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入松·听风听雨过清明|吴文英|注释|翻译|赏析|讲解

【作品简介】

  《风入松·听风听雨过清明》由吴文英创作,被选入《宋词三百首》。这首词是暮春忆旧怀人之作。上阕寓情于景。写词人在清明前后的风雨中,起草葬花词,以示对故人的怀恋。下阕抒发作者对意中人的刻骨相思。昔日两人曾共游西园,而今却独自徜徉。景象“依旧”人事全非,这时词人进入了自己所制造的想象世界:黄蜂在佳人抓过的秋千索上扑飞,石阶因佳人未来而长满青苔!在这里,情绪的表达和意境的想象达到前无古人的美伦美奂境界,准确地表达出主人公的内心感受。此种艺术手段,确实称得上“词中高境也。”(陈廷焯《白雨斋词话》)更多宋词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宋词三百首》专栏。

 

【原文】

  《风入松·听风听雨过清明

  作者:吴文英

  听风听雨过清明,愁草瘗花铭。楼前绿暗分携路,一丝柳、一寸柔情。料峭春寒中酒,交加晓梦啼莺。
 
  西园日日扫林亭,依旧赏新晴。黄蜂频扑秋千索,有当时、纤手香凝。惆怅双鸳不到,幽阶一夜苔生。

 

【注释】

①草:草,起草,拟写。愁草,没有心情写。

②瘗(yì):埋葬。铭,文体的一种。庾信有《瘗花铭》。古代常把铭文刻在墓碑或者器物上,内容多为歌功颂德,表示哀悼,申述鉴戒。

③分携:分手,分别。

④绿暗:形容绿柳成荫。

⑤料峭:形容春天的寒冷。

⑥中酒:醉酒。“中酒”见《史记·樊哙传》,亦见《汉书》,意酒酣也。中,读仄声也。又如杜牧:“残春杜陵客,中酒落花前”(《睦州四韵》),

⑦交加:形容杂乱。

⑧双鸳:指女子的绣花鞋,这里兼指女子本人。

 

【翻译】

  听着凄风苦雨之声,我独自寂寞地过着清明。掩埋好遍地的落花,我满怀忧愁地起草葬花之铭。楼前依依惜别的地方,如今已是一片浓密的绿荫。每一缕柳丝,都寄托着一分柔情。料峭的春寒中,我独自喝着闷酒,想借梦境去与佳人重逢,不料又被啼莺唤醒。

  西园的亭台和树林,每天我都派人去打扫干净,依旧到这里来欣赏新晴的美景。蜜蜂频频扑向你荡过的秋千、绳索上还有你纤手握过而留下的芳馨。我是多么惆怅伤心,你的倩影总是没有信音。幽寂的空阶上,一夜间长出的苔藓便已青青。

 

【赏析】

  这是西园怀人之作。西园在吴地,是梦窗和情人的寓所,二人亦在此分手,所以西园诚是悲欢交织之地。梦窗在此中常提到此地,可见此地实乃梦萦魂绕之地。
  这是一首伤春之作。
  词的上片情景交融,意境有独到之处。前二句是伤春,三、四两句写伤别,五、六两句则是伤春与伤别的交融,形象丰满,意蕴深邃。“听风听雨过清明”,起句貌似简单,不象梦窗绵丽的风格,但用意颇深。不仅点出时间,而且勾勒出内心细腻的情愫。
  寒食、清明凄冷的禁烟时节,连续刮风下雨,意境凄凉。风雨不写“见”而写“听”,意思是白天对风雨中落花,不忍见,但不能不听到;晚上则为花无眠、以听风听雨为常。首句四个字就写出了词人在清明节前后,听风听雨,愁风愁雨的惜花伤春情绪,不由让读者生凄神憾魄之感。“愁草瘗花铭”一句紧承首句而来,意密而情浓。落花满地,将它打扫成堆,予以埋葬,这是一层意思;葬花后而仍不安心,心想应该为它拟就一个瘗花铭,瘐信有《瘗花铭》,此借用之,这是二层意思;草萌时为花伤心,为花堕泪,愁绪横生,故曰“愁草”,这是三层意思。词人为花而悲,为春而伤,情波千叠,都凝炼在此五字中了。“楼前绿暗分携路,一丝柳,一寸柔情”,是写分别时的情景。梦窗和情人在柳丝飘荡的路上分手,自此柳成为其词中常出现的意象。古代有送别时折柳相送的风俗,是希望柳丝能够系住将要远行的人,所以说“一丝柳,一寸柔情”,可谓语浅意深。
  “料峭春寒中酒,交加晓梦啼莺”,伤春又伤别,无以排遣,只得借酒浇愁,希望醉后梦中能与情人相见。无奈春梦却被莺啼声惊醒。这是化用唐诗“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之意。上阙是愁风雨,惜年华,伤离别,意象集中精炼,而又感人至深,显出密中有疏的特色。
  下阙写清明已过,风雨已止,天气放晴了。阔别已久的情人,怎么能忘怀!按正常逻辑,因深念情人,故不忍再去平时二人一同游赏之处了,以免触景生悲,睹物思人。但梦窗却用进一层的写法,那就是照样(依旧)去游赏林亭。于是看到“黄蜂频扑秋千索” ,仿佛佳人仍在。“黄蜂”二句是窗梦词中的名句,妙在不从正面写,而是侧面烘托,佳人的美好形象凸现出来。怀人之情至深,故即不能来,还是痴心望着她来。“日日扫林亭”,就是虽毫无希望而仍望着她来。离别已久,秋千索上的香气未必能留,但仍写黄蜂的频扑,这不是在实写。陈洵说:“见秋千而思纤手,因蜂扑而念香凝,纯是痴望神理。”更多宋词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宋词三百首》专栏。
  结句“双鸳不到”(双鸳是一双乡绣有鸳鸯的鞋子),明写其不再惆怅。“幽阶一夜苔生”,语意夸张。
  不怨伊人不来,而只说“苔生”,可见当时伊人常来此处时,阶上是不会生出青苔来的,现在人去已久,所以青苔滋生,但不说经时而说“一夜,”由此可见二人双栖之时,欢爱异常,仿佛如在昨日。这样的夸张,在事实上并非如此,而在情理上却是真实的。

