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 辛弃疾 柳永 周邦彦 李清照 陆游 姜夔 周密 刘辰翁 元好问 王沂孙 张孝祥 蒋捷 张元干 陈亮 刘过 史达祖 朱敦儒 张先 欧阳修 秦观 吴文英 晏几道 贺铸 黄庭坚 晏殊 刘克庄 张炎 温庭筠 纳兰性德

《迷仙引》柳永词作鉴赏

 

【作品介绍】

  《迷仙引·才过笄年》是北宋词人柳永代替妓女吐诉心曲作的一首词。上篇用虚笔,回首往事,写歌妓对声色生涯的厌倦;下片为实写,诉说求脱苦海的愿望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全词情感真挚,语语动人,体现了作者对歌妓的深刻理解和同情。

 

【原文】

迷仙引

才过笄年1,初绾云鬟2,便学歌舞。席上尊前,王孙随分相许3。算等闲、酬一笑4,便千金慵觑5。常只恐、容易蕣华偷换6,光阴虚度。

已受君恩顾7,好与花为主8。万里丹霄9,何妨携手同归去。永弃却、烟花伴侣10。免教人见妾,朝云暮雨11。

 

【注释】

笄(jī)年:十五岁。笄:簪子。古代女子十五岁举行戴笄的成年礼。

绾(wǎn):把头发盘旋起来打成结。云鬟(huán):高耸入云的发髻。女子成年后发式由下垂改为绾结耸立。

随分:随便、随意。

等闲:平常。“酬一笑”两句,即一笑千金,也懒得再看。

慵觑(yōng qù):懒得看,不屑一顾。

蕣(shùn)华:指朝开暮落的木槿花,借指美好而易失的年华或容颜。“华”,通“花”。

君:指这位歌妓恩遇的倾吐对象。

花:喻青春貌美的歌妓。

丹霄:布满红霞的天空。

烟花伴侣:青楼卖唱生涯。

朝云暮雨:语出宋玉《高唐赋》巫山神女典故,这里比喻歌妓爱情不久长的卖唱生涯。

 

【白话译文】

  新近才满十五岁,刚刚开始梳绾发髻时,我就学习歌舞了。酒宴席上酒杯前,曲意迎奉王孙公子。要是平平常常给我一个笑容,便是千金我也懒得看上一眼。我常常只是害怕,韶华易逝,虚度了青春时光。

  如今已受恩宠眷顾,要好好为花做主。万里晴空,何不一同牵手归去呢。永远抛弃那些烟花伴侣。免得叫人见了我,早上行云晚上行雨。

 

【赏析】

  古代,烟柳之地令文人墨客热衷流连,以青楼女子为主角的诗词作品并不罕见。但更多文人偏向于把她们视为玩物,很少有能像柳永一样,以平等心态发掘并赞美妓女的外表与心灵之美,且柳永是第一个敢于把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歌妓们真、善、美的心灵写进词中的人,词境的开拓上有重要贡献。此词描写的就是一位身陷污泥而心向自由、光明、高洁不幸的妙龄歌妓。

  上片由“才过笄年”领起,女子开始自述。刚刚满十五岁,才梳起云鬓,她便开始学习歌舞。十五岁本是女子美好的青春年华,然而她出身青楼、身不由己,学习歌舞的目的极为功利,只是为了供那些在烟花地徘徊的王孙贵族娱乐。“算等闲、酬一笑,便千金慵觑。”说明女子色艺双绝,赢得了很多王孙公子的青睐,他们不惜一掷千金,只为博取佳人一笑。此处写出纨绔子弟们一掷千金的豪放姿态,看似潇洒风流,实则暗含讽刺,因为他们想以此来讨好美人,但钱财并非她所想要。“慵觑”二字,写出女主人公与一般安于庸俗生活、贪得缠头的歌妓们,意趣相异。作者于此婉曲地表现了这一歌妓轻视千金而要求尊重和理解的独特品橡,表达了女主人公视钱财如无物的品质。

  前面写她并不在乎金钱,后文承接而来,写出她所在乎之物。“常只恐”,道出她最关心也最担心的事情:“容易葬华偷换,光阴虚度。”木槿花朝开暮落,象征着女子青春年华短之又短。女主人公深知烟花女子命薄如花,再多的钱财也挽救不了日渐消逝的青春,“虚度”二字写出她对风尘生活的无奈和厌倦。

