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 辛弃疾 柳永 周邦彦 李清照 陆游 姜夔 周密 刘辰翁 元好问 王沂孙 张孝祥 蒋捷 张元干 陈亮 刘过 史达祖 朱敦儒 张先 欧阳修 秦观 吴文英 晏几道 贺铸 黄庭坚 晏殊 刘克庄 张炎 温庭筠 纳兰性德

《南歌子·游赏》苏轼词作鉴赏

 

【作品介绍】

  《南歌子·游赏》,是由北宋时期的著名诗人、文学家、书画家苏轼所创作的一首词作。“元祐五年庚午(一〇九〇年)端午,作于杭州。东坡守杭,元祐四年七月三日到任,元祐六年三月离杭还朝,只元祐五年在杭度端午节”(《苏轼词编年校注》中册《南歌子·游赏》)。此词中,作者描绘了在端节午时的各种赏心乐事。上片开始就用移情手法描绘了湖光山色的美丽可人,继而用对比手法自身所处的十三楼加以赞美;下片提笔便极写宴饮对酌的游赏乐事,其后则用一曲声满湖山的轻歌曼曲作结。有情、有景、有声、有色,给人一种飘然欲仙的愉悦之感。

 

【原文】

南歌子·游赏(1)

山与歌眉敛(2),

波同醉眼流。

游人都上十三楼(3)。

不羡竹西歌吹(4)、古扬州。

菰黍连昌歜(5),

琼彝倒玉舟(6)。

谁家水调唱歌头(7)。

声绕碧山飞去(8)、晚云留。

 

【注释】

(1)元祐五年(一〇九〇年),苏轼为杭州知州时作。“游赏”,傅本作“钱塘端午”,元本作“杭州端午”。《宋史·苏轼传》:“(元祐)四年,积以论事,为当轴者所恨。轼恐不见容,请外,拜龙图阁学士、知杭州。……,既至杭,大旱,饥疫并作。轼请于朝,免本路上供米三之一,复得赐度僧牒,易米以救饥者。明年(即元祐五年)春,又减价粜常平米,多作饘粥药剂,遣使挟医分坊治病,活者甚众。……,六年,召为吏部尚书,未至。”《苏轼词编年校注》中册《南歌子·游赏》:“元祐五年庚午(一〇九〇年)端午,作于杭州。宋周淙《乾道临安志》:‘十三间楼去钱塘门二里许,苏轼治杭日,多治事於此。’陈鹄《耆旧续闻》:‘《南歌子》云:‘游人都上十三楼。不羡竹西歌吹、古扬州。’十三间楼在钱塘西湖北山,此词在钱塘作。此词旧注曾云:‘汴京旧有十三楼。’非也。’案:东坡守杭,元祐四年七月三日到任,元祐六年三月离杭还朝,只元祐五年在杭度端午节,故编庚午。”《东坡词编年笺证》卷三《南歌子·山与歌眉敛》考证:“《耆旧续文》云:‘东坡《南歌子》词云:‘游人都上十三楼’,十三楼,在钱塘西湖北山。此词在钱塘作。旧注:‘汴京旧有十三楼,非也。’《词林纪事》张宗橚案云:‘《西湖志》:‘大佛寺畔,旧有严相院,晋天福二年,钱氏建,有十三间楼,楼上贮三才佛一尊,苏子瞻治郡时,常判事于此。’’殆即此词所云之十三楼耶?’朱、龙二氏编庚午,从之。”

(2)“山与歌眉”二句:写钱塘湖光山色如美人之黛眉敛翠,秋波顾盼。谢偃《听歌赋》:“低翠蛾而敛色,睇横波而流光。”白居易《赠晦叔忆梦得》:“酒面浮花应是喜,歌眉敛黛不关愁。”苏轼《次韵曹子方运判雪中同游西湖》诗:“雪山已作歌眉浅,山下碧泉清似眼。”

