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 杜甫 白居易 李商隐 杜牧 陆游 孟浩然 刘禹锡 温庭筠 王之涣 高适 刘长卿 韦应物 岑参 元稹 李贺 张若虚 王昌龄 张九龄 陶渊明 欧阳修 陈子昂 王维 韩愈 柳宗元 屈原 苏轼 曹操

《偶成转韵七十二句赠四同舍》李商隐唐诗鉴赏

【作品介绍】

  《偶成转韵七十二句赠四同舍》是唐代诗人李商隐创作的一首七言歌行体古诗。此诗主要是叙述作者和卢弘止之间的交往情谊以及回忆自己过去的生活,既表达了对同僚的赞美之意,又展示了自己的抱负和性格并抒发了对自己遭遇坎坷、怀才不遇的辛酸与愤慨之情。诗人善于选择优美的意象来表现生活,概括力强,情感奔放激昂,笔力雄健有力。全诗共七十二句,每四句一换韵,结尾两句一换韵,且一平一仄,使音节变得急促,用典虽多,而一气呵成,显示出李商隐驾驭长篇巨制的才华。

 

【原文】

偶成转韵七十二句赠四同舍

 

沛国东风吹大泽,蒲青柳碧春一色。(1)

我来不见隆准人,沥酒空余庙中客。(2)

征东同舍鸳与鸾,酒酣劝我悬征鞍。(3)

蓝山宝肆不可入,玉中仍是青琅玕。(4)

武威将军使中侠,少年箭道惊杨叶。(5)

战功高后数文章,怜我秋斋梦蝴蝶。(6)

诘旦九门传奏章,高车大马来煌煌。(7)

路逢邹枚不暇揖,腊月大雪过大梁。(8)

忆昔公为会昌宰,我时入谒虚怀待。(9)

众中赏我赋高唐,回看屈宋由年辈。(10)

公事武皇为铁冠,历厅请我相所难。(11)

我时憔悴在书阁,卧枕芸香春夜阑。(12)

明年赴辟下昭桂,东郊恸哭辞兄弟。(13)

韩公堆上跋马时,回望秦川树如荠。(14)

依稀南指阳台云,鲤鱼食钩猿失群。(15)

湘妃庙下已春尽,虞帝城前初日曛。(16)

谢游桥上澄江馆,下望山城如一弹。(17)

鹧鸪声苦晓惊眠,朱槿花娇晚相伴。(18)

顷之失职辞南风,破帆坏桨荆江中。(19)

斩蛟断璧不无意,平生自许非匆匆。(20)

归来寂寞灵台下,著破蓝衫出无马。(21)

天官补吏府中趋,玉骨瘦来无一把。(22)

手封狴牢屯制囚,直厅印锁黄昏愁。(23)

平时赤帖使修表,上贺嫖姚收贼州。(24)

旧山万仞青霞外,望见扶桑出东海。(25)

爱君忧国去未能,白道青松了然在。(26)

此时闻有燕昭台,挺身东望心眼开。(27)

且吟王粲从军乐,不赋渊明归去来。(28)

彭门十万皆雄勇,首戴公恩若山重。(29)

廷评日下握灵蛇,书记眠时吞彩凤。(30)

之子夫君郑与裴,何甥谢舅当世才。(31)

青袍白简风流极,碧沼红莲倾倒开。(32)

我生粗疏不足数,梁父哀吟鸲鹆舞。(33)

横行阔视倚公怜,狂来笔力如牛弩。(34)

借酒祝公千万年,吾徒礼分常周旋。(35)

收旗卧鼓相天子,相门出相光青史。(36)

 

【注释】

(1)沛国:即沛郡(在今江苏徐州一带),东汉时称沛国。汉高祖刘邦是沛县(今江苏沛县)人,在此地起兵,称沛公。他年少时有一次乘醉夜行大泽中,拔剑斩杀拦路的大蛇。统一天下后,他曾回到故乡,召父老子弟共饮,唱《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这两句写自己在春天来到了徐州。

(2)隆准人:指刘邦。《汉书·高帝纪》说他“隆准而龙颜”。隆准:高鼻子。沥酒:即滤酒。庙中客:作者自指。庙是高祖庙。

(3)征东:汉代设有征东将军。这里借指坐镇徐州的武宁军节度使卢弘止。同舍:指幕府同僚。鸳与鸾:鸳鸯和鸾凤。此以喻同舍,赞美他们才高品洁。悬征鞍:把马鞍挂起,不再前行。意谓劝他留在此地。

