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子·新绿小池塘|周邦彦|注释|翻译|赏析|讲解

【作品简介】

  《风流子·新绿小池塘》由周邦彦创作,被选入《宋词三百首》。这是一首表达相思之情的词。开头三句写初春黄昏外景,点明时间地点。接下四句,写燕能入金屋,而心上人却不能谋面。只能听到伊人弹琴吹簧的声音,备增孤独。“欲说”以下四句忆旧,将当时两人欲言又止,欲说还休情态生动绘出。下阕着重写自己的思恋。“遥知”三句假想对方念已;“最苦”写自己梦魂难寻,虽有伊“待月西厢”,却连梦中也不能去到伊人身边。“问”数句盼望重叙旧欢。但结尾又转而把期待全抛掉,诘问苍天:难道让我们“霎时厮见”都不行吗?全词由景而情,吞吐往复,层层递进,将情写到极处,令人读后心潮难平。更多宋词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宋词三百首》专栏。

 

【原文】

  《风流子·新绿小池塘①》

  作者:周邦彦

  新绿小池塘,风帘动、碎影舞斜阳。羡金屋去来②,旧时巢燕;土花缭绕③,前度莓墙④。绣阁、凤帏深几许?听得理丝簧⑤。欲说又休,虑乖芳信⑥;未歌先咽,愁近清觞⑦。
 
  遥知新妆了,开朱户、应白待月西厢⑧。最苦梦魂,今宵不到伊行⑨。问甚时说与,佳音密耗;寄将秦镜⑩,偷换韩香⑾。天便教人,霎时厮见何妨!


【注释】

①风流子:唐教坊曲名。
②金屋:美人住的地方。汉武帝幼时曾说:“若得阿娇,当以金屋储之。” 金屋:《汉武故事》:“(胶东王)数岁,长公主嫖抱置膝上,问曰:‘儿欲得妇否?’胶东王曰:‘欲得妇。’长公主指左右长御百余人,皆云不用,末指其女问曰:‘阿娇好否?’于是乃笑对曰:‘好!若得阿娇作妇,当作金屋贮之也。’”此处金屋犹言‘金闺’,系闺阁的美称。
③土花:此指贴墙而生的苔藓类植物。 李贺《金铜仙人辞汉歌》:“三十六宫土花碧。”
④莓墙:长满苔藓之墙。莓,莓苔,青苔。
⑤丝簧:管弦乐器。
⑥乖:错过。
⑦清觞(shāng):洁净的酒杯。
⑧待月:元稹《会真记》莺莺与张生诗:“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
⑨不到伊行:不到她身边。行(háng):那边,旁边。
⑩秦镜:汉徐淑赠给丈夫秦嘉明镜,秦嘉赋诗徐谢。汉秦嘉赴京师致事,其妻徐淑生病归母家,未获面别,留赠诗三首,其三云:“何用叙我心?遗思致款诚。宝钗也耀首,明镜可鉴形,芳香去垢秽,素琴有清声”,临别留赠宝钗、明镜等物表达情意。韩香,《晋书·贾充传》载,贾充女午,与韩寿私通,窃武帝赐其父西域所进异香以赠寿。充发觉后,以女稼寿。后以此指男女暗中通情。
⑾韩香:晋时贾充的女儿贾午受韩寿,赠香与寿,贾充闻寿身上的香气,知是女儿所赠,于是将午嫁给韩寿。乐府诗云:“盘龙明镜饷秦嘉,辟恶生香寄韩寿。”

 

【翻译】

  刚刚新绿的春水,涨满小小的池塘,风吹门帘,引得它微微吹动。细碎的帘影,如在斜阳中飞舞着,此景动人。我真是羡慕金屋中往日的燕子,那样自由自在来回飞翔。我也羡慕那些青苔,可以和从前的院墙相依相伴。院墙内的绣阁里,挂着层层凤帏的帘子。我见不到她,只能听到她演奏乐曲的美妙声音。那琴声如人,透露出她一层层的心事,想又诉说又有些犹豫,她生怕对方不如往日那样,已经对她变心。还没有开始歌唱,她便先已哭泣,过于忧愁只得以酒消愁。我遥知你梳洗打扮好,悄悄开了门,像崔莺莺那样待月西厢的心上人,今夜我却无可奈何,无法与你相伴。我真想问一问,什么时候能再想见,互诉衷肠?我要送给你梳妆的明镜,你也会偷偷地给我导香。老天爷啊老天爷,给我们帮个忙,马上就让我们相见。

 