 

【讲解】

  《风入松》是吴文英一篇脍炙人口的小词。

  吴文英(1207—1260)字君特,号梦窗,晚年又号觉斋,四明(今浙江宁波)人.一生未仕,但结交多显贵,世以“清客”目之。今传《梦窗词甲乙丙丁—稿》。

  梦窗词重形式轻内容。他曾说:“盖音律欲其协,不协则成长短之诗;下字欲其雅,不雅则近乎缠令之体;用字不可太露,露则直突而无深长之味;发意不可太高,高则狂怪而失柔婉之意。”为词追求辞藻精美,曾被推为南宋第一词家,《花菴词选》说:“求词于吾宋者,前有清真(周邦彦),后有梦窗。”实则多是“七宝楼台,眩人眼目”(张炎语),而内容少沉著,意境欠深远。但有些小词却写得清疏可喜,《唐多令》、《风入松》等就是这类词的佳品。

  《风入松》写暮春怀人。陈洵曰:“思去妾也”(《海绡说词》)。本事之说,虽未为可信,然有助于理解词意。

  上片写风雨时怀人之状。开头两句不仅写出时令特点,而且人物进入画面,“听风听雨过清明”既点明清明节在春风凄凄、春雨绵绵中度过,两个“听”字更表现了主人公多愁善感的内心世界。“愁草《瘗花铭》”一句,暗示了在风雨凄迷中,缤纷的落英更令人增添几分愁意,然而他却无心写葬花文章,而是满怀愁绪地追寻当年两人分手的小路,那里已是“楼前绿暗”,“一丝柳、一寸柔情”。“绿暗”表明春深,也暗写了分别时间之长。“一丝柳、一寸柔情”是寓情于景,情景交融之句,依依的杨柳,含着脉脉的深情,古人以柳寓“别情”,“一丝”即蕴“一寸”之情,可见情之深切,着一“柔”字,又暗示此属男女之情。

  “料哨春寒中酒,交加晓梦啼莺”两句,继写百无聊赖的愁苦之状。在春寒料峭之时,身寒心冷,斟满浓酒,借酒消愁,然而“愁更愁”,致使睡梦难成。此句写得极为蕴藉,本是自己愁绪难眠,却怪罪于莺啼交迭惊扰了晓梦。

  下片写新晴时怀人之情。过片后的“新晴”与上片的“风雨”相呼应,表现了天气的变化,然而人物的感情并不因此而改变。主人公在风雨新晴之时,似乎春山舒展,到昔日两人天天游乐的西园林亭,像往常一样欣赏那良辰美景,然而看到的却是“黄蜂频扑秋千索,有当时,纤手香凝”。许许多多的黄蜂不断地向秋千的绳索扑去,原来那绳索上,还有她从前打秋千时,纤手留下的余香。此为全词名句,“黄蜂”句是实写,绘声绘形;“纤手”句是飞腾的想象,它超越了时间、空间,但却表达了极为深挚的感情,正如谭献所说:“‘黄蜂’二句,是痴语,是深语。”然而,再美的想象也不能代替现实,意念中的她并不能同行同处,这怎不令主人公感慨:“惆怅双鸳不到,幽阶一夜苔生”呢?此句化用古诗“全由履迹少,并欲上阶生”,“双鸳”指一双鸳鸯屐,此处指女子行踪。这里写林亭前,小路上都没有伊人的踪影,只有那满阶藓苔青青。这结句中的“一夜”突出了青苔生长的迅速,从而表达了深深的惆怅,“幽”字更渲染了愁情。此处借景抒情,语近情遥,故潭献评“结处见温厚”(《词综偶评》)。更多宋词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宋词三百首》专栏。

