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习古堂首页>>周易研究>>周易译注>>正文
返回首页    返回目录

万物自天地始分

【原文】

  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陈,贵贱位矣②。动静有常,刚柔断矣。方以类聚③,物以群分,吉凶生矣。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变化见矣④。是故,刚柔相摩,八卦相荡⑤。鼓之以雷霆,润之以风雨,日月运行,一寒一暑,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乾知大始,坤作成物(6)。乾以易知,坤以简能(7)。易则易知,两则易从。易知则有亲,易从则有功。有亲则可久,有功则可大。可久则贤人之德,可大则肾人之业(8)。易简而天下之理得矣。天下之理得,而成位乎其中矣⑤。

【注释】

  ①《系辞》是后代解说《易》的七种《传》之一,分上、下两篇,大约写成于汉代初期。它对《易》的内容作了全面分析和论述,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具有一定的代表性。这里选录其中一部分。②陈:排列。位:确定。③方:应当是“人”字,由于字形相近而误写成“方”。④见。用作“现”,意思是显现,出现。⑤摩:碰撞,摩擦。荡:震荡,激荡。(6)知:这里用作“为”,意思是成为,构成。大始:原始,初始。成物:具备完整形体的万物。(7)易:容易,平易。简:简略,单纯。(8)贤人之德:陶冶人的品德。贤人之业:成就人的功业。(9)位:在,在于。

【译文】

    天尊贵,地卑下,这是由乾与坤的位次确定的。卑下高贵依次排列,尊贵低贱也就确定了。运动和静止有一定规则,刚健和柔弱由此划分。人按共性聚在一起,物按类别相区分,吉祥和凶险由此产生。它们在天上形成不同的天象,在地下形成不同的地貌,变化和发展由此显现。所以,刚健柔弱互相摩擦碰撞,八个卦象互相交叠激荡。用雷霆来鼓动它们,用风雨来滋润它们,日月交替运行,寒暑相继变换,天的规律成为男性象征,地的规律构成女性象征。天成为创始,地养育万物。天以平易显现智慧,地以简明显现功能。平易就容易被认识,简明就容易被遵循。容易 认识就使人亲近,容易遵循就会有成就。亲近可以持久,成就可以光大。持久能陶冶人的品德,光大能成就人的功业。懂得了平易简明,就理解了天地问的道理。理解了天地间的道理,成功就包含在它里面了。

【读解】

  天与地的确是中国传统思想最最核心的出发点,千万种学说观点思想都离不开这两个维度,然后才是人和其它。《周易》开篇的“乾”、“坤”两卦就是讲天与地的,但是,只要稍加对比就会发现,《系辞》对天、地的看法,同《易》的记述相去甚远,二者不可混为一谈。《系辞》的作者不过是惜天和地这一话题来阐发自己的思想,基本上与《易》的“乾”和“坤”两卦内容没有太大关系,说白了,就是借题发挥。
    一开始我们就发现一种先验(先于经验和实际)的思维模式,即把所有事物分成对立两极,天与地,贵与贱,男与女,刚与柔,冷与热等等,思路于是被限定在两极之间来回。其次,作者具有强烈的等级观念,并且把等级差别说成是天生的,言下之意是说不可摆脱。
    这两种特点具有极大的偏颇。只看到两个对立的极,那么广大的中间地带和中间状态呢?人的思维,万事万物的运动变化,怎么就简单到只是两方面?我们也知道,天地作为自然物,并无高低贵贱之分,人同样是如此;尊车等级观念,完全是人为的。
    不过,对天和地的看重,实际上也是对自然的重视,对自然法则的重视。先讲自然,次讲人,把人当作自然的一部分。这样的自然观,倒是有可取之处的。

下一篇( 君子是上天的宠儿)
君子是上天的宠儿

【原文】

  圣人设卦观象系辞焉,而明吉凶。刚柔相推而生变化。是故,吉凶者,失得之象也。悔吝者,忧虞之象也(1)。变化者,进退之象也。刚柔者,昼夜之象也。六交之动,三极之道也②。是故,君子所居而安者,《易》之序也;所乐而玩者,爻之辞也③。是故,君子居则观其象,而玩其辞;动则观其变,而玩其占④。是以自天佑之,吉无不利。

【注释】

  ①忧虞:忧虑,忧惧。②三极:指天、地、人三个方面。③安;用作“按”,意思是依据。玩:体察,揣摩。④占:占辞,贞事辞。①忧虞:忧虑,忧惧。②三极:指天、地、人三个方面。③安;用作“按”,意思是依据。玩:体察,揣摩。④占:占辞,贞事辞。

