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习古堂国学网>> 古典小说>>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推荐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推荐

  古代言情小说缤纷精彩,她们通过流畅的文字记录了一段段古典爱情故事,纯美的真情感动了一代代中国人。物欲横流的今天,能够重读经典名作,细听故事赏评,未尝不是对心灵的一次净化。下面给大家推荐一些经典的中国古代言情小说,每一部都是非常的好看。

 

  《杜十娘怒沉百宝箱》

  《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是明代白话小说集《警世通言》卷32,冯梦龙的代表作品中的名篇,是中国古代文学史上最为杰出的短篇小说之一。

  这篇小说在许多文学史上定义为反封建反礼教的爱情小说,杜十娘的悲剧是黑暗的封建社会对她的欺骗挤压所造成的。这篇小说从整体结构来看,确是很不错的,以其细腻的笔触塑造一个执著追求自己心中美好愿望的女性形象,取得了非凡的、卓越的艺术效果。

  名妓杜十娘久有从良之志,她深知沉迷烟花的公子哥们,由于倾家荡产,很难归见父母,便日积月累地积攒了一个百宝箱,收藏在院中的姐妹那里,希望将来润色郎装,翁姑能够体谅一片苦心,成就自己的姻缘。经过长期考验和寻觅,她选择了李甲,并且欲望终身托付于他,因而让李甲四处借贷,又拿出自己私蓄的银两,完成自己从良的心愿。投奔他人从良是杜十娘重新做人的必由之路,因此姐妹们听说她顾从李甲离开妓院,大家都是纷纷相送,并以资相助为盘缠将百宝箱还给于杜十娘。其实,前部分的经历是杜十娘与李甲素不相识,李甲担心归家不为严父所容,杜十娘便与李甲泛舟吴越,徐徐图之。在途中,一富家公子偶然相遇,目睹杜十娘美貌,心生贪慕,就乘与李甲饮酒之机,巧言离开,诱惑并使李甲以千金银两之价把杜十娘卖给了他,杜十娘明知自己被卖弄,万念俱灰。她假装同意他们的交易,然后却在正式交易之际当众打开百宝箱,怒斥奸人和负心汉,抱箱投江而死。


  《唐解元一笑姻缘》

  《唐解元一笑姻缘》是“唐伯虎点秋香”这个故事的雏形,最早出现在明代的笔记体小说中,其中明代小说家王同轨先生的《耳谈》,叙述的故事情节和现在我们知道的“唐伯虎点秋香”基本吻合。大意是说,苏州才子陈元超,性格放荡不羁。一次,他和朋友游览虎丘,与秋香不期而遇,秋香对陈公子灿然一笑。其实就笑了一下,陈公子便招架不住,于是暗访秋香踪迹。于是,陈公子乔装打扮,到官宦人家里做了公子的伴读书童。不久,陈元超觉得时机已到,因为他发现俩公子已经离不开他,便谎称要回家娶亲。俩公子说,府上有这么多婢女,你随便挑。陈公子说,既然这样,恭敬不如从命,我就点秋香吧。陈公子遂心如愿,结成姻缘。这就是《耳谈》中因笑传情,因情结缘的一个爱情故事。到了明朝末年小说家冯梦龙的手中,就变成了《唐解元一笑姻缘》。一个最古老,最简单的故事,由“一笑”发展到“三笑”,情节也更加复杂化。


  《乔太守乱点鸳鸯谱》

  《乔太守乱点鸳鸯谱》是一出著名的古代喜剧作品,出自冯梦龙《醒世恒言》第八卷。故事讲述了三对恋人阴错阳差错配姻缘,几家人互指对方骗婚闹上公堂,终由乔太守主持公道,令三对鸳鸯各得其所,皆大欢喜。该故事被改编为各种戏剧形式。现在“乔太守乱点鸳鸯谱”作为俗语比喻做事糊涂,胡乱指挥等。

