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绣鞋·警世二首(作者:张养浩)

219、红绣鞋·警世二首(作者:张养浩)

【原文】

才上马齐声儿喝道,只这的便是那送了人的根苗,直引到深坑里恰心焦。祸来也何处躲,天怒也怎生饶,把旧来时威风不见了!

正胶漆当思勇退,到参商才说归期,只恐范蠡张良笑人痴。捵着胸登要路,睁着眼履危机,直到那其间谁救你?


【作者简介】

张养浩(1270-1329)字希孟,号云庄,济南(今属山东)人,他“幼年好学,读书不辍”,二十岁被荐为东平(今属山东)学正。后历任县尹、监察御史礼部尚书等官。为官清正廉明、直言敢谏。英宗时曾上疏谏元夕内迁张灯为鳌山,后感仕途险恶,弃官归隐奉养老父。后朝迁七次征召,“皆不赴”。文宗天历二年(1329),关中大旱,特拜陕西行台中丞,前往救灾,到任四月,就以积劳成疾,卒于任上。著有《云庄休君自适小乐府》,多为辞官归隐后所写,既讴歌了隐居之乐,也揭露出仕途险恶,世态炎凉。还有些关怀民生疾苦的作品,与一般接近市井勾阑的作家不同。


【注解】

恰:才。
旧来时:从前。
胶漆:如胶似漆,喻关系融洽,深受信任器重。
参商:二星宿名。参宿在西,商宿在东。二星此出彼没,永不相见。喻双方隔绝或不和睦。
范蠡张良:两人均为开国大臣,但均是功成不居急流勇退的典型。
要路:喻显要地位。
那其间:即那期间,那时候。


【译文】

才上马就有差役齐声喝道,这就是那葬送人的根苗,直引到了深坑里才感到心焦。祸来了躲到哪里去,老天动怒了怎么能宽恕,此时旧日的威风全都不见了。

正在官场里如胶似漆的时候应当想到急流勇退,到了参星商星出现时才想到归期,只恐怕范蠡和张良笑话人愚痴,挺起胸登上要路,睁着眼去度危机,直到那地步有谁能救起。更多元曲赏析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元曲三百首栏目(http://www.xigutang.com/yuanqu300/)。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