【译文】

  圣人创立卦画,观察物象,加上解释的词语,来判定事物的 吉凶。刚交与柔交互相推演而产生变化。因此,吉凶是成败的象征,悔吝是忧惧的象征,变化是进退的象征,刚柔是日夜的象征。六支的变化,对应着天、地、人变化的规律。所以,君子平时处世所依据的,是《易》的卦文次序;所喜爱揣摩的,是卦中的交辞。因此,君子平时无事就观察卦象,揣摩交辞,行动时就观察卦交的变化,揣摩占辞。所以,君子得到上天助枯,吉祥而没有不利。圣人创立卦画,观察物象,加上解释的词语,来判定事物的 吉凶。刚交与柔交互相推演而产生变化。因此,吉凶是成败的象征,悔吝是忧惧的象征,变化是进退的象征,刚柔是日夜的象征。六支的变化,对应着天、地、人变化的规律。所以,君子平时处世所依据的,是《易》的卦文次序;所喜爱揣摩的,是卦中的交辞。因此,君子平时无事就观察卦象,揣摩交辞,行动时就观察卦交的变化,揣摩占辞。所以,君子得到上天助枯,吉祥而没有不利。

【读解]

  看来,《易》似乎是圣明的智者专为大人君子而作,小人无缘受其恩惠;老天爷也仿佛有偏心眼儿,专门庇护大人君子,指引着他们的言行举动,小人则成了无人看顾的流浪儿。真的是“吉人自有天象”啊。
    君子是上天的宠儿,因为他们有权力、金钱、财产、名声、门第、学识、教养,用今天时髦的话讲,是“精英”。小人是上天的弃儿,因为他们除了自己,什么都没有,无法与君子在同一条地平线上竞争,所以孔老夫子说,“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易》确实看重君子,大概作《易》的人本身就是君子。君子替君子说话,自然在情理之中,无可非议。倘若也能为小人说上几句,稍微看顾一下小人,这世界也许会变得更好,不会有那么多兵匪盗贼犯罪分子。这样,恐怕更能体现“天道”。

下一篇(《周易》能告诉我们什么)
周易》能告诉我们什么

【原文】

  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仁者见之谓之仁,知者见之谓之知。百姓日用而不知,故君子之道鲜矣①。显诸仁,藏诸用,鼓万物而不与圣人同忧,盛德大业至矣哉!富有之谓大业。日新之谓盛德。生生之谓易②。成象之谓乾。效法之谓坤。极数知来之谓占③。通变之谓事。阴阳不测之谓神。

【注释】

  ①鲜:少,这里指很少有人了解。②日新:不断更新。生生:变化不止.③极数:穷尽卦、交的变化。

【译文】

  阴阳的交替变化就叫做道。相继不断就是善,成就万物的是性。仁者从自己的角度看,把它叫做仁;智者从自己的角度看,把 它叫做智。平民百姓每天接触阴阳之道而不懂得,因此君子之道就很少有人知道了。它表现出来就是仁,隐藏起来就是用,鼓动万物,不与圣人共同劳神忧虑,它的崇高品德和伟大业绩达到了顶点。拥有万物就叫伟大业绩。不断更新就叫崇高品德。变化不止就叫易。生成物象就叫乾。仿效乾而完成物象就叫坤。穷尽卦支而预知未来就叫占问。承接更新就叫事。阴阳交替不可把握就叫神奇。

【读解】

  《系辞》的作者在这一节里阐发自己对“道”的看法,认为宇宙万物产生的根源在于“道”,即阴与阳的交替变化。道的变化是 无穷无尽的,道也无所不在,却难以把握,只有圣人君子才能完全领悟。
    这些抽象的议论都在表达一种宇宙观,一种哲学思想,难怪晋通百姓不大搞得清楚。不过,如果不要说得那么高深,”百姓还是可以懂的。比如生命,来自于雌、雄的结合。比如花朵,生于阳光和土壤。比如时光,由白天和黑夜构成。这就是阴阳交替结合产生万物。
    阴阳观具有中国特色,深入咱们心里,我们自古以来就用它看待和解释世界上的万事万物。