(4)蓝山:蓝田山的简称,在今陕西蓝田县,是著名的产玉之地。宝肆:出售珍宝的铺子。琅玕:似玉的美石。玉中:一作“玉山”。这两句赞美卢弘止幕府里人才很多,如同玉山宝肆,而自谦是一块青石头,岂敢掺杂其中。

(5)武威将军:指卢弘止。使:节度使。侠:形容性格豪爽,有侠肝义胆。箭道惊杨叶:《战国策》载:楚国有神射手养由基,“去杨叶百步射之,百发百中”。唐代人多用穿杨比喻在科举考试中得手。这句赞美卢年少即中进士。此句赞美卢既有战功,又长于文章。数:数一数二之意。一说数文章指善于鉴别文章,选拔文士。

(6)秋斋梦蝴蝶:《庄子·齐物论》:“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此以庄周自喻,言怀才而困顿。幸得卢赏识并延请到幕府任职。

(7)诘旦:明早。天门:皇宫之门。传奏章:指卢在给皇帝的奏章中请求批准李商隐入幕府。“高车”句:言卢派车马迎接李商隐去徐州上任。

(8)邹、枚:邹阳和枚乘,都是西汉著名的文人,曾为梁孝王的宾客,住在粱园。这里借指汴梁一带的文士。大梁:即汴州(今河南开封市)。这两句写应聘赴卢幕,急于赶路,途经大梁时都来不及逗留。

(9)公:对卢弘止的尊称。会昌宰:会昌是昭应县的旧名,即今陕西临潼县。宰:县令。卢弘止在公元834年(大和八年)曾任昭应县令。以下回忆旧事及与卢弘止的交谊。虚怀待:以谦虚的胸怀待人。

(10)高唐:战国时楚人宋玉作《高唐赋》,此借指自己的诗赋作品。“回看”句:说卢弘止认为李商隐之才可上比屈原与宋玉。

(11)武皇:指唐武宗李炎。铁冠:御史的代称。古代御史戴的官帽用铁作帽骨。历厅:穿过厅堂。相所难:帮助解决疑难问题。

(12)憔悴:指失意。书阁:即秘阁,秘书省,古代皇家藏书之地。芸香:一种香草,古人藏书,常用它来驱虫。阑:尽。

(13)辟:征聘。昭、桂:昭州(今广西平乐县)、桂州(今桂林市)。此言公元847年(大中元年)作者应聘入桂管观察使郑亚幕。兄弟:指作者之弟李羲叟,这一年刚中进士,正在长安,故到东郊送别李商隐。

(14)韩公堆:驿站名,在陕西蓝田县南。跋马:勒马回转。秦川:关中平原,此指长安一带。荠:荠菜。

(15)阳台云:宋玉《高唐赋》序云:“昔先王尝游高唐,梦见一妇人,王因幸之。去而辞曰:‘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鲤鱼:一作“红鱼”。这四句写离家赴桂,一路上心情不好,就像鲤鱼吞钩,猿猴失群一样痛苦孤独。

(16)湘妃庙:娥皇和女英的庙,在湖南湘阴县北。虞帝城,在桂林。桂林东北有虞山,下有舜祠。曛:炎热。商隐夏四月到桂,气候已经有些热了。下:一作“中”。已:一作“江”。

(17)谢游桥、澄江馆:一说在桂林,一说在长沙。谢指何人?其说亦不一。冯浩认为是谢灵运,他居广州时可能曾游桂林。一说认为是谢朓,他可能也到过桂林。又谢朓《晚登三山还望京邑》有名句“澄江静如练”,澄江馆之名或缘于此。

(18)朱槿:指开深红色花的木槿,含苞欲放之时恰在晚上,古谓之“晚相伴”。

(19)顷之:不久。失职:失去职务。公元848年(大中二年)二月郑亚被贬为循州刺史,李商隐只好去职北归。荆江:指长江自湖北枝江到湖南城陵矶一段。

(20)斩蛟断璧:断,一作“破”。晋张华《博物志》载:传说古时有个名叫澹台子羽的人,带着价值干金的玉璧渡河,遇大风浪,两条蛟龙缠绕着船,不能前行。他左手持璧,右手挥剑,杀死了蛟龙。过河之后,三次投璧入河,河神三次跳出水面,把璧送还治他。他毁璧而去。平生句:言自己夙有雄心大志,并非一时冲动。