  热闹的庙会上,秀才孙润不慎将词稿失落,恰被少女刘慧娘拾得,二人因此相识,互相爱慕。与此同时,另一秀才裴政也和另一少女徐文姑一见钟情。两对情人为了表示情意,互赠信物,不想因庙会中人多杂乱,又各有父母伴随,竞在慌乱中将信物递错,孙润的白扇递给了徐文姑,徐文姑的罗帕被孙润接去;刘慧娘的罗帕给了裴政,裴政的白扇到了刘慧娘手中。因此,孙润竟以为自己所爱之人叫徐文姑,徐文姑也以为自己所爱之人叫孙润,刘慧娘则以为自己所爱的是裴政,裴政也以为自己爱的是刘慧娘。正好在此之前,由于父母包办,孙润与徐文姑,裴政与刘慧娘都已订了婚约,互相正在催娶、催嫁中。当他们听到了所订之人,均以为就是自己的意中人,不禁暗喜。孙润有姐名珠姨,早已与刘慧娘之兄刘璞订下婚约。刘家因为刘璞久病不愈,决定要将珠姨接过门来拜堂冲喜,事先言明原轿去,原轿回,不在刘家停留。迎亲之日,珠姨因不满父母包办,又怕刘璞一病不起,故装病不肯上轿。在无可奈何之时,因孙润长得与姐姐相像,便决定由孙润男扮女装,代姐出嫁。拜堂之时,刘家又因刘璞病重不能起床,只得由刘慧娘以女扮男,代兄行礼。礼毕,刘家忽变前言,坚留孙润入宿洞房,并要刘慧娘前往陪伴。在洞房中,彼此发现了对方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意中人,于是,假夫妻成了真夫妻。事情被泄露了出来。由此,引起了一连串的争吵:刘家骂孙家“卖假货”;裴家骂刘家“纵女行奸”;徐家则闹着要和孙家退婚……事情越吵越大,不得解决,只好互相扭到公堂打官司,请乔太守断案。由于案情牵扯太广,本身又错综复杂,把乔太守弄得昏头涨脑,想按父母包办之婚姻原配原断,又受到追求婚姻自主之青年人的反对;想按青年人的意愿来断,又受到维护封建礼教父母们的反对。在左右为难之中,他干脆来了一个乱点,结果正好将刘慧娘配给孙润、徐文姑配给裴政。正是“今朝乱点鸳鸯谱,千年万载传佳话”。


  《白娘子永镇雷峰塔》

  《白娘子永镇雷峰塔》是一部明朝的文学作品,见于明朝冯梦龙编辑《警世通言》第二十八卷,小说写的是南宋绍兴年间,南廊阁子库官员李仁内弟许宣做一药铺主管,一日祭祖回来,在雨中渡船上遇到一自称为白三班白殿直之妹及张氏遗孀的妇人(蛇精白娘子),经过了借伞还伞后,蛇精要与许宣结为夫妇,又叫丫鬟小青(西湖青鱼精所变,并非青蛇变的)赠银十两,殊不知此银为官府库银,被发现后,许宣被发配苏州,在苏州与蛇精相遇而结婚,后又因白娘子盗物累及许宣,再次发配至镇江,许白又于镇江相遇复合,法海识出此美女是蛇精,向许仙告知真相,许宣得知白娘子为蛇精后,惊恐万分,要法海收他做徒弟,在法海禅师的帮助下收压了蛇精青鱼精。许宣化缘盖雷峰塔,修禅数年,留警世之言后一夕坐化去了。


  《卖油郎独占花魁》

  《卖油郎独占花魁》明代白话短篇小说。收入冯梦龙著的《醒世恒言》第3卷。讲得是从小被人骗卖至娼门的花魁王美儿嫁于卖油郎秦重的故事。

  小本经营的卖油郎秦重看到名妓王美娘“容颜娇丽”,就不惜花了一年多时间,辛苦积攒得十两银子,作为一夜“花柳之费”。这本来不足为训,但他了解到王美娘也是从汴京流落到临安的人,便不觉“触了个乡里之念”,并为王美娘的“落于娼家”而感到“可惜”,表现了与一般王孙公子的寻花问柳行径有所不同。作品在描写秦重对王美娘倾心爱慕、尽心体贴的同时,特意用金二员外对王美娘的肆意“凌贱”作为陪衬,以表现秦重与王美娘之间实际上已越出嫖客与妓女的关系。作品细致地刻画了秦重在院中一夜侍候、照顾王美娘的行为,表明他对王美娘确系真个相爱,体现了当时城市普通群众既有着爱情幸福的要求,又尊重和爱护妇女的人格,中心是环绕一个“情”字。所谓“堪爱豪家多子弟,风流不及卖油人”,正反映了市民在两性关系上不同于封建统治阶级的思想和态度。


  《苏小妹三难新郎》

  宋朝词人秦观,字少游,才华过人。他听说苏东坡之妹苏小妹,不但相貌端秀而且工诗善词,久有爱慕之心。一日闻小妹要到庙中进香,便扮作游方道人,亲自相看,以试其才。待小妹到来之时,少游双手合什道:

    小姐有福有寿,愿发慈悲;

    苏小妹见是化缘的道士,便应道:

    道人何德何能,敢求布施?

    少游再施一礼:

    愿小姐身如药树,百病不生;

    小妹随口就答:

    随道人口吐莲花,半文无舍。

    秦少游心下欢喜,又上前道:

    小娘子一天欢喜,如何撒手宝山?

    苏小妹见道人罗唣,已有些不耐,便含嗔应道:

    疯道人恁地贪痴,哪得随身金穴!

