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秦楼·水浴清蟾|周邦彦|注释|翻译|赏析|讲解

【作品简介】

  《玉楼春·桃溪不作从容住》由周邦彦创作,被选入《宋词三百首》。这是一首即景思人之作。先写秋夜之景:夜空里一弯新月,凉风使树叶晃动,街头人马声已归于沉寂。这唤起对美好往事的回忆,当年凭栏闲看她的娇憨可爱,历历在目。又转写今日孤独,离别后天各一方,音信阻隔,连梦也无。又写所思之人:自别离后怕梳妆,镜里容颜日瘦,“梅风”三句在景语中进一步表述人生来都要自然老去的不可抗拒。接下说自己为了所思之人而伤感,只能数着稀落的星星发呆。此词深婉缠绵地表现了男子思念情人的细腻真情,很有意识流的色彩。更多宋词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宋词三百首》专栏。

 

【原文】

  《过秦楼·水浴清蟾①》

  作者:周邦彦

  水浴清蟾②,叶喧凉吹,巷陌马声初断。闲依露井,笑扑流萤③,惹破画罗轻扇。人静夜久凭栏,愁不归眠,立残更箭④。叹年华一瞬,人今千里,梦沉书远⑤。
  空见说鬓怯琼梳,容消金镜,渐懒趁时匀染⑥。梅风地溽⑦,虹雨苔滋,一架舞红都变⑧。谁信无聊为伊,才减江淹,情伤荀倩。但明河影下,还看稀星数点。


【注释】
①过秦楼:词牌名。
②清蟾:明月。
③笑扑流萤:扑捉萤火虫。
④更箭:古代以铜壶水滴漏,壶水中立箭标刻度以计时辰。
⑤梦沉:梦灭没而消逝。
⑥趁时匀染:赶时髦而化妆打扮。
⑦溽(rù):湿润。⑧舞红:落花。

 

【题解】

  本篇当是周邦彦于宋哲宗元祐八年(1093)年至绍圣三年(1096)知溧水县时所作,是怀人之词。大概是词人想念汴京的旧情人,慨叹千里分隔,不能厮守。

【句解】

  水浴清蟾,叶喧凉吹,巷陌马声初断。闲依露井,笑扑流萤,惹破画罗轻扇

  “清蟾”,代指月亮。中国古代神话说月亮里住着一只蟾蜍,故月亮又称“蟾宫”。起首三句写夜景,街道上车水马龙的声音刚刚消失,月亮像是从水里洗过一样,清洁明亮,晚风吹过树叶,发出悦耳的声响,空气清凉。“叶喧凉吹”四字,自李商隐《雨》诗“秋池不自冷,风叶共成喧”化出,而凝练华美过之。“露井”,是人家庭院里露天的井台。“笑扑流萤,惹破画罗轻扇”,从杜牧《秋夕》诗“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化出。着一“笑”字,顿有飞舞之势,“惹破”亦富动感。周邦彦善于化用前人佳句,而能推陈出新。

  人静夜久凭阑,愁不归眠,立残更箭。叹年华一瞬,人今千里,梦沉书远

  愁人能奈此良夜何!“笑扑流萤”的那些人儿安静下来了。只有我一个人,倚着栏杆,静静地倾听漏壶的水都滴尽了,还是睡意全无。如此良夜,竟然愁不能眠。所愁何事?原来是在哀叹时间流逝太快,许多年竟然在一瞬间过去了。当年的情人,如今相隔千里,彼此间连寄一封书信都难,连梦也变得沉重,梦魂难以飞越关山相见。