下一篇( 孔子对《周易》的个案分析)
孔子对《周易》的个案分析

【原文】

  圣人有以见天下之赜,而拟诸其形容,象其物宜①,是故谓之象。圣人有以见天下之动,而观其会通,以行其典礼,系辞焉,以断其吉凶,是故谓之交。言天下之至喷,而不可恶也②;言天下之至动,而不可乱也。拟之而后言,议之而后动,拟议以成其变化。
    “鸣鹤在阴,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与尔靡之。”子曰:“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则千里之外应之,况其逐者乎③?居其室,出其言,不善则千里之外违之,况其选者乎?言出乎身,加乎民;行发乎还,见乎远。言行,君子之枢机④;枢机之发,荣辱之主也。言行,君子所以动天地也,可不慎乎?”
    “同人先号眺而后笑。”子曰:“君子之道,或出或处,或默或语。二人同心,其利断金⑤;同心之言,其臭如兰(6)”。
    “初六:藉用白茅,无咎。”子曰:“苟错诸地而可矣(7),藉之用茅,何咎之有?慎之至也。夫茅之为物薄,而用可重也。慎斯术也以往(7),其无所失矣。”
    “劳谦,君子有终。吉。”子曰:“劳而不伐,有功而不德,厚之至也(8),语以其功下人者也。德言盛,礼言恭。谦也者,致恭以存其位者也。”
    “亢龙,有悔。”子曰。“贵而无位,高而无民,贤人在下位而无辅四,是以动而有悔也。”
    “不出户庭,无咎。”子曰:“乱之所生也,则言语以为阶(11)。君不密(12),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凡事不密,则害成(13);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
    子曰:“作《易》者其知盗乎四?《易》曰:‘负且乘,致寇至。’负也者,小人之事也;乘也者,君子之器也分小人而乘君子之器,盗思夺之矣。上慢下暴,盗思伐之矣(16)。慢藏诲盗,冶容诲淫(17)。
    《易》曰:‘负且乘,致寇至。’盗之招也(18)。”

【注释】

  ①赜(Ze):繁杂。拟:模拟。物直:事物的特点,特征。②恶:意思是胡言乱语。③迩(er):近。④枢机:控制弯弓发射的装置,比喻关键所在。⑤利:锋利。金:金属。(6)臭(Xiu):气味。(7)错:用作“措”,意思是放置。(8)斯:此,这种。术;方法。(9)伐:夸耀。德:这里的意思是自满。厚;敦厚。(10)辅:辅佐。(11)阶:台阶,阶梯。(12)密:慎密。(13)几:用作“机”,意思是重大。几事:重大的事。(14)盗:盗贼,强盗。(15)乘:这里指车。器:用具。够慢;怠慢,轻慢。(17)诲:教,劝。冶容;妖艳的容貌。(18)盗之招:意思是招盗,招惹盗贼。

【译文】

  圣人用卦画来显示天下万物的繁杂现象,模拟万物的形态姿容,反映它们的特征,因此称为卦象。圣人用卦象来显示天下万物的运动变化,观察运动变化中的普遍联系,以推行立身处世的准则和规范,加上文辞,用以判断吉凶,因此称为支。言说天下万物最繁杂的现象,不能妄自开口;言说天下万物最复杂的运动,不能胡言乱语。拟出卦象,然后言说,琢磨探求,然后行动,经过比拟和讨论,来把握事物的变化。
    “鹤在树荫中鸣叫,幼鹤应声附和。我有美酒,与你同享。”孔子说:“君子住在家中发表言论,如果说得好,那么千里之外的人也会响应,何况近处的人呢?坐在家中发表言论,如果说得不好,那么千里之外的人也会背离,何况近处的人呢?言论出于自己,影响到民众;行为产生在近前,远处也有反应。言论和行动,就像君子的枢机,枢机一发动,就决定着君子的荣辱。言论和行动,是君子用来影响天地万物的手段,难道能不慎重吗?”
    “聚在一起的人先呼叫逃跑,然后胜利欢笑。”孔子说:“君子为人处世的准则,要么入世要么出世,要么沉默要么发言。两个人心齐志一,就像利刃可斩断金属;心齐志一的言论,它的气味就像兰花一样芳香。”
    “初六:用白茅铺垫以示恭敬,没有灾祸。”孔子说:“假如放在地面上就可以了,用白茅去铺垫,又有什么过失呢?这表示慎 重到了极点。白茅是很普通的物品,却可以用于重要场合。按照这种慎重的态度来行事,就不会有什么过失。”
    “君子勤劳刻苦,谨慎谦虚,会有好的结果。吉利。”孔子说:“勤劳刻苦而不自夸,有功绩而不自满,这是敦厚到极点的表现,是说有功却甘居别人之下。德行说的是弘大,礼节说的是谦恭。谦虚则是致力于恭敬而保全自身的地位。”
    “天上出现直龙,凶险。”孔子说:“尊贵而没有地位,高高在上而失去民众,贤人处在低下的地位而无人辅佐,所以动辄就危险。”
    “在家室内不出门,没有灾祸。”孔子说:“变乱的产生,是以 语言为阶梯的。君子言语不慎密,就会失去臣下;臣下言语不慎密,就会丧失性命;重大的事不慎密,就会造成危害;因此君子由于慎密而不出家门。”
    孔子说:“《易》的作者了解盗贼吗?《易》说:”带着许多货物,背负马拉,惹人注目,结果强盗来了。‘负重是小人干的活儿,车马是君子乘坐的用具。身为小人却乘坐君子的车马,盗贼就想着去抢劫。地位在上的人怠慢,地位在下的人就横暴,盗贼就想来劫夺。懒于收藏财物是教人偷盗,妖艳的容颜是教人淫乱。
    《易》说:“带着许多货物,背负马拉,惹人注目,结果强盗来了。‘ 这是招引盗贼。”