  为了摆脱这种状态,她盼着能有一个男子不嫌弃自己的出身,带自己从良。“已受君恩顾”,“君”指女主人公倾心的男子;“恩顾”是说对方对自己有情义、有爱怜。“好与花为主”,女子如花,佳期易逝,她希望将自己的一生托付给他,于是求意中人为自己做主,救她脱离苦海。“万里丹霄”,说晴空绚丽,广阔无际,表现出女子对自由生活的向往。“何妨携手同归去”,此句直截大方地表达出与意中人共同生活的强烈愿望,符合其出身风尘的身世,又表现出她大胆直白、勇于追求自由幸福生活的性格。

  下片最后四句将感情升华,深刻地表达出女子心中对真挚爱情和家庭生活的渴望与决心。“永弃却、烟花伴侣。”与意中人喜结良缘之后,她便会永远忘却往日种种、尽弃风尘中所识之人,安心为人妻,以免他人认为出身青楼的自己用情不专。“朝云暮雨”,常用来比喻男女的情爱与欢会。青楼女子常被世人认为重利轻隋义,女子不想被人误会,同时也是在向意中人表白心迹、表达决心。

  下片感情炙热,言辞恳切,可见这位青楼女子对圆满家庭生活的热切向往;她的愿望非常迫切,决心也很坚定,具有浪漫主义的色彩,但是在现实生活里,这个愿望其实很难实现,感情越强烈,越反衬出希望渺茫。

  总的来说,这首词上片描写了女主人公风尘之中的凄惨经历,流露出青春易逝的感伤,下片抒发了女主人公希望能有一位可托付终身的男子把自己救出风尘,并诚挚许诺愿一洗前尘、跟随郎君的决心。全词纯用白描,辞浅而情真,读来真挚动人,干净利落,通俗易懂,通篇以风尘女子的口吻托出,表现出她对自由生活的向往和追求。

 

名家点评

  吴衡照《莲子居词话》卷三:“屯田《迷仙引》,红友《词律》疑其脱误,今细绎之,殆无讹也。后片云:万里丹霄,何妨携手同去……朝云暮雨。”上去叶字,下去字叠,顿挫成文,犹北曲《醉春风》体也。且醉意完足,虽无他词可证,即亦不证可耳。朱竹坨《水蓼花谱》此解,上去字不叶,下去字不叠,并七字一句,终未为得也。

  唐圭璋、潘君昭《论柳永词》:柳永词还有一部分是写歌伎以及他和歌伎的情意。…一如《迷仙引》写妙年歌伎的厌倦风尘:“已受君恩顾。好与花为主。万里丹霄,何妨携手同去。永弃却、烟花伴侣。免教人见妾,朝云暮雨。”这就使人联想到在杂剧《救风尘》中,作者关汉卿对受凌辱的妓女渴望跳出火坑获得自由的同情态度。(《唐宋词学论集》

  艾治平《婉约词派的流变》:这是一位“已受君恩顾”的妓女的内心独自。对“席上尊前”歌舞宴乐生活的厌倦,对“随分相许”的公子王孙的轻薄感情,她发出无奈的倾诉;对“好与花为主”的“君”,对真挚的爱情生活,这位“才过笄年,初绾云鬟,便学歌舞”的少女,有多么坦诚的衷怀和执著的追求!这里先是温情脉脉,如怨,如慕,如泣,如诉;接着由抑而扬,她的想像多么美丽,多么崇高,“万里丹宵”,海阔天空,那是自由世界,人间乐园。“永弃却”三字一振,憾人心腑,可见这是一个多么令人再也不能忍受下去的地方!正是晏殊苏轼不屑为伍的柳永,自觉或不自觉地为她们“代言”,喊出了她们的“心声”。

 

【作者介绍】

  柳永,宋代词人。字耆卿,原名三变,字景庄,崇安(今属福建)人。公元1034年(景祐元年)进士。官至屯田员外郎。排行第七,世称柳七或柳屯田。为人放荡不羁,终身潦倒。善为乐章,长于慢词。其词多描绘城市风光与歌妓生活,尤长于抒写羁旅行役之情。词风婉约,词作甚丰,是北宋第一个专力写词的词人。创作慢词独多,发展了铺叙手法,在词史上产生了较大的影响,特别是对北宋慢词的兴盛和发展有重要作用。词作流传极广,有“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之说。生平亦有诗作,惜传世不多。有《乐章集》。更多古诗词赏析内容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