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沙·波面铜花冷不收|吴文英|注释|翻译|赏析|讲解

【作品简介】

  《浣溪沙·波面铜花冷不收》由吴文英创作,被选入《宋词三百首》。这是一首闺怨词。上阕写玉人伫立池边,怅望一弯纤月,妙在不写抬头望月,而写凝望水中之弯月。无限情思,俱从倒影中映出。下阕抒情,却不从眼前景入笔,而是从与江燕晓别写起,再叹红减春休,最后归到西风吹拂梧桐深林的深夜,回应上阕“月明池阁夜来秋。”写景清丽,回环往复。颇有清空之气。诚如周济所言:“梦窗每于空际转身,非具大神力不能。”更多宋词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宋词三百首》专栏。

 

【原文】

  《浣溪沙·波面铜花冷不收

  作者:吴文英

  波面铜花冷不收。玉人垂钓理纤钩。月明池阁夜来秋。

  江燕话归成晓别,水花红减似春休。西风梧井叶先愁。

 

【注释】

①铜花:铜镜。比喻水波清澈如镜。古代铜镜刻有花纹,故称铜花。

②纤钩:新月影,如钩。弯细的月影。黄庭坚《浣溪沙》词:“惊鱼错认月沉钩”。

③冷来秋:指比秋天还冷

④水花红:水边红蓼(liǎo),也叫水蓼,茎叶呈红色。柳永《八声甘州》词:“是处红蓑翠减,冉冉物华人。”这里借用其意。

⑤春休:春天结束。

⑥叶先愁:树叶先凋谢。

 

【翻译】

  水波清澈的西湖象一面菱花铜镜,好象谁将它丢在冷夜里不来收拔,那位美人理出钓竿,将一弯纤细的月钩垂钓在湖中,月色澄明映池阁,夜来池阁秋风冷。

  当年像双燕呢喃话归,清晨时劳燕分飞,各自西东,仿佛随着春意终结,水面上莲荷凋谢了艳红,瑟瑟西风吹过天井的梧桐,最感到悲愁的叶子先自飘零。

 

【讲解】

  水波清澈的西湖象一面菱花铜镜,好象谁将它丢在冷夜里不来收拔,那位美人理出钓竿,将一弯纤细的月钩垂钓在湖中,月色澄明映池阁,夜来池阁秋风冷。

  当年像双燕呢喃话归,清晨时劳燕分飞,各自西东,仿佛随着春意终结,水面上莲荷凋谢了艳红,瑟瑟西风吹过天井的梧桐,最感到悲愁的叶子先自飘零。

 

【讲解】

  这是一首写景怀人词。上片写秋景,波平如镜,月影在水,而词人只觉得风梧声声,一派秋意。生动地描绘出秋夜清冷寂寥之景,陈洵在《海绡说词》里说:“‘玉人垂钓理纤钩’是下句倒影,非谓真有一玉人垂钓也。”“纤钩”指月,“玉人”言风景之佳,形容倒映水面的一弯新月,奇幻幽美。“月明池阁”乃“下句醒出”。下片回首当年与情人分离话别时的情景,只是轻轻地将笔一点即止,而侧重以“水花红减”抒发美好事物难以永驻的怅叹。末句以秋风吹梧叶的萧瑟景象渲染悲凉气氛,表现悲秋怀人的哀思。笼罩全词的,便是这样一种凄凉的色调。全词意境朦胧而清奇,情深而意重。

 

【赏析】

  前人论吴词,多病其太晦,本词首二句,初读似觉晦涩难解,“波面”句,言水平如铜镜,又因水面涟漪如镜有花纹,故曰“波面铜花”,这还易解。次句言小月纤纤如鱼钩,黄庭坚即有词句“惊鱼错认月沉钩”(《浣溪沙),这更明了,至于为何言“玉人垂钩”,原因有二。一是以人喻景,陈洵云:“以玉人言风景之佳耳。”又云:“西子、西湖,比兴常例,浅人不察,则谓觉翁晦耳。”(《海绡说词》)。二是本篇为怀人之作,下片即追忆当日晓别情景,言“玉人”是为伏笔,实际上,为下片铺垫的不光是“玉人”二字,“波面”句以铜花设喻,也有明显的指向,所以说本词言辞幻而不晦,文情畅而不涩。更多宋词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宋词三百首》专栏。

 