  空见说、鬓怯琼梳,容销金镜,渐懒趁时匀染。梅风地溽,虹雨苔滋,一架舞红都变

  许久未曾相见了。只是从你的书信中,知道你近来梳头时叹息头发比从前稀疏,照镜子时感叹容颜比从前憔悴。你在信中说,渐渐地都没有梳妆打扮的心思了。“匀染”,是指女子在脸上涂抹饰品。“趁时”,是赶着早上起来化妆。“梅风地溽,虹雨苔滋”八个字,是江南风景。据此,可以判断本篇作于知溧水县任上。溧水地近长江,梅雨季节,雨水过多,地面自然是湿的,连清风都带有水的气息,雨后将晴,苔藓便在湿地上疯长。就在这样的梅雨季节里,篱笆架上已是绿肥红稀。“一架舞红都变”,于花而言,如何可以,然而竟是如此斩截!于人而言,难以接受、却又不能不接受这样一个现实。是错愕,更是痛惜。“虹雨苔滋”,是用杜甫《雨四首》“楚雨石苔滋,京华消息迟”的语典,暗寓江南与京师乖隔,有情人音信全无。“舞红”一词,自孙光宪《浣溪沙》词“花渐凋疏不耐风。画帘垂地晚堂空。堕阶萦藓舞愁红”化出。“梅风地溽,虹雨苔滋,一架舞红都变”三句,意境亦与孙光宪词略同,而警策过之。

  谁信无憀,为伊才减江淹,情伤荀倩。但明河影下,还看稀星数点

  “无憀”,同“无聊”。又有谁知道我都是为了她呢,为了她才如此惆怅感伤,为了她才如此情何以堪。都只因为牵挂她的缘故,我才变得比才尽了的江淹、伤心过度损坏了身子的荀粲还要不堪啊。“才减江淹”和“情伤荀倩”,是两个著名的典故。《南史·江淹传》里说江淹少年才俊,以文章著名,晚年才思衰竭,曾经梦见张协向他索要怀中锦绣,郭璞向他索要五色笔,从此再也写不出好文字,时人谓之“江郎才尽”。荀粲,字奉倩,西晋人。《世说新语·惑溺》篇说荀粲与妻子极恩爱,妻子不幸在冬天得热病,荀粲就赤身走到屋外将身体冷却下来,回到屋里用自己的身体给妻子降温。妻子死后不久,荀粲也死了。刘孝标注引《粲别传》说,妻子死后,荀粲过于伤心,朋友傅嘏前来吊唁,看见荀粲不哭但是神魂黯然,就和他说,“你的妻子不过就是长得好看一点儿罢了,又没有什么特殊才学。这样的女人,何愁不能再找一个阿?你有必要这样伤心吗?”荀粲说:“佳人难再得啊!我那妻子虽然不敢说是倾城倾国貌,但只怕世间也不容易找到的。”荀粲终因伤心过度而死。死时年仅二十九岁。叹息也罢,伤心也罢,终有何用呢?一个人静夜独坐,猛抬头,只见银河西沉,天边残存着稀稀拉拉的几颗寒星而已。“但明河影下,还看稀星数点”二句,承上片“人静夜久凭阑,愁不归眠,立残更箭”三句,中间穿插许多感叹,如此前后遥相呼应,章法亦奇。

【评解】

  本篇不过是相思艳情之作,上下两片浑然一体,由月夜写起,写月下相思,无心睡眠,独自惆怅到天明,往日恩情萦怀在心,终究不能忘却。通篇以月夜为线索,由入夜写到天将亮时,别后相思,当下无聊,都在月下娓娓叙出。李攀龙评价本篇说:“出口成词,平平铺叙,自有一种闲情,不当以凡品目之。”(见《草堂诗馀隽》所引)陈廷焯《云韶集》评价本篇:“婉约芊绵,凄艳绝世,满纸是泪,而笔墨极尽飞舞之致。” 周济《宋四家词选》里说:“‘梅风地溽,虹雨苔滋,一架舞红都变’,入此三句,意味淡厚。”

 


【讲解】

  此词通过现实、回忆、推测和憧憬等各种意意象的组合,抚今追昔,瞻念未来,浮想连翩,伤离痛别,极其感慨。词中忽景忽情,忽今忽昔,景未隐而情已生,情未逝而景又迁,最后情推出而景深入,给读者以无尽的审美愉悦。
 
