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鹤仙·郊原初过雨|袁去华|注释|翻译|赏析|讲解

【作品简介】

  《瑞鹤仙·郊原初过雨》由袁去华创作,被选入《宋词三百首》。这首词是作者出访意中人不遇而引发的感慨。上阕写景为主。开头三句状写郊原雨后三景,接着三句写黄昏日斜山远,隐含萧瑟,烘托离情。“来时”两句在“到而今”后变为眼前景,两相对比,暗寓物是人非之意。下阕抒情,着重生活细节的描写。冠以“无语”,内心创痛可知。真乃大悲无声也。“收香藏镜”,用两例恋爱至诚的故事概说自己美好恋情的失落,佳人何处?只能梦中去寻。全篇缠绵幽怨,文笔雅丽,值得咀嚼。更多宋词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宋词三百首》专栏。

 

【原文】

  《瑞鹤仙·郊原初过雨》

  作者:袁去华

  郊原初过雨,见败叶零乱,风定犹舞。斜阳挂深树,映浓愁浅黛,遥山眉妩。来时旧路,尚岩花、娇黄半吐。到而今、唯有溪边流水,见人如故。

  无语,邮亭深静,下马远寻,旧曾题处。无聊倦旅,伤离恨,最愁苦。纵收香藏镜,他年重到,人面桃花在否?念沉沉、小阁幽窗,有时梦去。

 

【注释】

  ①黛:古代女子用来画眉的青黑色颜料,后代指女子眉毛。

  ②岩花:岩畔、水岸上生长的花。

  ③邮亭:驿站。古时设在沿途供公差和旅客歇息的馆舍。

  ④收香藏镜:指收藏爱情的信物。南朝陈亡后,附马徐德言与妻乐昌公主各藏半镜,后破镜重圆,夫妻相会。

  ⑤人面桃花:指恋爱中的女子。用崔护事,见晏殊《清平乐》注。

 

【译文】

  郊野上秋雨初晴,只见几片零乱的落叶,风住了还在动荡不停。斜阳挂在远树之上,映照着远山,隐隐约约,宛如美人皱着眉头。来时曾经走过的旧路,当时尚有黄色的岩花开放。如今只有溪边的流水,依旧来与故人相见。我默默无语来到客舍,此地冷清。我下马开始找寻,从前在何处题诗之处。多年奔波旅途,没有意义,感伤离别最令人愁苦。纵然我保存着她当年的物品,可如今又有何用?等待他年重逢,她是否美丽如旧,实在难料。我思绪纷纷,想着佳人,也只能有时在梦里去寻找她。

 

【赏析】

  在南宋初期的词坛中,袁去华是个不太受人重视的人物。正史里没有留下他的传记,而且连他的生卒年代也无从考证。只知道他字宣卿,江西奉新人,是绍兴十五年的进士,曾做过善化(今湖南省长沙市)和石首(今属湖北省)的知县,留下了《宣卿词》一卷,共有九十八首,数量不算太少。

  这一首《瑞鹤仙》,其主题可以用词中的两句话概括,就是“伤离恨,最愁苦”。词从写景入手。“郊原”三句,写郊外雨后之状。在一望无际的荒郊原野上,一阵骤雨过后,风也停停了下来;但坠落的枯叶,却还在空中飘舞。这虽然是秋日郊原常见的景象,但对于一个离人来说,却显得格外的触目。这几句乍看是纯粹的写景,但只要稍加体味,就会发现其中已融入了作者凄凉的情思。景是各人眼中所见之景,是各人观照景物那一刹那思想感情的返照。因此透过这几句词所写景物的外观,读者可以窥见作者衰颓、凌乱的心绪,而且还可以隐隐感到其中似乎含有某种暗示:那“风定犹舞”的败叶,就像作者自己的身世、处境一样。这样,词一开头,就把人引到了怅惘的境界。

  “斜阳”三句,继续描写郊原景物。作者的视线移向了远方,只见已斜挂在丛密的小树林顶上的夕阳,它那金色的光线,把妩媚的远山照映得十分明显。这几句的感情色彩,比前面三句显然要浓得多,它透过字面呈现给读者的意象,是饱蘸着愁恨色彩的。本来,夕阳斜照,“遥山媚妩”,这就是一种悦目的景致。然而所作者所见到的,却是一副“浓愁浅黛”的状貌,这完全是移情作用的结果。黛青色的重叠的山峰,还可以使人联想到作者紧皱的双眉。北宋人王观有一首《卜算子》,开头两句写的是“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可供参阅。

  “来时旧路”至上阕结束,仍是写郊原风光。这里半是实景,半是虚景。“溪边流水”是实在的,是眼前所见到的;而“娇黄半吐”的“岩花”(生长在岩石旁的花)则是保存在脑海中的印象,是来时所见到的。当日迎人的有岩花与流水,此时则流水“见人如故”而已,可见岩花已经凋谢了,不存在于现实之中了。这一实一虚,造成了一种生机蓬勃景象与萧条萧杀景象的对比,当日与此时的对比。走在来时的旧路上,作者早已愁绪满怀,更是与那景物的萧条萧杀形成鲜明的对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柳永《雨霖铃》)古代人的情感大体相同。词写到这里,一位离人眼中的秋日郊原景物,渗透了感伤的情绪,展现了读者的面前了。   下片另换场景,由郊原转入对邮亭(古时没设官道上供过往行人歇宿的馆舍)的描写。“无语”四句,勾画出作者来到邮亭前面,下马投宿的动作画面;他那“无语”的外在表观,揭示出他正在咀嚼凄凉悲哀的心灵活动。所谓“旧曾题处”,倒不一定非要理解为他曾经在这里留下过翰墨(诗词之类),只不过是说他曾经在这里歇宿过而已。这种重临旧地而境况完全不同的情景,是最容易勾起人们的愁绪满怀,因此他的默默无言,也就是可以理解的了。

