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阳馆与韩绅宿别·司空曙|注释|翻译|赏析|讲解

【作品简介】

  《云阳馆与韩绅宿别》由司空曙创作,被选入《唐诗三百首》。这首诗描写作者乍见又别之情,不胜黯然。诗由上次别离说起,接着写此次相会,然后写叙谈,最后写惜别,波澜曲折,富有情致。“乍见翻疑梦,相悲各问年”乃久别重逢之绝唱,与李益的“问姓惊初见,称名忆旧容”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更多唐诗欣赏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唐诗三百首栏目。

 

【原文】

云阳馆与韩绅宿别

作者:司空曙

故人江海别,几度隔山川。

乍见翻疑梦,相悲各问年。

孤灯寒照雨,深竹暗浮烟。

更有明朝恨,离杯惜共传。

 

【题解】

  云阳,县名,县治在今陕西泾阳县西北。韩绅,《全唐诗》注:“一作韩升卿。”韩愈的四叔名绅卿,与司空曙同时,曾在泾阳任县令,可能即为此人。

 

【注解】

  1. 江海:指上次的分别地,也可理解为泛指江海天涯,相隔遥远。

  2. 几度:几次,此处犹言几年。

  3. 乍:骤,突然。

  4. 翻:反而。

  5. 年:年时光景。

  6. 离杯:饯别的酒。

  7. 共传:互相举杯。

 

韵译

老朋友自从江海阔别之后,几道道隔山隔水难得见面。

忽然相逢却疑心是在梦中,相怜别后生活互问了庚年。

孤灯冷冷地在雨夜中闪烁,窗外湿竹笼罩昏暗的轻烟。

最可恨的是明朝又将分别,这惜别怀盏怎不相对频传?

 

【评析】

  这首诗讲述乍见又别之情,不胜黯然。诗由上次别离说起,接着写此次相会,然后写叙谈,最后写惜别,波澜曲折,富有情致。“乍见翻疑梦,相悲各问年”乃久别重逢之绝唱,与李益的“问姓惊初见,称名忆旧容”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首联描写上次别后,已历数年,山川阻隔,相会不易,其间的相思,自在言外。正因为相会不易,相思心切,所以才生发出此次相见时的“疑梦”和惜别的感伤心情来,首联和颔联,恰成因果关系。

  “乍见”二句是传诵的名句,人到情极处,往往以假为真,以真作假。久别相逢,乍见以后,反疑为梦境,正说明了上次别后的相思心切和此次相会不易。假如别后没有牵情,相逢以后便会平平淡淡,不会有“翻疑梦”的情景出现了。“翻疑梦”,不仅情真意切,而且把诗人欣喜、惊奇的神态表现得维妙维肖,十分传神。即使说久别初见时悲喜交集的心情神态,尽见于三字之中,也是不为过的。

  颈联和尾联接写深夜在馆中叙谈的情景。相逢已难,又要离别,其间千言万语,不是片时所能说完的,所以诗人避实就虚,只以景象渲染映衬,以景寓情了。寒夜里,一束暗淡的灯火映照着蒙蒙的夜雨,竹林深处,似飘浮着片片烟云。更多唐诗欣赏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唐诗三百首栏目。

  孤灯、寒雨、浮烟、湿竹,景象是多么凄凉。诗人写此景正是借以渲染伤别的气氛。其中的孤、寒、湿、暗、浮诸字,都是得力的字眼,不仅渲染映衬出诗人悲凉暗淡的心情,也象征着人事的浮游不定。二句既是描写实景,又是虚写人的心情。

  结处表面上是劝饮离怀,实际上却是总写伤别。用一“更”字,就点明了即将再次离别的伤痛。“离怀惜共传”,在惨淡的灯光下,两位友人举杯劝饮,表现出彼此珍惜情谊和恋恋不舍的离情。惜,珍惜。诗人用在此处,自有不尽的情意。综观全诗,中四句语极工整,写悲喜感伤,笼罩寒夜,几乎不可收拾。但于末二句,却能轻轻收结,略略冲淡。这说明诗人能运笔自如,具有重抹轻挽的笔力。

 