  上片“人静夜久凭栏,愁不归眠,立残更箭”是全词的关键。这三句勾勒极妙,其上写现在的句词,经此勾勒,变成了忆旧。在一个夏天的晚上,词人独倚阑干,凭高念远,离绪万端,难以归睡。由黄昏而至深夜,由深夜而至天将晓,耳听更鼓将歇,但他依旧倚栏望着,想着离别已久的情人。他慨叹着韶华易逝,人各一天,不要说音信稀少,就是梦也难做啊!他眼前浮现出去年夏天在屋前场地上“轻罗小扇扑流萤”的情景。黄昏之中,墙外的车马来往喧闹之声开始平息下来。天上的月儿投入墙内小溪中,仿佛在水底沐浴荡漾。而树叶被风吹动,发出了带着凉意的声响。这是一个多么美丽、幽静而富有诗情的夜晚。她在井栏边,“笑扑流萤”,把手中的“画罗轻扇”都触破了。这个充满生活情趣的细节写活了当日的欢爱生活。
 
  下片写两地相思。“空见说、鬓怯琼梳,容销金镜,渐懒趁时匀染。是词人所闻有关她对自己的思念之情。由于苦思苦念的折磨,鬓发渐少,容颜消瘦,持玉梳而怯发稀,对菱花而伤憔翠,“欲妆临镜慵”,活画出她在别后生理上、心理上的变化。“渐”字、“趁时”二字写出了时间推移的过程。接着“梅风地溽,虹雨苔滋,一架舞红都变”三句则由人事转向景物,叙眼前所见。梅雨季节,阴多晴少,地上潮湿,庭院中青苔滋生,这不仅由于风风雨雨,也由于人迹罕至。一架蔷薇,已由盛开时的鲜红夺目变得飘零憔悴了。这样,既写了季节的变迁,也兼写了他心理的消黯,景中寓情,刻画至深。“谁信无聊为伊,才减江淹,情伤荀倩。”这是词人对伊人的思念。先用“无聊”二字概括,而着重处尤在“为伊”二字,因相思的痛苦,自己象江淹那样才华减退,因相思的折磨,自己象荀粲那样不言神伤。双方的相思,如此深挚,以至于他恨不能身生双翅,飞到她身旁,去安慰她,怜惜她。可是不能,所以说“空见说”。“谁信”二字则反映词人灵魂深处曲折细微的地方,把两人相思之苦进一步深化了。这些地方表现了周词的沉郁顿挫,笔力劲健。歇拍“但明河影下,还看稀星数点”,以见明河侵晓星稀,表出词人凭栏至晓,通宵未睡作结。通观全篇,是写词人“夜久凭栏”的思想感情的活动过程。前片“人静”三句,至此再得到照应。银河星点,加强了念旧伤今的感情色彩;如此以来,上下片所有情事尽纳其中。
 
  这首词,上片由秋夜景物,人的外部行为而及内在感情郁结,点出“年华一瞬,人今千里”的深沉意绪,下片承此意绪加以铺陈。全词虚实相生,今昔相迭,时空、意象的交错组接跌宕多姿,空灵飞动,愈勾勒愈浑厚,具有极强的艺术震撼力。

 

【解读】

  这首词的内容主要是追忆相恋的女子、表达其相思之情深。写得很有特色。他通过现实、回忆和推测想象等各种意象的组合,让时间、地点、人物、感情一齐随之变化,抚今追昔,浮想连翩,伤离痛别,极其感慨。词中忽景忽情,忽今忽昔,景未隐而情已生,情未逝而景又迁,充分显示了人物感情的发展过程,给人以无尽的审美愉悦。

  上阕:通过今昔欢乐与愁思对比的描写,表现词人对意中情人相思之情切。共四句,可分作两个小段。

  “水浴清蟾,叶喧凉吹,巷陌马声初断。闲依露井,笑扑流萤,惹破画罗轻扇。人静夜久凭阑,愁不归眠,立残更箭。叹年华一瞬,人今千里,梦沉书远。”

  第一小段:“水浴清蟾,叶喧凉吹,巷陌马声初断。闲依露井,笑扑流萤,惹破画罗轻扇。”

  第一小段:主要是回忆当年与恋人相聚时欢乐的情景。

  首先词人描写了相聚发生的时间和环境。“水浴清蟾,叶喧凉吹,巷陌马声初断。” “清蟾”:即明月的代称。年轻的词人当年与恋人相聚的场面,是在夏天一个明月皎洁,环境非常幽静的夜晚。展现在读者脑海中的画面是:夏天的夜晚,月亮象是刚从水里洗浴过似的,那么晶莹明澈,纤尘不染。凉风吹在树叶上发出沙沙的响声。街巷里非常寂静,车马走动的声响都完全地停止了下来。