  本词在内容上虽无更多深意,但艺术上却有独到之处。冯煦说;“梦窗词,脉络井井”,从本词章法上看,确实具有这一特色。全词以“愁”字贯穿,上片写风雨凄迷时怀人之愁,风声雨声,落英缤纷,杨柳依依,啼莺惊梦,无—不交织着“离愁”。下片写风雨新晴后怀人之愁,西园林亭,幽阶苔生,秋千依旧,纤手无踪,无一不满蕴着“惆怅”。本词语言虽然炼字精粹,但无斧凿痕,正如周尔墉所说:“刻画中见天然”(《绝妙好词》)。此词风格清疏蕴藉,陈廷悼说:“情深而语极纯雅” (《白雨斋词话》)。此乃极为精当之评。

 

【历代点评】

  《词综偶评》谭献云:此是梦窗极经意词,有五季遗响。“黄蜂”二句,是痴语,是深语。结处见温厚。

  《海绡说词》陈洵云:思去妾也,此意集中屡见。

  “西湖清明”,是邂逅之始;此则别后第一个清明也。“楼前绿暗分携路”,此时觉翁当仍寓居西湖。风雨新晴,非一日间事,除了风雨,即是新晴,盖云我只如此度日扫林亭,犹望其还赏,则无聊消遣,见秋千而思纤手,因蜂扑而念香凝,纯是痴望神理。“双鸳不到”,犹望其到;“一夜苔生”,踪迹全无,则惟日日惆怅而已。

 

【作者介绍】

  吴文英(约1200~1260),字君特,号梦窗,晚年又号觉翁,四明(今浙江宁波)人。原出翁姓,后出嗣吴氏。与贾似道友善。《宋史》无传。一生未第,游幕终身,于苏、杭、越三地居留最久。并以苏州为中心,北上到过淮安、镇江,苏杭道中又历经吴江垂虹亭、无锡惠山,及茹霅二溪。游踪所至,每有题咏。晚年一度客居越州,先后为浙东安抚使吴潜及嗣荣王赵与芮门下客,后“困踬以死”。有《梦窗词集》一部,存词三百四十余首,分四卷本与一卷本。其词作数量丰沃,风格雅致,多酬答、伤时与忆悼之作,号“词中李商隐”。而后世品评却甚有争论。更多唐诗宋词赏析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的相关文章。

  清全祖望答万经《宁波府志》杂问,谓吴文英“晚年困踬以死”,殆得其实。享年六十岁左右。黄升《中兴以来绝妙词选》编定于淳祐九年(1249),卷十录吴文英词九首,时吴文英正在越州,年约五十。黄升并引尹焕《梦窗词叙》云:“ 求词于吾宋者,前有清真,后有梦窗。此非焕之言,四海之公言也。”沈义夫《乐府指迷》亦谓“梦窗深得清真之妙”。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卷二云:“若梦窗词,合观通篇,固多警策。即分摘数语,每自入妙,何尝不成片段耶?”近代词论家多以姜词清空,吴词密丽,为二家词风特色。况周颐《蕙风词语》卷二又云:“ 近人学梦窗,辄从密处入手。梦窗密处,能令无数丽字,一一生动飞舞,如万花为春;非若琱蹙绣,毫无生气也。”《梦窗词集》有四卷本与一卷本两种。毛氏汲古阁所刻《梦窗甲乙丙丁稿》为四卷本,《疆村丛书》刻明太原张迁璋所藏为一卷本。号“词中李商隐”。在南宋词坛,吴文英属于作品数量较多的词人,存词有三百四十余首,其《梦窗词》在数量上除辛弃疾外无人与之抗衡;就题材而言,这些词大体可以分为三类:酬酢赠答之作,哀时伤世之作,忆旧悼亡之作。

 

【宋词英译】

Hearing the wind and rain while mourning for the dead,

Sadly I draft an elegy on flowers.

Over dark green lane hang willow twigs like thread.

We parted before these bowers,

Each twig revealing

Our tender feeling.

I drown my grief in wine in chilly spring,

Drowsy, I wake again when orioles sing,

 

In West Garden I sweep the pathway

From day to day

Enjoying the fine view

Still without you.

On the ropes of the swing the wasps often alight

For fragrance spread by fingers fair.

I'm grieved not to see your foot-traces: all night

The mossy steps are left untrodden there.

 

【词牌简介】

  一说出于唐代诗僧皎然《风入松》歌;一说古琴曲有《风入松》。传为晋嵇康作,见于郭茂倩《乐府诗集》。又名《远横山》《风入松慢》。双调74或76字,上下阕各6句4平韵。《宋史·乐志》入“林钟商”。《词谱》收有4种体式,以北宋晏几道词和南来吴文英词为正体,另有变格。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