(21)灵台:即司天台,古代设在首都的天文台。汉代第五颉作谏议大夫时,家无田产房宅,寄居在灵台中(见《后汉书·第五伦传》注引)。作者以之自比。蓝衫:青袍。唐代规定八、九品的官穿青袍。商隐回长安后,任周至县尉,级别低,是正九品下阶,所以穿青袍。

(22)天官:即吏部。补吏:补选官吏。

(23)狴牢:监狱。传说龙生九子,其一名狴犴,古代在牢门上画它的形状。屯:聚集。制囚:皇帝诏令扣押的犯人。直厅:在府厅值夜班。印锁:锁门。

(24)赤帖:写贺表的红纸。嫖姚:西汉霍去病,曾任嫖姚都尉。此借指当时打退吐蕃侵扰的有功将领。收贼州:《旧唐书》:“大中三年(849)正月,吐蕃宰相论恐热以秦、原、安乐三州及石门等七关军民归国。诏灵武节度使朱叔明、邠宁节度使张景绪等各出兵应接。”

(25)旧山:指作者故乡怀州附近的王屋山,这是当时的道教圣地。李商隐少年时曾在此求仙学道。扶桑:神话中的海上神树,是太阳栖息的地方。

(26)去未能:想离职归隐但还不能。白道:白石砌的山路。

(27)燕昭台:战国时燕昭王建黄金台以招纳人才。此喻卢弘止出镇徐州,求贤如渴。挺身东望:当时作者在长安供职,徐州在东。

(28)王粲从军乐:汉末,王粲在荆州避乱,依附刘表,很不得志,后来投归曹操,作《从军诗》:“从军有苦乐,但问所从谁。”渊明归去来:陶渊明作《归去来辞》,表示辞官归隐之志。此言欣然愿往卢幕,故不言归隐。

(29)彭门:徐州古名彭城。此句以下赞卢弘止,写在卢幕事。先言卢带兵十万,得到部下拥戴。

(30)廷评:即大理评事官。唐代的幕府官常带有“试大理评事”的官衔。握灵蛇:古代传说有一灵蛇,含珠以报隋侯相救之恩。曹植《与杨德祖书》:“人人自谓握灵蛇之珠”,比喻掌握了高超的文章秘诀。书记:指节度使幕府中的掌书记。吞彩凤:传说晋人罗含有一次梦见一只五彩凤鸟飞进他的嘴里,从此文思日新。这两句赞美卢幕的文职幕僚。

(31)之子、夫君:《诗经·周南·桃夭》:“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夫君:《楚辞·九歌·云中君》:“望夫君兮未来。”这里借指美好的人。何甥:指东晋的何无忌。他是名将刘牢之的外甥,很像他的舅舅,骁勇善战。甥,一作“生”。谢舅:东晋的谢安。他是著名的宰相,曾筹画淝水之战。羊昙是他的外甥,很受他器重。这两句称赞作者赠诗的四位同事。郑、斐、何、谢是他们四人的姓。

(32)青袍白简:幕府官的级别低,按规定是穿青袍,拿竹木笏板的。碧沼红莲:南齐的王俭任吏部长官时,用庾杲之(又名景行)作长史。萧写信给王俭说:“景行泛绿水,依芙蓉,何其丽也。”这里作者用“碧沼红莲”来比喻卢弘止幕府中的同事。倾倒开:开得十分美丽,令人为之倾倒。

(33)梁父哀吟:《梁父》是汉代乐府歌曲名,声调悲凉。诸葛亮隐居南阳时,爱唱《梁父吟》。鸲鹆舞:东晋宰相王导聘请谢尚作幕僚,见面时,王导说:“听说你会跳鸲鹆舞,大家想看一看。”谢尚于是当场起舞,旁若无人。此以诸葛亮和谢尚比况自己。

(34)倚公怜:全靠卢弘止爱惜人才。牛驽:牛驽是用牛筋为弦、牛角为装饰做成的驽。这里借以形容文笔雄健有力。

(35)周旋:紧紧跟随之意。收旗卧鼓:指凯旋归朝。

(36)相:辅佐。相门出相:范阳卢氏在唐代是世家大族,好几代出过宰相。作者以此祝愿卢弘止将来能当上宰相。

 

【创作背景】

  此诗作于公元850年(唐宣宗大中四年)春。公元849年(大中三年)十月,武宁节度使卢弘止奏辟李商隐入幕任节度判官。李商隐与卢弘止早年即有交谊,此次应辟入幕,又颇得卢的知遇。政治倾向的一致与个人情谊的投合,使困顿蹉跎的诗人在入幕初期精神比较振奋,思想性格中本来就具有的豪迈不羁的一面便在潜伏中苏醒过来,得到进一步发扬。诗人在徐州担任节度判官职务期间写下这首诗赠给幕府中的四位同事。这首诗是了解诗人生活、思想和诗歌艺术风格多样性的重要作品。