    秦少游见苏小妹果是名不虚传,便去苏家求婚。苏洵让每个求婚者写一篇文章,交女儿批阅。小妹在少游的文章上批道:“不与三苏同时,当是横行一世。”苏洵便将苏小妹许给了秦少游。成婚那天,小妹发现秦少游原来是“疯道人”,便有意相难。开始两题都没有难倒秦少游,小妹便出一联让少游足对:

    闭门推出窗前月;

    少游怕对得平淡不能显示自己的高才,便坐在池塘边苦苦思索。直到三更,苏东坡出来打探妹夫消息,见少游在池塘边不住喃喃念着“闭门推出窗前月”,知是小妹发难,便悄悄拾起石子朝水池中投去。秦少游忽听“砰”的一声,见池中月影散乱,遂受启发,连忙对出下联:

    投石冲开水底天。

    这时,洞房门也“呀”的一声开了。

 

  《金玉奴棒打薄情郎》

  金老大世代为乞丐头目,生有独女玉奴,才貌双全。老大为她觅得穷书生莫稽入赘为婿,玉奴聘请贤士教授丈夫,莫稽终于连番及第。讵料他贵而忘贱,伺机溺死玉奴,欲谋另娶。幸玉奴得莫稽的上司许德厚救活,并纳为义女,且设计骗莫稽娶其义女。怎料洞房之夜,他一进房门便遭老妪,丫鬟劈打,再看新娘不是别人,正是玉奴,大喊见鬼。经许氏夫妇解释,莫稽才明了真相,惭愧不已,再不敢嫌弃糟糠。


  《蒋兴哥重会珍珠衫》

  《蒋兴哥重会珍珠衫》是一篇古代白话短篇小说,收集在明代著名的通俗文学家冯梦龙编纂的《喻世明言》(原名《古今小说》)中,冯梦龙编纂的拟话本短篇小说集《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被后人称之为“三言”。展示了宋元明三代城市生活,从中可以窥视市民生活场境和城市小市民的众生像。它是中国宝贵的古代白话短篇小说的宝藏。《蒋兴哥重会珍珠衫》是“三言”中作品的典型代表,从此入手可以对冯梦龙作品的思想内容有更深入的了解。更多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推荐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古典小说专栏》(http://www.xigutang.com/xiaoshuo/


  《玉堂春落难逢夫》

  写妓女苏三和王景隆悲欢离合的故事。苏三原是穷人家的女儿,原名周玉洁。其母早逝,其父又取一任后母。周玉洁还有个弟弟。后来周玉洁的父亲逝世,后母加害于周玉洁。在家仆的帮助下,逃出了家,年仅12岁。后来遇到刘建——一位大官。这位大官的儿子很恶毒,常来向父母要钱。刘建因此被气死了。周玉洁受刘建之子的迫害,被迫入了“怡春院”。王景隆当时是礼部正堂的三儿子,因搬家向人讨债,讨了3万两银子。王景隆与家仆王定偶然看到怡春院的妓女,又听酒保的唠叨:怡春院头牌玉堂春(也就是苏三)更是美貌。王景隆去看。后来王景隆,与苏三倾心相爱。一年后王景隆银钱使尽,(用在为玉堂春盖楼、给老鸨小费等)被老鸨赶出妓院。苏三暗助王景隆盘缠,使他得以还乡学习,自己也从此不再接客,又叫街上百姓作证,用计赎回自由身,住在百花楼上。王景隆很惨,落魄回家,却听家仆王定说老爷不要他了,于是叫来两位姐夫帮忙。后来在亲戚的帮助下,重回王家,刻苦念书。一年后,王景隆中举即将赴京会试。老鸨怕王景隆得官后娶走苏三,自己人财两失,就抢先把苏三卖给了山西洪洞县贩马的客商沈洪。这老鸨心中满是毒计。她骗玉堂春去东岳庙烧香,向佛祖证明自己从良。玉堂春果然中计,被抢走了,怡春院也因此赚了不少银子。沈洪妻皮氏早有外遇,当沈洪和苏三到家后,皮氏伙同奸夫毒死了沈洪,嫁祸苏三。县官受了皮氏的贿赂,将苏三屈打成招,下入死牢。王景隆进京后得知苏三被卖到山西,愿意到山西为官。中进士后果然被点为山西巡按。虽遵父母之命,迎聘刘都堂之女,但他一心只想着玉堂春,全不以聘妻为喜。到任后查明了苏三的案情,平反冤狱,救出苏三,并结为夫妻。后世根据这一故事改编的戏剧,一直上演不衰。

 

  古代艳情小说推荐:《玉支肌》《第一美女传

------分隔线----------------------------
古典小说相关文章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