【讲解】

  词作于词人元祐八年(1093)调知溧水后三年间,是一首诉说相思怀人的作品。全词由景及情,抒情由隐而显,人的心理描绘极为细致周到。词中怀人,层层深入,有时用对照手法,从双方写来,层次极为清楚。

  上片写景,词中的抒情主人公徘徊于池上,离意中人居处不远,却无法接近。“新绿小池塘”,谓池水新涨:“绿”为水色,此宅院中的小池。首句颇得静雅之趣。转到下两句,仍写池水,而静中见动。帘影映入水中,风摇影动,加以水面折光,便成碎影,再着斜阳返照,浮光跃金,景色奇丽。不仅体物尽态极妍,且隐含人情。

  “羡”字所领四句,蕴含景中的情感略有显露。燕子旧年筑过巢的屋梁上又来筑巢;土花前番生过的墙上又生了出来。主人公所以“羡”此二物,是因它们能隔年重临故处,而对比自己此时不能重续旧欢,有人不如物之慨,是为触景生情。这四句形式属“带逗对”,词序略有挪移,即以“土花”对“金屋”,尤觉工稳。“绣阁里,凤帏深几许”,问句,便觉一往情深。

  “听得理丝簧”即是池上所闻。以下四句写“丝簧”似是以琴者传情。那声音象怕误了佳期芳信,满怀幽怨无处倾诉,故“欲说又休”;本应对酒当歌,但怕近酒,故又“未歌先咽”。词情暗由己思人转为写人思己。

  换头三句,悬想伊人晚妆停当,待月西厢,正思念、盼望自己。“待月”二字表明与上片所写“斜阳”已有一段时间间隔,但仍从对方落笔,词意与上片相续。不作“遥想”而径写“遥知”,概说心意相通之情。丝簧可闻的地方著一“遥”字,又表现出咫尺天涯之感。明知她待月西厢,却无法赴会,是一苦,连梦魂也不得去她身边,便更苦了。

  紧接便是长长一句:“问何时说与,佳音密耗,寄将秦镜,偷换韩香?”东汉秦嘉出为吏,其妻徐淑因病不能随行,嘉乃寄赠明镜、宝钗等物以慰之,此乃“秦镜”出典;晋贾充之女私慕韩寿,窃御赐异香赠寿,充知其事,即以女妻之,此即“韩香”的出典。这四句意思是封建礼教禁锢下的情侣发自心灵的呼声,它将词情又推进一层。末句就喊出内心呼声:“天便教人。霎时厮见何妨!”似乎从中作梗,使有情人不得相会的,乃是苍天,不尤人而怨天,可见怨极;要求“霎时厮见”,又见渴望之急;便“霎时斯见”,于事何补,又见情痴。如此一问,引出至情至性之思。

  此词一起以景,极清丽,而又突然转折;一结以情,极朴厚而又干净利落。整首词至真之情由性灵肺腑中流出,读来既明快又饶有情致,具有动人的艺术魅力。

 

【赏析】

  王明清《挥麈余话》卷二载:“周美成为江宁府溧水令,主簿之室,有色而慧,美成每款洽于尊席之间。世所传《风流子》词,盖所寓意焉。新绿。待月皆簿所亭轩之名也。”此说法虽未必可信,亦不必拘泥于事实,然这首词确实抒发的是相思之情。

  “新绿小池塘,风帘动、碎影舞斜阳”,词作上片开首三句写景。先出小池塘,然接下去并未描绘池中或池周之景,而是单提池面映出的风吹帘动之影。有帘,就有窗,有屋,有人,可见主人公注意之所在。“舞”是动景,然而“舞”在水面上则构成一幅无声的静景,此外,“舞”在水面,由于风吹波动,帘影是破碎而不完整的,在暗示主人公心态的作用。接下陡转笔触,发出感慨:“羡金屋去来,旧时巢燕。土花缭绕,前度莓墙。”“羡”为领字,直贯四句。人而羡慕无知的燕子,因为它照旧可以度过以前度过的“土花缭绕”的“莓墙”,而飞进“金屋”。“金屋”,华丽的楼房,此指所眷恋者的住处。这里亦暗用“金屋藏娇”典故,暗示所思恋之人已属他人。“旧时巢”,去年曾巢于“金屋”的燕子,真是“似曾相识燕归来”。燕子跟往年一样,度过“莓墙”,飞入“金屋”,而人却被莓墙所阻,只能望“金屋”兴叹。这里词人的手法十分高超巧妙,短短十七个字,却描绘出一幅充满情趣的生动图画。画面以小池塘为中心,池塘对岸是一堵长满土花的墙,紧贴墙内露出一座华丽的楼阁,楼阁窗户的帘幕飘动着;池塘这边伫立着主人公,他正翘首抬眼望着飞入“金屋”的燕子,脸上流露出羡慕之色。这幅画不仅形象,且极富戏剧性,有助于我们理解该词的内容和主人公的心态。接下,主人公展开想象,“绣阁凤帏深几许?曾听得理丝簧”。“绣阁”,即前面的“金屋”。“凤帏”,绣有凤鸟的帷幕。“深几许”,用欧阳修《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词意,写出不深而似深的景象。有“侯门一入深似海”之意。“曾”,读zēng,张相《诗词曲语辞汇释》卷二:“曾,犹争也,怎也。”“曾听得理丝簧”,怎么好像听见弹奏乐器之声,语气表明主人公也许真听见了,也许只不过是他的想象。这为下面进一步展开想象作了铺垫。“欲说又休,虑乖芳信,未歌先咽,愁近清觞”,从乐器弹奏声中,主人公想象对方打算通过歌声传达情意,却又耽心应诺了约会无法实践,所以歌未出口就先呜咽起来,只好饮酒浇愁。