【意境浅尝】

  花落草长的寂寞,岁月在沉默中逝去了身影。

  相逢,才猛见对方白去的双鬓,仿佛另一副面孔露出恍惚的微笑;是另一个声音,呼唤着彼此的名字。拥抱的时候,年华的掠影开始在脑海默默回映,心头涌起苦涩的滋味。

  离别,相聚;相聚,离别,人之一生,便在这别聚的悲喜中,眼看着生命跌荡地逝去。

  那日,你我天海阔别,我们互道珍重,互道再见,原以为这一次惜别时的再见只是一句期待,原以为这一次的再见让我们再也不能相见。还记得那一艘载你远去的客船,高高的桅杆,白色的风帆,你说你要顺流而下,我说我想逆水而居,你去了江南,我到了朝堂,虽是同在一条绳,但却相隔万重山。更多唐诗欣赏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唐诗三百首栏目。

  原以为相逢,那只是黄粱美梦,可这一次乍然相逢,反令我觉得是否在做梦。掐一把指头,揪心的疼痛,这不是梦,或许是你我情缘不浅,或许情动上天,日日君入我梦,今日我亦从梦中走来。看着彼此两鬓的华发,额头上也爬满了风霜,相拥而泣,气绝穿肠。忘却了你我的年龄,只得一齐去郊外,砍伐当年我们合栽的桑榆,数一数年轮,却看见北宽而南窄,你不禁感叹天道昭然,很多事天知,地知,树知,你我却不知。顿觉宛若两只提线木偶,任凭命运的摆布,心恨却无可奈何!

  相见不易,不如把酒言欢,秉烛夜谈。窗外雨潺潺,青黑了瓦片,润湿了房檐,碧绿了芭蕉,染红的海棠。窗内影幢幢,那一盏冥火微弱的跳动,照耀着这一对风烛残年。人生如梦,分别很难,相聚甚欢。我要将今夜的欢笑装进红红的木箱,掘一块洞穴,将它深深的掩藏,寂寞时,再打开嗅着如花的芳香!

  只可惜你我明日又将分离,这一去,可谓是“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此去今年,惆怅更与何人说?

 

【赏析】

  司空曙:字文明,一作文初,广平(今河北永年东南)人。曾举进士,入剑南节度使韦皋幕府。曾官水部郎中。为“大历十才子”之一。长于五言律。有《司空文明诗集》。

  本诗题作《云阳馆与韩绅宿别》,显然是一首惜别诗。云阳是县名,县治在今陕西泾阳县西北。馆是客舍,即今之旅馆。韩绅,《全唐诗》注:“一作韩升卿”。韩愈四叔韩绅卿与司空曙同时,曾任泾阳县令。诗中韩绅可能即为其人。

  在唐人惜别诗中,这一首颇具特色。

  首联二句,诗人不说此次重逢,却先回忆过去的别离。“故人江海别”,是说相距之远;“几度隔山川”,是说离别之频繁。江海山川,怅望无极,几度分袂,情何以堪!

  有了昔年的远别,才推出今日的“乍见”。不期然而然谓之“乍”。诗人于云阳旅邸偶然见到韩绅,“他乡遇故知”,不禁喜出望外。“乍见翻疑梦”,因为相见实在不易,今日晤面,反而疑心是在梦中。当双方都证实这并非梦境时,却又忍不住悲从中来。相互询问对方的岁数,同时感叹似水的年华。“相悲各问年”一语,重心在一“悲”字。久别重逢,本当欣喜,而此刻竟然只有悲怆,正说明双方的情谊非同寻常。无论是喜极而悲、为坎坷的命运而悲、为双方的皤然老态相视而悲,都能证明他们之间感情的深厚,了解的透彻。假若写成“欢欣各问年”,反倒觉得浅俗无味。

  第三联“孤灯寒照雨,湿竹暗浮烟”是情景交融的典型笔法。客舍话别,夜静更阑,离人心情未免孤寂、沉重。诗中未正面写人,而从侧面渲染环境:孤灯、寒雨、湿竹、暗烟。“孤”、“寒”、“湿”、“暗”,字字凄冷,“灯”、“雨”、“竹”、“烟”,字字凝重。明写景而暗喻情,情景交融,天衣无缝。更多唐诗欣赏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唐诗三百首栏目。

  第四联轻轻收束。由今日的短暂相聚又想到明天。昔年的几度分别已足令人心碎了,然而“更有明朝恨”。一个“更”字,蕴含着多少无奈,多少惋惜,多少深情!诗人当然也知道:世上没有不散的筵席。为此,怎能不格外地珍惜这别宴上的杯酒呢?且让我们频频举杯,相互劝慰,也相互祝福吧!