  接着词人把描写的笔触从外缓缓移近。生动形象地描写了他和恋人相聚时不同的动态情景。“闲依露井,笑扑流萤,惹破画罗轻扇。” “闲依露井”, 写他当时的情态。“笑扑流萤,惹破画罗轻扇”。写恋人当时的情态。展现在读者眼前的画面场景是:当时词人他是悠闲地斜靠在园子中的井栏边上,目光温柔地看着他相恋的女子正拿着一柄纨扇在月光下嬉笑着满园奔跑追扑飞舞的萤火虫,不想一个不小心,扇子扑在园中的花枝上,嗤的一声,把纨扇都扯破了。“闲依”、“笑扑”、“惹破”,三个词非常准确地描绘出他和恋人当时那种充满情趣的欢爱生活。

  第二小段:“人静夜久凭阑,愁不归眠,立残更箭。叹年华一瞬,人今千里,梦沉书远。”

  第二小段:主要抒写词人对恋人的相思。

  接着词人的描写从回忆转回到现实中来,着重描写了自己此时此刻对恋人相思的情景。“人静夜久凭阑,愁不归眠,立残更箭。” “更箭”:古代以铜壶水滴漏,壶水中立箭标刻度以计时辰。 画面上:在夏天的一个夜晚,夜己经很深了。词人独自静静地凭倚着小楼前的栏杆。只见他神色惨淡,由黄昏而至深夜,刻骨的思念使他无法入眠。以至于计时漏壶中的水也将滴尽,但他依然长久地望向远方,想着自已离别已久的情人。此时画面中的他再也不是悠闲娱悦的了,而是愁容满面。虽然是同样的夏夜景色,但人物、人的感情却起了极大的变化。此时在词人的脑海中他想些什么呢?他想的正是前段中描写的他与相爱女子欢聚时“闲依露井,笑扑流萤,惹破画罗轻扇。” 的欢爱的场景!

  接着词人又对画面中他的神态和心理活动进行了描写。进一步表现了他此时的相思之苦。“叹年华一瞬,人今千里,梦沉书远。”“梦沉”:梦灭没而消逝。画面中的他,虽然还是那个“闲依露井”的人,但其神态却炯然不同。这时只听他长长地一声叹息,自语道:“想不到转眼又是一年了,你如今远在千里之外,近日来我连做梦也没有梦见过你了,想与你通封书讯却又是那么的遥远!” 词人他慨叹人生韶华易逝,现在与她又是人各一天,不要说音信稀少,就是梦也难做啊!可见其相思之苦。

  词的上阙在描写手法上特别地巧妙,先虚后实。一开始写与恋人相聚时的情景,初看似乎是写实,但细读后才愰然知道这是忆昔,是虚写,是词人独自凭栏,愁不归眠时对往昔与恋人欢聚情景的回忆性的描写。

  下阕:主要想象性地推测描写相爱的女子对自己思念的情态,同时表达了自己对恋人的相思相念、钟爱至深之情意。共四句,也可分作两个小段。

  “空见说、鬓怯琼梳,容销金镜,渐懒趁时匀染。梅风地溽,虹雨苔滋,一架舞红都变。谁信无聊为伊,才减江淹,情伤荀倩。但明河影下,还看稀星数点。”

  第一小段:“空见说、鬓怯琼梳,容销金镜,渐懒趁时匀染。梅风地溽,虹雨苔滋,一架舞红都变。”

