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玉郎带过感皇恩·采茶歌·恨别(作者:钟嗣成)

216、骂玉郎带过感皇恩·采茶歌·恨别(作者:钟嗣成)

【原文】

风流得遇鸾凤配,恰比翼便分飞,彩云易散玻璃脆。没揣地钗股折,厮琅地宝镜亏,扑通地银瓶坠。

香冷金猊,烛暗罗帏。支剌地搅断离肠,扑速地淹残泪眼,吃答地锁定愁眉。天高雁杳,月皎乌飞。暂别离,且宁耐,好将息。你心知,我诚实,有情谁怕隔年期。去后须凭灯报喜,来时长听马频嘶。


【作者简介】

钟嗣成,字继先,号醜斋,大梁(今河南开封)人。久居杭州。屡试不中。顺帝时编著《录鬼簿》二卷,有至顺元年(1330)自序,载元代杂剧、散曲作家小传和作品名目。所作杂剧今知有《章台柳》、《钱神论》、《蟠桃会》等七种,皆不传。所作散曲今存小令五十九首,套数一套。


【注解】

没揣:不料、突然、猛然。
厮琅地:表象声,物体破碎声。
扑速地:即“扑簌地”,象声词,表落泪。
吃答地:象声词。形容落锁。
月皎乌飞:化用宋周邦彦《蝶恋花·早行》词中“月皎惊乌栖不定”句意。
宁耐:忍耐。
将息:休息、调养。
须凭:当要凭依。
灯报喜:旧谓灯心爆结灯花,预兆喜事临门,远行亲人当回来。


【译文】

风流情得到遇合,鸾与凤欢乐相聚,但是刚聚首便比翼分飞被迫飞离。像浮云容易飘散,玻璃瓦刹时被摔碎,又像金钗突然从当腰折断,厮琅一宝镜破裂难再圆,银瓶扑通一下落地坠毁。

金猊香炉的香早已熄灭,锦绣罗帐里的红烛光也暗晦。支喇地一声响搅得离肠寸断,扑簌簌泪珠儿流得满脸满腮,吃答答离愁使人紧锁柳眉。天穹高远雁阵南行,月光皎洁乌鸦独飞。暂时的别离,先耐心地等待,等待传来好消息。你心中定知道,我对爱情忠诚专一,有情人真心相许就不怕隔年不见的别离。你去后会从那跳动的灯花千知你有喜,你归来时会听到骏马欢快地鸣嘶。更多元曲赏析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元曲三百首栏目(http://www.xigutang.com/yuanqu300/)。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