情调。这首《锦堂春》就是其中很有代表性的词作之一。词的具体创作年份暂不可考,因为此词内容涉及歌妓,故此词应该是作于柳永未出仕之前。

 

【赏析】

  这是一首闺怨词,主人公是一位对情人爱极又恨极的歌妓。词一开篇,“坠髻慵梳,愁蛾懒画”一组四字对偶句,直接表现这位妇女的精神状态,发髻已松散了,而她却“慵梳”;娥眉已经含愁不展了,而又“懒画”。司马迁在《 报任安书 》中说“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女主人公没有心情梳妆打扮,似乎是与“悦己者”有关。“心绪是事阑珊”是对前面的一个总结,描述她心绪不佳,消沉倦怠,任何事情都无心去做了。这三句由外到内,女主人公的行为源于心绪不佳,从而揭示了女主人公的心理状态。凡事都打不起精神来做,不只梳妆打扮是如此。内里意兴阑珊,外则面容憔悴了,身体消瘦了。“金缕衣宽”,衣裳变得宽大了,便是身体瘦下去了的证据。古人每以衣带宽松表示身体消瘦,柳永《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词也有“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之句。

  以上几句塑造了一个神情憔悴、心绪烦乱的女性形象,在写法上沿袭了唐五代以来对懒美人的类型化描写,与温庭筠笔下的“懒起画娥眉,弄妆梳洗迟”(《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很相似。但接下来的两句,就冲出了类型化的窠臼,成为“这一个”女子所独有的自白。“认得这疏狂意下,向人诮譬如闲。”想来那轻狂的浪子一定又在外面若无其事地同别人调笑取乐,早把我丢在脑后了。女主人公之所以无心梳妆,消瘦憔悴,都是因为“疏狂”的他。“认得”表明她非常了解这个负心人风流轻狂的性情,也暗示了他如此这般也不是第一次了。用“这”字领出,有表意的功能,甚至起着强化的作用。这个“人”字是女子自呼口吻,用来表达女子怨恨的心情。至此,作者将抒情主人公思念怨恨的对象点明了,对方对自己的态度也已明了。

  市民妇女比较注重现实的个人利益,不愿听人摆布自己的命运。所以,词中的女子并不因这个“疏狂”的年青人,而长久地沉溺忧伤之中。她要进行抗争,甚至可以采取各种报复行动。“把芳容整顿”,这是她不甘向命运屈服的第一步。这句与开篇二句照应。由“芳容”一词可知,女主人公对自己的容貌还是很有自信的。“恁地轻孤,争忍心安”,这是上片词意的小结,预示着她将要发泄一腔不平的怨恨。至此,上片在女主人公决心振作起来的时候结束了,这也暗示了下片词意发展的线索。

  过片补叙浪子违约不归,骗取了她的忠贞,把怨愤之情推向了顶点。“依前过了旧约”,他又像从前一样背盟失约,逾期不归。“依前”说明他已不是第一次不信守诺言了。“甚当初赚我,偷剪云鬟”,古代男女相别之时,有订立盟约,女子剪发以赠的习俗。赠发的意义是为了让男子见发如见人,另外还有以发缠住男子之心的神秘寓意。恼恨之下,她盘算着他有一天归来,要设法收拾教训他。

  她的惩罚办法有三个步骤:第一步:“几时得归来,香阁深关”,等到他回来的时候,将闺房的门紧紧关住,不让他进来。第二步:“待伊要、尤云殢雨,缠绣衾、不与同欢”,不让他进被窝,对他的要求不理不睬,以此逼使和要挟对方反省和屈服。第三步:“尽更深、款款问伊,今后敢更无端。”她听任时间僵持中过去,等待到更鼓已深,也就是半夜的时候,才严肃地从头到尾、有条有理慢慢数落他的疏狂,要他悔过认错,还要保证此后不能再无赖爽约。这些都是女主人公爱恨交错、充满希望和快乐的想象,贴切人物心理性格,其描写的情景如同上演了一出夫妻之间斗气的轻喜剧。至此,全词嘎然而止,至于这女子是否会或怎么样实施她心中计划,词中不再多言。

  这首词用代言体,摹写女主人公的心理活动,细节刻画一气呵成,将她因爱深而恨极的情状写得淋漓尽致,声口毕肖。在这首词中,柳永塑造了一位与传统文人诗词中的女性迥异其趣的市井女子形象,她泼辣、自强、有手段、敢抗争。词的格调虽说不上有多高,但情真味浓,丝毫不涉俗套。由此词亦可看出柳永对风尘女子的了解和赏爱。

  柳永在这里刻意用俗语写俗事,目的就是为了给“俗人”看。语言上,他主要用浅近的白话,甚至市井俗语,如“是事”,“认得”、“诮”、“恁地”、“争”、“赚”、“无端”等表现力很强的通俗文学语言。结构上,他主要采用市民所喜闻乐见的浅型结构方式,有细节、有情节,能够紧紧抓住读者。

 

名家点评

  暨南大学中文系教授艾治平《婉约词派的流变》:在柳永笔下,这位风尘女子,如小儿女一样的纯洁,感情真实,可却有点狡黠。她爱其所当爱,怨其所当怨;就是她的“不与同欢”,也绝非矫揉造作,恰是她执著的爱的一种特殊变现形式。从这曲折起伏、动荡开阖的描述中,愈见出她那愁思无状的寂寞情怀。 

  四川省社会科学研究所中国古代文学专业研究员谢桃坊《宋词概论》:这是代言体作品,变现一位市民妇女曲折复杂的心理……这位市民妇女不拘封建礼法,不甘示弱,具有强烈的自我意识。这个形象不同于传统诗词中温柔敦厚,逆来顺受,听天由命的妇女想象,它本身即具有反封建的意义,故能深深感动市民群众。

 

【作者介绍】

  柳永,宋代词人。字耆卿,原名三变,字景庄,崇安(今属福建)人。公元1034年(景祐元年)进士。官至屯田员外郎。排行第七,世称柳七或柳屯田。为人放荡不羁,终身潦倒。善为乐章,长于慢词。其词多描绘城市风光与歌妓生活,尤长于抒写羁旅行役之情。词风婉约,词作甚丰,是北宋第一个专力写词的词人。创作慢词独多,发展了铺叙手法,在词史上产生了较大的影响,特别是对北宋慢词的兴盛和发展有重要作用。词作流传极广,有“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之说。生平亦有诗作,惜传世不多。有《乐章集》。更多古诗词赏析内容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分隔线----------------------------
热点内容
  • 《定风波》柳永词作鉴赏

    《定风波·自春来》由柳永创作,被选入《宋词三百首》。这是首伤春怨别的恋情词。上阕...

  • 柳永生平介绍

    柳永(987?1055后)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永,字耆卿。排行第七,人称柳,祖籍河...

  • 《玉蝴蝶》柳永词作鉴赏

    《玉蝴蝶·望处雨收云断》是宋代词人柳永为怀念湘中故人所写的作品。全词以抒情为主,...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