  第一小段:首先是写词人听闻有关相爱的女子对自己的思念之情后的想象性的描写。“空见说、鬓怯琼梳,容销金镜,渐懒趁时匀染。”“鬓怯琼梳”: “鬓怯”,鬓发,怯,怕。“琼梳”,饰以美玉的发梳。因相思而至鬓发脱落,日渐稀少,即使有美玉制作的发梳,也不想用,怕因梳理而使脱落的鬓发更加稀少。“容销金镜”:美丽的容颜在镜子里消失了。销:通“消”。金镜:即金属镜子,喻指宝贵的镜子。因相思,昔日相爱的女子美丽的容颜也日渐衰老,那怕是对照金镜,己无法显现出昔日美丽的容颜。“渐懒”:因相思而日渐疏懒,无心去打扮自己。 “趁时匀染”: “趁时”,赶时髦。“匀染”,化妆打扮。词人想象自己相爱的女子思念自己的情态,是一幅什么样的情态呢?在词人想象的画面中,那位曾笑扑流萤的女郎,出现在她的闺房里。只见她神情憔悴,面容清瘦。好象刚起来不久,头发有点散乱,钗环都还没有整好,而且显然地沒有涂抺脂粉,只是呆呆地坐着,一副心事重重模样,仿佛正在想着什么。从词人的描写中,我们可以看出词人的恋人由于苦思苦念的折磨,鬓发渐少,容颜消瘦,持玉梳而怯发稀,对菱镜而伤憔悴,准确地写出了自己相爱的女子在与自己分别后在生理和心理上的变化。

  接着词人又把想象的笔触由室内移向户外。通过对往昔欢聚时环境现今状况推测性的描写,进一步表现意中情人对自已相思之苦之深。“梅风地溽,虹雨苔滋,一架舞红都变。” “梅风”:初夏黄梅时节的风。“溽”(rù):湿润。“虹雨”:指雨后见虹的夏雨。“滋”:生长。“舞红”:风中摇荡的红花。此时随着场景的变换,读者仿佛看到那熟悉的井栏,那依旧的庭院,还有那爬满花枝的花架。环景依旧,只不过不是在晚上而是白天。由于初夏梅雨季节,阴多晴少,地上潮湿,地上可以看到刚下过雨的痕迹,庭院中青苔滋生。那爬满花枝的花架,给风一吹,花瓣纷落,零落得不成样子。很显然,自己相爱的女子由于苦于相思,也不知有多久时间没有光临过这个院子了。这样,既写出了季节景物的变化,也通过对季节景物变化的描写,间接地表现了自己相爱的女子因相思而引发出心理上的消黯,可谓景中寓情,刻画至深。

  第二小段:“谁信无聊为伊,才减江淹,情伤荀倩。但明河影下,还看稀星数点。”

  第二小段:词人又转回描写的笔触,从对自己恋人想象性的描写转向自己对恋人思念的描写。

  “谁信无聊为伊,才减江淹,情伤荀倩。”:词人认为谁个也不会相信自己竟然会为了她,百无聊赖地相思痛苦成这样:“才减江淹,情伤荀倩。”因为由于相思的痛苦,自己竟然会象江淹那样才华减退;因相思的折磨,自己竟然会象荀粲那样不言神伤。自己对恋人的相思是如此的深挚,但自己又不能身生双翅,飞到她身旁,去安慰她,怜惜她。所以 “谁信”二字深刻地反映了词人灵魂深处曲折细微的地方,把他对恋人的相思之苦进一步深化了。

  “才减江淹”:是词人用典。《南史.江淹传》:“江淹少时宿于江亭,梦人授五色笔,因而有文章。后梦郭璞取笔,自此为诗无美句。人称才尽。”“才减江淹”,这里是词人暗示自己即使想写一首诗来抒发此际之情怀,也因心绪撩乱,如同江淹才尽样是写不出来的了。

  “情伤荀倩”:也是用典。荀粲字奉倩,娶妻曹氏有艳色。妻亡,叹曰:“佳人难再得。”人吊之,不哭而神伤。未已,奉倩亦亡。(见《世说新语·惑溺》,注引《荀粲别传》。)“情伤荀倩”,是指词人他此时心情之悲伤, 如同当年的荀倩。

  在这里江淹、荀倩两个典故词人运用得很妙,可以说是极大地增加了词的抒情力度。

  末尾句“但明河影下,还看稀星数点。” 再次表明时间,此时也是天将破晓,只是在天际明亮的银河下,还能看得见几颗稀疏的星星在闪烁着。暗示词人因思念情深,乃至于整个晚上是凭栏至晓,通宵未睡。可见其情之深婉沉痛。

 