 

【赏析】

  此诗载于《全唐诗》卷五四一。下面是唐代文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李商隐研究会会长刘学锴先生对此诗的赏析。

  这首带有自叙性质的七言歌行,叙写了诗人从会昌末到入卢幕前这段期间的生活经历和思想感情。诗分三段,第一段从时、地引出徐幕同舍和幕主卢弘止奏辟自己入幕的经过。第二段着重回忆自己从会昌末到入徐幕前的经历遭遇,包括任职秘省、赴桂林幕、桂幕生活、离幕北归、任京兆掾等,并交叉叙述与卢弘止的交谊始末,是全诗的中心部分。第三段赞美同僚、祝颂府主,并表达了自己的怀抱。

  作为一首带有自叙传性质的长诗,这首诗的一个显著成就,是成功地塑造了诗人自我的形象。唐宣宗即位后,李德裕等有功将相受到打击,政治愈趋腐败,诗人的境遇也日益困窘。诗一开始就慨叹“我来不见隆准人”,流露出对现实中封建统治者的失望,诗中更以主要叙写这段时期困窘失意的境遇:从“憔悴在书阁”到“赴辟下昭桂”,从“失职辞南风”到“补吏府中趋”,可以看到一个有才能有抱负的文人遭到种种不公平的待遇以及他对现实政治的不满与怨恨。尽管境遇极为坎坷,诗人仍然表现出豪迈的胸襟抱负和乐观向上的精神,“爱君忧国”之志、“斩蛟破璧”之慨不因此而减退。“此时闻有燕昭台”四句,报国从戎之情溢于言表;“我生粗疏不足数”四句,豪纵不羁之慨如在眼前。诗中所塑造的诗人自我形象,与史籍中所称的李商隐其人大异其趣,也与通常印象中多愁善感的诗人形象显有区别。这首自叙传性质的诗主要是通过生平经历的叙述不断展示自己的抱负和性格。像“顷之失职辞南风”四句,叙述离桂幕北归途经荆江时,舟行遇风,帆破桨坏的一段惊心动魄经历,同时也象征性地表现了不畏人生道路上的险风恶浪,敢于与命运搏斗的胸襟气概。接下来“归来寂寞灵台下”一节,先叙述回到长安后仕途的坎坷,生活的困顿,心情的寂寞,正在遥想旧山,萌发出世之想的时候,忽又转入“爱君忧国去未能”的表白和“且吟王粲从军乐,不赋渊明归去来”的高唱,表现了诗人虽处困境却直面现实、乐观热情地面对未来。特别是“且吟”二句,既是巧妙的叙事,又是成功的抒情,读来有一种豪纵之气流注于笔端。末段描写幕中生活,也生动描写了自己的形象:“我生粗疏不足数,梁父哀吟鸲鹆舞。横行阔视倚公怜,狂来笔力如牛弩。”自谦中流露出自赏与自豪,感激知遇中表现出狂放不羁,是塑造自我形象的传神之笔。

  此诗在构思上以自叙生平经历、性格抱负为经线,以叙述与幕主卢弘止及同舍的交谊为纬线,二者交错分合,相互映衬,错综复杂,而线索清晰,于叙述流畅中时见波澜起伏。全诗语言鲜妍秾丽,富于文采,并将这种华采与诗人那种豪纵不羁、深沉凝重的感慨融为一体,从而使这首诗具有一种既豪迈奔放而又鲜妍明丽的风格。

 

【作者介绍】

  李商隐(公元813—858年),唐代诗人,字义山,号玉谿(溪)生、樊南生。汉族,祖籍怀州河内(今河南沁阳),生于荥阳(今河南郑州荥阳)。李商隐的诗歌成就很高。他和杜牧合称“小李杜”,与温庭筠合称为“温李”,与同时期的段成式、温庭筠风格相近,且都在家族里排行十六,故并称为“三十六体”。其诗构思新奇,风格秾丽,尤其是一些爱情诗写得缠绵悱恻,为人传诵,但部分诗歌过于隐晦迷离,难于索解,至有“诗家都爱西昆好,只恨无人作郑笺”之说。因处于牛李党争的夹缝之中,一生很不得志。著有《李义山诗集》。更多古诗词赏析内容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