(3)“十三楼”:宋代杭州名胜。吴自牧《梦梁录》卷一二《西湖》:“大佛头石山后名十三间楼,乃东坡守杭日多游此,今为相严院矣。”周密《武林旧事》卷五《湖山胜概·葛岭路》:“十三间楼相严院,旧名十三间楼石佛院。东坡守杭日,每治事于此,有冠胜轩、雨亦奇轩等。”苏轼《郭祥正十三间楼》诗:“高楼插湖脚,绀碧十三部。”

(4)“竹西”:扬州亭名。《舆地纪胜》卷三七《淮南东路·扬州·风物》:“竹西亭,在北门外五里,今废。”《嘉庆维扬志》卷七:“竹西亭,在城北门外五里上方禅智寺侧,杜牧《题扬州禅智寺》诗:‘斜阳竹西路,歌吹是扬州。’亭名盖取于此。向子固易歌吹。经绍兴兵火,周淙重建,复旧名。”本句意谓杭州十三楼歌唱奏乐繁华,不必再羡慕前代扬州的竹西了。

(5)“菰黍”:即粽子。菰,本指茭白,此指裹粽菰叶。“昌歜(歜,音触)” :宋时以菖蒲嫩茎切碎盐以佐餐,名昌歜。《苏轼诗集》卷四六《端午帖子词·太皇太后阁六首》其二:“菰黍献芳时”。查注引《风土记》:“午日以菰黍裹稻米为粽,以象阴阳相包裹未分散也。”《左传·僖公三十年》:“餐有菰黍。”杜预注曰:“昌歜,昌蒲葅。”孔颖达《疏》:“郑玄云:昌本昌蒲根切之四寸为葅,彼昌本可以为葅,知此昌歜即昌蒲葅也。”傅本注:“五月五日,以菰叶裹黏米,楚祭屈原之遗风。又俗饮菖蒲酒。”

(6)“琼彝”:玉制盛酒器皿。“玉舟”:玉制酒杯。司马光《和王少卿十日与留台国子监崇崇福宫诸官赴王》:“红牙板急弦声咽,白玉舟横酒量宽。”苏轼《次韵赵景贶督两欧阳诗破陈酒戒》:“明当罚二子,已洗两玉舟。”赤城韩夫人《法驾导引》:“自洗玉舟斟白醴,月华微映是空舟。”傅本注:“《周礼·春官·司尊彝》:‘春祠、夏禴,祼用鸡彝、鸟彝,皆有舟。……,秋尝、冬烝,祼用斝彝、黄彝,皆有舟。……,凡四时之闲祀、追享、朝享,祼用虎彝、蜼彝,皆有舟。’其文示有鸡、虎等六彝之名,所以纳五齐三酒也。而彝者皆有舟,则舟者彝下之台也,所以承载彝也,若今承盘然。世俗或用琼玉为之。”

(7)“水调唱歌头”:即唱水调歌头。郑处海《明皇杂录》逸文:“禄山犯顺,乘遽以闻,议欲迁幸,置酒楼上,命作乐,有进《水调歌》者曰:‘山川满目泪沾衣,富贵荣华能几时?不见只今汾水上,唯有年年秋雁飞。’上问谁为此词。曰:‘李峤’。上曰:‘真才子也。’遂不终饮而去。(见《白孔六帖》卷六一《乐·进水调歌》条)陈廷敬、王奕清《钦定词谱》卷二三《水调歌头》:“《碧鸡漫志》属中吕调;毛滂词,名《元会曲》;张榘词,名《凯歌》。按,《水调》,乃唐人大曲,凡大曲有歌头,此必裁截其歌头,另倚新声也。”傅本注:“水调曲颇广,谓之歌头,岂非首章之一解乎?白乐天‘六幺水调家家唱。’”

(8)“声绕碧山”二句:“用《列子》秦青抚节悲歌,响遏行云典。”《列子》卷下《汤问》:“薛谭学讴于秦青,未穷青之技,自谓尽之,遂辞归。秦青弗止,饯于郊区,抚节悲歌,声振林木,响遏行云。薛乃谢求反,终身不敢言归。”此借其典言歌曲美妙而响亮。