【作者介绍】

  周邦彦(1056-1121)字美成,号清真居士。浙江钱塘(今浙江杭州市)人。北宋词人。少年落魄不羁,后在太学读书,宋神宗时因献《汴京赋》为太学正。哲宗时任庐州教授、知溧水县、国子主簿、秘书省正字。徽宗时仕途较坦荡,先后为校书郎、议礼避榆讨、大晟府提举,为朝廷制礼作乐。晚年知顺昌府和处州、南京鸿庆宫提举。卒,赠宣奉大夫。他精通音律,创制不少新词调,如《拜新月慢》、《荔支香近》、《玲珑四犯》等。现存词二百余篇,多写男女之情和离愁别恨,内容较为单薄,调子很低沉。其词承柳永而多有变化,市井气少而宫廷气多,词风也比柳永更典雅含蓄,且长于铺叙,善于熔铸古人诗句,辞藻华美,音律和谐,具有浑厚、典丽、缜密的特色。如《瑞龙吟》(章台路)、《西河》(佳丽处)等。其写景小词,富有清新俊逸的情调,如《苏幕遮》等。他是大晟词人的代表,是婉约派和格律派的集大成者,开南宋姜夔张炎一派词风,对后世影响很大。王国维《人间词话》说:“美成深远之致,不及欧、秦,唯言情体物,穷极工巧,故不失为第一流之作者,但恨创调之才多,创意之才少耳。”生平祥见《宋史》卷四百四十四(列传第二百三),有《片玉词》。更多唐诗宋词赏析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的相关文章。

  王国维认为:“(周)先生于诗文无所不工,然尚未尽脱古人蹊径。平生著述,自以乐府为第一。词人甲乙,宋人早有定论。惟张叔夏(张炎)病其意趣不高远。然宋人如欧、苏、秦、黄,高则高矣,至精工博大,殊不逮先生。故以宋词比唐诗,则东坡似太白,欧、秦似摩诘,耆卿似乐天,方回、叔原则大历十子之流。南宋唯一稼轩可比昌黎,而词中老杜,则非先生不可。昔人以耆卿比少陵,未为犹当也。"意谓周邦彦为北宋词的“集大成者”。

 

【宋词英译】

ZHOU Bangyan – Lyrics to the Melody of Passing By Houses of Coutesans

 

Moonlight floods, through rustling leaves wafts a cool breeze,

Neighing of horses along streets and alleyways have just died away.

Against an open well I idly lean, smilingly I wave to fireflies fan away,

Only to my delicate, painted silk fan break.

Against the balustrade long I lean in the deep of the night,

Melancholy my sleep replaces while the timing arrow time keeps.

Regretfully brief were my best years, now we are thousands of miles apart,

Dreams have leaden become, and rare are letters, few and far between.

 

I strive vainly to my hair and sideburns comb,

The bronze mirror shows me losing flesh, slothful in keeping my look I've been.

Scented by plum blossoms is the breeze and damp is the ground,

The rain has a rainbow produced and nourished even mosses,

Under the arbour, fallen petals have disappeared.

There is no one who would believe that I've mundane become,

Because of you I've lost my flair like Jiang Yan had lost his brush,

Like Xun Qian who continued to dwell till he died in the loss of her beloved.

Nonetheless there traverses the Milky Way and its gleam,

Visible still are sparkles here and there few and far between.


【词牌简介】

  《过秦楼》,词牌名。调见《岳府雅词》,作者李甲。因词中有“曾过秦楼”句,遂取以为名。109字,前11句5平,后11句4平后1、2、4、5、9句是领字格。据《词谱》考证,周邦彦《片玉词》,后人把他的《选官子》词刻作《过秦楼》,各谱遂名周词《选官子》为仄韵《过秦楼》。但两体不一,不能将《过秦楼》调另分仄体韵。苏武慢:又名《选官子》、《选冠子》、《惜余春慢》、《仄韵过秦楼》。

 

【格律】

  ●●○○,⊙○○●,●●●○○▲。

  ○○●●,⊙●○○,●●●○○▲。

  ○●●●○○,○●○○,⊙○○▲。

  ●○○●●,○○○●,●○○●,○●●。

  ●●○○,⊙○○●,●●●○○▲。

  ○○●●,⊙●○○,●●●○○▲。

  ○●○○,●○○●○○,⊙○○▲。

  ●○○●●,⊙●○○●▲。

  (○平●仄△平韵▲仄韵)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