  “遥知新妆了,开朱户,应自待月西厢”,词作下片开首二句承上片,主人公更进一步想象对方也正在期待着他。随着时间推移,主人公伫立在池塘旁,见夕阳西下,又见月儿高挂。这时他想象,对方已扮好晚妆,正打开窗户,在月光下等待着他。以上一系列描写,完全是主人公的想象,却将所眷恋女子的情态、活动刻画得维妙维肖,细腻真切,生动感人;也表现了主人公相思之情越来越深切。接下调转笔触写自身,“最苦梦魂,今宵不到伊行”。“梦魂惯得无拘检,又踏杨花过谢桥”。白日既不能相会,那就到梦中去追寻吧。可是今晚竟然连梦魂都不能到她身边,可见是最苦了。写至此,主人公似乎已感到绝望,可是他仍执着地问:“问甚时说与,佳音密耗,寄将秦镜,偷换韩香。”后二句化用刘禹锡“秦嘉镜鉴前时结,韩寿香销故箧衣”诗意,直率地吐露心曲,盼望能互通佳音,重谐和好。“密耗”,即密约。“秦镜”,秦嘉的宝镜。《艺文类聚》卷三二,“秦嘉,字士会,东汉陇西人。为郡上掾,与妇徐淑书曰:‘顷得此镜,既明且好。形观文彩,世所希有,意甚爱之,故以相与。’淑答书曰:‘今君征未还,镜将何施行。素琴之作,当须君归,明镜之鉴,当待君还’。”喻指夫妻或男女间的相爱。“韩香”,韩寿从贾充女处所得之香。《晋书•贾充传》叙韩寿与贾充女私通,“时西域有贡奇香,一著人则经月不歇。帝甚贵之,惟以赐充及大司马陈骞。其女密盗以遗寿。充僚属与寿燕处,闻其芬馥,称之于充。自是充意知女与寿通”,后“遂以女妻寿。”结末二句,“天便教人,霎时厮见何妨!”祈求上天,让我们短暂相会有何妨呢!情急渴念迂妄的情态,跃然纸上。沈谦评曰:“天便教人,霎时厮见何妨,……卞急迂妄,各极其妙,美成真深于情者”(《填词杂说》)。况周颐评曰:“此等语愈朴愈厚,愈厚愈雅,至真之情,由性灵肺腑中流出,不妨说尽而愈无尽”(《蕙风词话》)。更多宋词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宋词三百首》专栏。

  全词叙写一位男子对所爱女子的渴念之情。写法极为别致独特,除上片起首三句写景外,以下全是想象,写来灵活多变,又极有层次;感情随着想象而逐渐加强,最后达到几乎控制不住之境地;由于巧用比喻,刻画细腻和用典贴切,所写虽全是想象,却极其鲜明形象,富于感染。

 