  这首诗的特色,在于感情的浓郁,心理刻画笔触的精细。情与景的高度和谐;也在于结尾处诗人轻灵的收束。沉郁中见稳重,深刻中露精巧,使得这首诗的第二联成为传诵千秋的名句。直到今天,我们仍能深深地体味到它强大的艺术生命力。

 

【作者介绍】

  司空曙(720~790)唐代诗人。大历十才子之一。字文明,一说字文初。广平(今河北永年,一说今北京附近)人。登进士第。曾官主簿。永泰元年至大历二年,为左拾遗,在长安与卢纶、独孤及和钱起吟咏唱和。后贬为长林丞。贞元初,以水部郎中衔在剑南四川节度使韦皋幕中任职。官至虞部郎中。司空曙的诗歌大部分属于酬赠之作,由于仕途蹭蹬,又长期迁谪,所以他对遭遇不幸的友人常常表现出深切的关心。《送郑明府贬岭南》、《送乔广下第归淮南》、《送流人》等篇,或感慨人事不平,或为窜身遐荒者一掬同情之泪,都写得情词凄恻,哀婉动人。明代顾曾称誉他的交游诗情多,所以难得(《唐诗广选》卷六引)。其名句如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喜外弟卢纶见宿》),善状目前之景,无限凄感,见乎言表。又如乍见翻疑梦,相悲各问年(《云阳馆与韩绅宿别》),范文以为情融神会,殆如直述,最能感动人意(《对床夜语》卷五)。他秉性恬淡闲退,与达官贵人唱和较少,而与僧徒交往较多。李端说他素有栖禅意(《忆故山赠司空曙》)。他自己也说:避事多称疾,留僧独闭关,心归尘俗外,道胜有无间。(《深上人见访忆李端》)其咏物之作,如《题落叶》寄寓身世之感,《松下雪》表现甘守寂寞的志趣,都较有特色。其五言近体的佳作名篇,陆时雍《诗镜总论》以为可与庾信、杜甫相媲美。总的说来,他的诗歌风格婉雅闲淡,语近性情(《唐音癸签》卷七)。《新唐书艺文志》载《司空曙诗集》2卷。《唐诗百名家全集》所收《唐司空文明诗集》为3卷。《全唐诗》编录其诗为2卷。傅璇琮所撰《司空曙考》对姚合《极玄集》卷上小传及《唐诗纪事》、《唐才子传》所记事迹多有辨正。

 

【英汉对照】

云阳馆与韩绅宿别

司空曙

故人江海别, 几度隔山川。

乍见翻疑梦, 相悲各问年。

孤灯寒照雨, 深竹暗浮烟。

更有明朝恨, 离杯惜共传。

 

A FAREWELL TO HAN SHEN AT THE YUNYANG INN

Sikong Shu

Long divided by river and sea,

For years we two have failed to meet --

And suddenly to find you seems like a dream....

With a catch in the throat, we ask how old we are.

...Our single lamp shines, through cold and wet,

On a bamboo- thicket sheathed in rain;

But forgetting the sadness that will come with tomorrow,

Let us share the comfort of this farewell wine.

 

【格律】

○平声 ●仄声 ⊙可平可仄 △平韵 ▲仄韵

故人江海别,几度隔山川。

●○○●●,⊙●●○△

乍见翻疑梦,相悲各问年。

●●○○⊙,⊙○●●△

孤灯寒照雨,湿竹暗浮烟。

○○○●●,●●●○△

更有明朝恨,离杯惜共传。

⊙●○○●,⊙○●⊙△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