【作者介绍】

  吴文英(约1200~1260),字君特,号梦窗,晚年又号觉翁,四明(今浙江宁波)人。原出翁姓,后出嗣吴氏。与贾似道友善。《宋史》无传。一生未第,游幕终身,于苏、杭、越三地居留最久。并以苏州为中心,北上到过淮安、镇江,苏杭道中又历经吴江垂虹亭、无锡惠山,及茹霅二溪。游踪所至,每有题咏。晚年一度客居越州,先后为浙东安抚使吴潜及嗣荣王赵与芮门下客,后“困踬以死”。有《梦窗词集》一部,存词三百四十余首,分四卷本与一卷本。其词作数量丰沃,风格雅致,多酬答、伤时与忆悼之作,号“词中李商隐”。而后世品评却甚有争论。更多唐诗宋词赏析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的相关文章。

  清全祖望答万经《宁波府志》杂问,谓吴文英“晚年困踬以死”,殆得其实。享年六十岁左右。黄升《中兴以来绝妙词选》编定于淳祐九年(1249),卷十录吴文英词九首,时吴文英正在越州,年约五十。黄升并引尹焕《梦窗词叙》云:“ 求词于吾宋者,前有清真,后有梦窗。此非焕之言,四海之公言也。”沈义夫《乐府指迷》亦谓“梦窗深得清真之妙”。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卷二云:“若梦窗词,合观通篇,固多警策。即分摘数语,每自入妙,何尝不成片段耶?”近代词论家多以姜词清空,吴词密丽,为二家词风特色。况周颐《蕙风词语》卷二又云:“ 近人学梦窗,辄从密处入手。梦窗密处,能令无数丽字,一一生动飞舞,如万花为春;非若琱蹙绣,毫无生气也。”《梦窗词集》有四卷本与一卷本两种。毛氏汲古阁所刻《梦窗甲乙丙丁稿》为四卷本,《疆村丛书》刻明太原张迁璋所藏为一卷本。号“词中李商隐”。在南宋词坛,吴文英属于作品数量较多的词人,存词有三百四十余首,其《梦窗词》在数量上除辛弃疾外无人与之抗衡;就题材而言,这些词大体可以分为三类:酬酢赠答之作,哀时伤世之作,忆旧悼亡之作。

 

【宋词英译】

WU Wenying – Lyrics to the Melody of Sandy Creek Washers

 

The mirror-like rippling water surface reflects every trace of the chill,

There she is by the water as if she's angling for a crescent,

Moonlight washes over the pavilion by the pond as the night like autumn feels.

 

Swallows make mention of their return awaiting to take off at dawn,

Those waterside flowers seem to have lost their brilliance from spring,

As westerlies sough the phoenix tree by the well begins to shed its sentimental leaves.

 

【词牌简介】

  浣溪沙(huàn xī shā):浣溪沙,唐玄宗时教坊名,后用为词调。一作“纱”。 有杂言、齐言二体。唐、五代人词中,见于敦煌曲子词者,均为杂言;见于《花间》、《尊前》两集,多为齐言,亦有杂言。至北宋,杂言称为《摊破浣溪沙》(破七字为十字,成为七言、三言两句);齐言仍称为《浣溪沙》(或《减字浣溪沙》)。因西施浣纱于若耶溪,故又名《浣溪纱》或《浣沙溪》。《南唐书》:『王感化善讴歌,声韵悠扬,清振林木,系乐府为歌板色。元宗尝作﹝浣溪沙﹞词二阕,手写赐感化。』此浣溪沙一调创于五代南唐中主。所谓摊破浣溪沙者,即就原调结构破一句为两句,增七字为十字。后人以李璟本首细雨、小楼一联脍炙人口,因名之为南唐浣溪沙。而本调沙字意当为纱;或又作浣纱溪,则应作为纱,然相沿既久已不可考。本调别名山花子。

  本谓四十八字,俨然一首七言诗,但颔联与尾联各缺四字耳。第一、二句,即为七言诗仄起之首二句。第三句亦与仄起七言诗之第三句同。而第四句仅三字,句法上二下一,为不完全之七言诗第四句。后半首二句句法,更与七言诗颈联无异。第三句亦与七言诗第七句相同,而末尾三字,其句法竟亦同于仄起七言诗之末尾三字。据词中有减字之例,则此调殆亦可名为减字七言诗矣。

  上下片三个七字句。四十二字。分平仄两体。平韵体流传至今。最早的是唐人韩偓词,是正体。上片三句全用韵,下片末二句用韵。过片二句用对偶句的居多。仄韵体始于南唐李煜。另有《摊破浣溪沙》,又名《山花子》上下片各增三字,韵位不变。

  此调音节明快,句式整齐,易于上口。为婉约、豪放两派词人所常用。 又有《小庭花》、《减字浣溪沙》等二十余种异名。

 

【格律】

  仄仄平平仄仄平, 平平仄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 平平仄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仄平平。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