【作者介绍】

  周邦彦(1056-1121)字美成,号清真居士。浙江钱塘(今浙江杭州市)人。北宋词人。少年落魄不羁,后在太学读书,宋神宗时因献《汴京赋》为太学正。哲宗时任庐州教授、知溧水县、国子主簿、秘书省正字。徽宗时仕途较坦荡,先后为校书郎、议礼避榆讨、大晟府提举,为朝廷制礼作乐。晚年知顺昌府和处州、南京鸿庆宫提举。卒,赠宣奉大夫。他精通音律,创制不少新词调,如《拜新月慢》、《荔支香近》、《玲珑四犯》等。现存词二百余篇,多写男女之情和离愁别恨,内容较为单薄,调子很低沉。其词承柳永而多有变化,市井气少而宫廷气多,词风也比柳永更典雅含蓄,且长于铺叙,善于熔铸古人诗句,辞藻华美,音律和谐,具有浑厚、典丽、缜密的特色。如《瑞龙吟》(章台路)、《西河》(佳丽处)等。其写景小词,富有清新俊逸的情调,如《苏幕遮》等。他是大晟词人的代表,是婉约派和格律派的集大成者,开南宋姜夔张炎一派词风,对后世影响很大。王国维《人间词话》说:“美成深远之致,不及欧、秦,唯言情体物,穷极工巧,故不失为第一流之作者,但恨创调之才多,创意之才少耳。”生平祥见《宋史》卷四百四十四(列传第二百三),有《片玉词》。更多唐诗宋词赏析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的相关文章。

  王国维认为:“(周)先生于诗文无所不工,然尚未尽脱古人蹊径。平生著述,自以乐府为第一。词人甲乙,宋人早有定论。惟张叔夏(张炎)病其意趣不高远。然宋人如欧、苏、秦、黄,高则高矣,至精工博大,殊不逮先生。故以宋词比唐诗,则东坡似太白,欧、秦似摩诘,耆卿似乐天,方回、叔原则大历十子之流。南宋唯一稼轩可比昌黎,而词中老杜,则非先生不可。昔人以耆卿比少陵,未为犹当也。"意谓周邦彦为北宋词的“集大成者”。

 

【宋词英译】

Song of Gallantry

Zhou Bangyan

 

The little pond is newly greened;

The breeze ruffles the window screened.

The broken shadows dance with slanting sunny rays.

I envy swallows flying to and fro

Under the eaves of golden hall,

And rampant flowers creeping high and low

Upon the age-old earthern wall.

I hear in curtained tower deep she plays

And vibrates zither strings.

She stops before she says anything,

She'd not betray her spring.

She sobs before she sings,

So sad as to decline

A cup of sweetest wine.

 

I know that after making up her face

She'd open crimson doors and pace

To view the moon from western bower.

It grieves me most tonight

That I can't bring fresh shower for the thirsting flower.

When will she tell me with delight

The time for us to meet?

When may I send her mirror bright

And she in turn her incense sweet?

O Heaven! O what harms

If I stay a while in her arms!

O Heaven! O What harms

If I stay a while in her arms!


【词牌简介】

  《风流子》,词牌名之一。原唐教坊曲名,后用为词调之称。又称为《内家娇》。有单调及双调两体。风流子,与菩萨蛮、念奴娇、如梦令等都是词牌名,主要流行于宋朝时期。著名的词人谢懋、张耒等都曾经以“风流子”作词牌名创作过词。最典型的就是被誉为“苏门四学士”之一的张耒。


【格律】

  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韵)。

  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韵)。

  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韵)。

  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韵)。

  仄平平仄平(韵)。

  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韵)。

  平仄仄平平平,平仄平平(韵)。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韵)。

  ⊙仄⊙平⊙仄,平仄平平(韵)。

 

新绿小池塘。风帘动、碎影舞斜阳。羡金屋去来。旧时巢燕。土花缭绕。

○●●○△     ○○●   ●●●○△    ●○●●○    ●○○●     ●○○●

前度莓墙。绣阁凤帏深几许。听得理丝簧。欲说又休。虑乖芳信。未歌先咽。

○●○△    ●●●○○●●     ●●●○△   ●●●○    ●○○●     ●○○●

愁近清觞。遥知新妆了。开朱户、应自待月西厢。最苦梦魂。今宵不到伊行。

○●○△    ○○○○●    ○○●    ○●●●○△    ●●●○      ⊙○◎●○△

问甚时说与。佳音密耗。寄将秦镜。偷换韩香。天便教人。霎时厮见何妨。

●●○●●    ○○●●    ●○○●    ○●○△    ○●○○    ●○○●○△

双调一百九字,前段十二句五平韵,后段十句四平韵

此词前段起句用韵,后段起句不用韵。其前段第七句七字,后段第三句四字,第四句六字,第九句四字,结句六字,俱与诸家小异。按,陈允平和周词,前段第七句〔对握宝筝斜度曲〕,后段第三、四句〔十二画桥,一堤烟树成行〕,结句〔春已无多,只愁风雨相妨〕,正与此同。 汲古阁《片玉集》刻此词,前段第七句,误作〔绣阁裏凤帏深几许〕八字句,今从《花草粹编》校正。又有陈允平和词可据。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