 

【赏析】

  这首词写的是杭州的游赏之乐,但并非写全杭州或全西湖,而是写宋时杭州名胜十三楼。然而,此词虽以写十三楼为中心,却也没有将这一名胜的风物作细致的刻画,而是运用写意的笔法,着意描绘听歌、饮酒等雅兴豪举,烘托出一种与自然同化的精神境界,给人一种飘然欲仙的愉悦之感;同时,对比手法的运用也为此词增色不少,词中十三楼的美色就是通过与竹西亭的对比而突现出来的,省去了很多笔墨,却增添了强烈的艺术效果。此外,移情手法的运用也不可小看。作者利用眉峰与远山、目光与水波的相似,赋予远山和水波以人的感情,创造出“山与歌眉敛,波同醉眼流”的迷人的艺术佳境。晚云为歌声而留步,自然也是一种移情,耐人品味。

  “山与歌眉敛,波同醉眼流”,是说作者与同伴面对旖旎的湖光山色,尽情听歌,开怀痛饮。歌女眉头黛色浓聚,就象远处苍翠的山峦;醉后眼波流动,就象湖中的滟滟水波。接着补叙一笔:“游人都上十三楼。”意即凡是来游西湖的人,没有不上十三楼的,此一动人场面就出现在十三楼上。为了写出十三楼的观览之胜,作者将古扬州的竹西亭拿来比衬:“不羡竹西歌吹古扬州。”这里说只要一上十三楼,就不会再羡慕古代扬州的竹西亭了,意即十三楼并不比竹西亭逊色。据《舆地纪胜》记载:“扬州竹西亭在北门外五里”,得名于杜牧《题扬州禅智寺》的“谁知竹西路,歌吹是扬州”。竹西亭为唐时名胜,向为游人羡慕。

  过片以后,极写自己和同伴于此间的游赏之乐。“菰黍连昌歜”,“菰黍”即粽子。“昌歜”为宋代一种食品。句意为他们宴会上食用的食品,材料普通而精致味美。“琼彝倒玉舟”,“彝”为贮酒器皿,“玉舟”即酒杯,句意为漂亮的酒壶,不断地往杯中倒酒。综上二句,意在表明他们游赏的目的不是为了口腹之欲,作烹龙炮凤的盛宴,而是贪恋湖山之美,追求精神上的愉快和满足。最后则以描写清歌曼唱满湖山作结:“谁家水调唱歌头,声绕碧山飞去、晚云留。”水调,相传为隋炀帝于汴渠开掘成功后所自制,唐时为大曲,凡大曲有歌头,水调歌头即裁截其歌头,另倚新声。此二句化用杜牧《扬州》“谁家唱水调,明月满扬州”,但更富声情。意思是不知谁家唱起了水调一曲,歌喉宛转,音调悠扬,情满湖山,最后飘绕着近处的碧山而去,而傍晚的云彩却不肯流动,仿佛是被歌声所吸引而留步。

 

【作者介绍】

  苏轼(1037~1101),宋代文学家。字子瞻,又字和仲,号东坡居士。眉州眉山(今属四川)人。苏洵长子。公元1057年(嘉祐二年)进士。累除中书舍人、翰林学士、端明殿学士、礼部尚书。曾通判杭州,知密州、徐州、湖州、颖州等。公元1080年(元丰三年)以谤新法贬谪黄州。后又贬谪惠州、儋州。宋徽宗立,赦还。卒于常州。追谥文忠。博学多才,善文,工诗词,书画俱佳。于词“豪放,不喜剪裁以就声律”,题材丰富,意境开阔,突破晚唐五代和宋初以来“词为艳科”的传统樊篱,以诗为词,开创豪放清旷一派,对后世产生巨大影响。有《东坡七集》、《东坡词》、《东坡易传》、《东坡乐府》等。更多古诗词赏析内容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