  “无聊倦旅”三句,由写景叙事转入抒情的描写,直接点出了“伤离恨,最愁苦”的这一主题,这是在“深静”的旧日邮亭中安顿下来之后必然产生的思想情感。这“离恨”的内容具体是指什么呢?从“纵相逢”三句,可知是作者不得已而离别了他的心上人,深恐他今生今世不能再与其相见的思想情感。“收香藏镜”是指自己对爱情的忠贞不二。(“收香”用的是晋代贾充之女贾午窃其父所藏奇香赠给韩寿、因而结成夫妇的典故,见《晋书·贾充传》。“藏镜”用的是南朝陈亡后,驸马徐德言与妻子乐昌公主因各执半镜而得以重圆的典故,见孟棨《本事诗·情感》)。“人面桃花在否”是担心不能再与女方相见的思想情感的表露。(用崔护在长安城南遇一女子,明年再来而“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典故,亦见孟棨《本事诗·情感》)爱情的遇合与否决定于双方的主客观因素,使自己能够忠贞不二,又安知对方的情况如何呢!惆怅之情,溢于言表。既然现实已不一定能够相见,那就只好寄希望于梦中了。“念沉沉”三句,具体展示出这一想象中的梦寻之状。深沉的“小阁幽窗”,是佳人居所:“有时梦去”,本来是够虚无飘渺的,但慰情聊胜于无,总比连梦中也不得一见要好。宋徽宗被掳北行时想念故宫,也是叹息“和梦也新来不做”(《燕山亭》)。晏几道说得好:“梦魂惯得无拘检,又踏杨花过谢桥。”(《鹧鸪天》)梦中寻欢,也是够浪漫诗意的;并且以“念”字领起,又见出多少无奈之情。 更多宋词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宋词三百首》专栏。

  这首词当是作者与意中人分别以后抒写离恨而写的。宋代都市繁华,歌妓众多,无论是官妓、私妓还是家妓,偶然的遇合,就往往以她们的色相、伎艺,赢得了为科举功名而奔波的士子们的期盼,这是那时普遍的现象。其《荔枝香近》、《卓牌子近》、《长相思》、《宴清都》等,都是他和歌妓们聚时欢会或别后相思的记录。此词大约也是为此而写的。这一类词要说有很大的社会意义,那也不一定;不过两性关系总容易触动到感情的深处,往往使人荡气回肠就是了。

 

【点评】

  本词抒羁愁别恨。全词用赋的笔法,描绘了旅途的苦况,对往昔情事的美好回忆及对意中人的思念。此词系伤别之作,写出寻访意中人不遇而引发的缕缕秋思。词中上片“郊原”六句,写眼前所见景物。“来时”二来时景象。“到而今”三句,写去时景象。两相对比,更见昔会今离、昔乐今哀之意。词的上片换头承上,绕邮亭,寻旧诗,是留恋不忍去 。“无聊”三句,不忍去仍不得不去,离恨最苦,揭出一篇主旨。“纵收香”三句,悬想他年重访旧地,定将物是人非。纵收香藏镜,他年重到,人面桃花在否?“收香藏镜”借晋代贾行爱韩寿赠奇香以传情,南朝陈乐昌公主附与徐德 方各藏半镜为夫妻信物,隐喻佳人对词人的倾心爱恋,并赠信物,以“纵”了让步跌宕,。传达出给有如无的无耕,时过境迁,重寻旧地佳人,竟成“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之遗憾。“念沉沉”二句,人既分离,则唯有梦中可以相见。“伤离恨。最愁苦”为全篇之主旨,点明自己愁苦的根源。尽管伊人一往情深,曾赠自己爱物以为表记,但何时能再逢实在难以预料。末二句设想在梦中去与伊人相见,是没有办法的一种自我安慰。全章如纪游小品,情思深婉,文笔雅丽。

 

【作者介绍】

  袁去华[约公元一一六二年前后在世]字宣卿,江西奉新(一作豫章)人。生卒年均不详,约宋高宗绍兴末前后在世。绍兴十五年(公元一一四五年)进士。改官知石首县而卒。善为歌词,尝为张孝祥所称。去华著有适斋类稿八卷,词一卷,著有《适斋类稿》、《袁宣卿词》、《文献通考》传于世。存词90余首。更多唐诗宋词赏析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的相关文章。更多唐诗宋词赏析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的相关文章。

 

【宋词英译】

YUAN Quhua – Lyrics to the Melody of an Auspicious Crane-riding Immortal


The fields have just had a rain,

Rumpled are some leaves that flutter still though the wind has come to a stop.

Among the woods the sun sets,

Reflecting thick melancholy onto distant mountains that teal brows resemble.

Along the path where I came,

Among rocks there are flowers in bright yellow that are half abloom.

Nowadays only the flowing water of the brook

Knows me like an old friend.


I've nothing to say. In deep silence stands the roadhouse,

I dismount from the horse looking for where I once an inscription wrote.

Wearisome is the life of a vagabond,

For whom parting sorrows taste most bitter and awful.

Although I could put out of sight incense and the mirror,

When I here revisit again another year,

Would I be able to find the same countenance and peach blossoms?

I vaguely remember the porthole window of the loft,

That appears in my dreams often.

 

【词牌简介】

  《瑞鹤仙》有16体,双调,有100字、101字、103字之别,前后段句数不等,押韵句不一。本首用102字,前段11句,7仄韵,后段11句,6仄韵体。

 

【格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平●仄△平韵▲仄韵)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