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街行·纷纷坠叶飘香砌|范仲淹|注释|翻译|赏析|讲解

【作品简介】

  《御街行·纷纷坠叶飘香砌》由范仲淹创作,被选入《宋词三百首》。本词又题作“秋日怀旧”,是抒写秋夜离情愁绪之作。上阕由更深夜静,听秋叶飘落于石阶之零碎声响写起,突出心之空虚和人之孤独。抒发了良辰美景却无人与共的孤愁。下阕抒情。“酒未到,先成泪”,比词人在《苏幕遮》中“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句意又更进一层,表现出词人推陈出新的卓越创造才能。从整体构思看,“酒未到”二句,申说“无由醉”的理由,补足“愁肠已断”的事实,思路超拔。“残灯”句提起“孤眠滋味”,呼应开头“夜寂静,寒声碎”的境界。


【原文】


  御街行·纷纷坠叶飘香砌


  作者:范仲淹


  纷纷坠叶飘香砌①。夜寂静,寒声②碎③。真珠帘④卷玉楼空,天淡银河垂地。年年今夜,月华如练⑤,长是人千里。

  愁肠已断无由醉,酒未到,先成泪。残灯明灭⑥枕头欹⑦,谙尽⑧孤眠滋味。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


【注释】

  ①香砌(qì):洒满落花的台阶。

  ②寒声:飘落的树叶在秋风中发出的声音。

  ③碎:细碎,微弱,时断时续。

  ④真珠帘:即珠帘。

  ⑤练:白色的丝织品。

  ⑥明灭:灯光摇曳,忽明忽暗。

  ⑦敧(qī):斜靠。

  ⑧谙尽:尝尽。

  ⑧都来:算来。


【翻译】

  纷纷凋零的树叶飘上香阶,

  寒夜一片静寂,

  只听见风吹落叶细碎的声息。

  珠帘高卷,人去楼空,

  天色清明,银河斜垂到地。

  年年今夜,

  月色都如白绸一般皓洁,

  人却常常远隔千里。

  我如何能用沉醉来忘却,

  酒到不了已断的愁肠,

  先就变成泪水。

  深夜里残灯忽明忽暗,

  斜靠枕头,我尝尽孤眠的滋味。

  你看这离愁别怨,

  不是来在眉间,便是潜入心底,

  我简直无法将它回避。


【简析】

  本词又题作“秋日怀旧”,是抒写秋夜离情愁绪之作。

  词的上片以秋景感怀。开头“纷纷”三句,特感秋声之刺耳。因夜之寂静,故觉香砌坠叶,声声可闻。“真珠”五句。特觉秋月之皎洁。因见明月而思及千之外的亲朋,更何况年年今夜,莫不如此,令人愈难为情。

  词的下片为抒愁。过片“愁肠”以下三句,写愁肠只在举酒未饮之时;“残灯”二句,写愁眠只在残灯枕之际;“都来”三句,写愁思只在心上眉宇之间,纯用白描手法,而能得其神韵。

  这首词写离人在秋月之夜的离愁别恨。作者本是个“不以物喜,不以已悲”的刚毅男子,然而,久居他乡,这如练月华又怎能不触发他那丰富的内心感情世界!

  全词由景入情,情随景生,自然浑成。上片以景寓情,境界疏阔,尤其“天淡银河垂地”一句,显得奔放激越,气象恢宏;下片径直抒情,一个“愁”字,层层递进,反复咏叹,语直情真,悲凉凄切。全诗情中有景,景中透情,可谓情极之语,真可谓善写愁思者也。李清照的“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一剪梅》)即从这里脱胎。


【赏析】

  此词是一首怀人之作,其间洋溢着一片柔情。上片描绘秋夜寒寂的景象,下片抒写孤眠愁思的情怀,由景入情,情景交融。  写秋夜景象,作者只抓住秋声和秋色,便很自然地引出秋思。一叶落知天下秋,到了秋天,树叶大都变黄飘落。树叶纷纷飘坠香砌之上,不言秋而知秋。夜,是秋夜。夜寂静,并非说一片阒寂,声还是有的,但是寒声,即秋声。这声音不树间,却来自树间,原来是树上飘来的黄叶坠阶上,沙沙作响。

  这里写“纷纷坠叶”,主要是诉诸听觉,借耳朵所听到的沙沙声响,感知到叶坠香阶的。“寒声碎”这三个字,不仅明说这细碎的声响就是坠叶的声音,而且点出这声响是带着寒意的秋声。由沙沙响而感知落叶声,由落叶而感知秋时之声,由秋声而感知寒意。这个“寒”字下得极妙,既是秋寒节候的感受,又是孤寒处境的感受,兼写物境与心境。

  “真珠帘卷玉楼空”,空寂的高楼之上,卷起珠帘,观看夜色。这段玉楼观月的描写,感情细腻,色泽绮丽,有花间词人的遗风,更有一股清刚之气。

  这里写玉楼之上,将珠帘高高卷起,环视天宇,显得奔放。“天淡银河垂地”,评点家视为佳句,皆因这六个字勾画出秋夜空旷的天宇,实不减杜甫“星垂平野阔”之气势。因为千里共月,最易引起相思之情,以月写相思便成为古诗词常用之意境。“年年今夜,月华如练,长是人千里”,写的也是这种意境,其声情顿挫,骨力遒劲。珠帘、银河、月色都写得奔放雄壮,深沉激越。

  下片以一个“愁”字写酌酒垂泪的愁意,挑灯倚枕的愁态,攒眉揪心的愁容,形态毕肖。古来借酒解忧解愁成了诗词中常咏的题材。范仲淹写酒化为泪,不仅反用其意,而且翻进一层,别出心裁,自出新意。他《苏幕遮》中就说:“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这首词里说:“愁肠已断无由醉,酒未到,先成泪。”肠已愁断,酒无由入,虽未到愁肠,已先化泪。比起入肠化泪,又添一折,又进一层,愁更难堪,情更凄切。

  自《诗经·关雎》“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出,古诗词便多以卧不安席来表现愁态。范仲淹这里说“残灯明灭枕头欹”,室外月明如昼,室内昏灯如灭,两相映照,自有一种凄然的气氛。枕头欹斜,写出了愁人倚枕对灯寂然凝思神态,这神态比起辗转反侧,更加形象,更加生动。“谙尽孤眠滋味。”由于有前句铺垫,这句独白也十分入情,很富于感人力量。“都来此事”,算来这怀旧之事,是无法回避的,不是心头萦绕,就是眉头攒聚。愁,内为愁肠愁心,外为愁眉愁脸。古人写愁情,设想愁象人体中的“气”,气能行于体内体外,故或写愁由心间转移到眉上,或写由眉间转移到心上。范仲淹这首词则说“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两者兼而有之,比较全面,不失为入情入理的佳句。


【作者介绍】

  范仲淹(989-1052),字希文,汉族,苏州吴县人。祖籍邠州(今陕西省彬县),先人迁居苏州吴县(今江苏苏州),唐朝宰相范履冰的后人。他生于武宁军(治所徐州)(一说河北真定府)。北宋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和文学家,世称“范文正公”。他为政清廉,体恤民情,刚直不阿,力主改革,屡遭奸佞诬谤,数度被贬。1052年(皇祐四年)五月二十日病逝于徐州,终年64岁。是年十二月葬于河南伊川万安山,谥文正,封楚国公、魏国公。有《范文正公全集》传世,通行有清康熙岁寒堂刻版本,附《年谱》及《言行拾遗事录》等。更多唐诗宋词赏析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的相关文章。


【宋词英译】


FAN Zhongyan – Lyrics to the Imperial Drive Melody


Fallen leaves desultorily drift over pot plants lined stairs,

The night is still, bar a few murmurings of insects.

I roll up the beaded screens to admire the azure dome,

Clear is the sky, the Milky Way casts its shine towards the ground like drapes.

Every year this time, the moon beams smoothly like silk,

Yet thousands of miles away is the object of my affections.


Already rent is my heart, I cannot be more intoxicated,

Before I could further drink up, I've already more tears shed.

Lying askew is a pillow by the gleam of a dimming lamp,

How familiar I am with what it's like to in loneliness sleep and dwell.

So often reminded of this I am, it weighs on my mind and brows,

Yet there is nothing I can do to it fend.


【词牌简介】

  《御街行》,词牌名之一,又名《孤雁儿》,柳永创调,《乐章集》及《张子野词》并入“双调”,一般以范仲淹词为准。全词重头七十八字,上下片各四仄韵;下片亦有略加衬字者,列为变格。


【格律】

  平平仄仄平平仄(韵)。

  仄仄仄、平平仄(韵)。

  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韵)。

  平平中仄,中平平仄,平仄平平仄(韵)。

  平平仄仄平平仄(韵)。

  仄仄仄、平平仄(韵)。

  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韵)。

  平平中仄,中平平仄,平仄平平仄(韵)。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