【读解】

  在这一节里,我们的至圣先师孔老夫子,对《周易》作了个案分析,并且力。以发挥,说自己的看法。将它们选出来,为的是让大家看看孔圣人如何评点《周易》。
    “鹤鸣在阴”几句出自专讲礼仪的“中半卦”,本以诗歌形式表现男女相悦唱和,孔夫子却发挥出了君子大人对自己的言行要慎重的宏论。出自“同人卦”的“同人先号眺而后笑”,本讲打仗时先被围后获胜的情景,孔夫子看出了两个人要同一条心,一个鼻孔出气。出自“大过卦”的“藉用白茅”说的是恭谨从事,孔夫子就此认为慎重无过。“谦卦”的“劳谦,君子有终”倒是讲君子大人要谦虚谨慎,勤劳刻苦,孔夫子认为这是敦厚的表现。“就分’的“亢龙,有悔”是占天上的星象,孔夫子却扯到了君子大人脱离民众而孤立。“节卦”的“不出户庭”说的是在家中随便一点,不守礼节,无伤大雅。孔老夫子则发表了“祸从口出”的妙论。“解卦”的“负且乘,致寇至”说的是商人满载而归途中遇到强盗,孔夫子却说是小人越轨招引盗贼。
    看来,这位圣人君子之中的领袖人物所戴的有色眼镜的颜色过于深了,以至于处处不忘为君子大人的崇尚品德美言几句,不 忘贬责小人来烘托君子的高尚伟大。
    读前人的作品,有不同的看法,本属正常,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嘛,谁能摆脱“有色眼镜”的限制?圣人都不行,你我凡人也一样。但是,读别人的东西,读出了其中没有的东西,应当算是自己的创作了。既然是创作,干脆写自己的,又何必去寻微言大义而大大发挥?
    《周易》出来以后,历代有众多的人去阐释,其中又有众多的人在阐释时附会上一些本不属于《周易》的内容。这风气,多半与孔老夫子的榜样有关。或后来,《周易》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原来的面目被层层掩盖,难以看清了。

下一篇( 言与意的矛盾)

言与意的矛盾

【原文】

  子曰:“书不尽言,言不尽意。”然则圣人之意,其不可见乎?子日:“圣人立象以尽意,设卦以尽情伪①,系辞焉以尽其言,变而通之以尽利,鼓之舞之以尽神”。乾坤,其《易》之蕴邪②?乾坤成列,而《易》立乎其中矣。乾坤毁,则无以见《易》。《易》不可见,则乾坤或几乎息矣。是故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③,化而裁之谓之变,推而行之谓之通,举而错之天下之民谓之事业。是故夫象,圣人有以见天下之陵,而拟诸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谓之象。圣人有以见天下之动,而观其会通,以行其典礼,系辞焉,以断其吉凶,是故谓之父。极天下之喷者存乎卦,鼓天下之动者存乎辞。化而裁之存乎变,推而行之存乎通,神而明之存乎其人,默而成之,不言而信,存乎德行。

【注释】

①情伪:真情假象。②蕴:内涵。③形而上者:思想、观念等没有确定物象的意识形态。道:理论,原则。形而下者:可见可触的具体物质。器:具有实用性的物质。

【译文】

  孔子说:“文字不能完全表达语言,语言不能完全表达意义。”那么圣人的意图就不能表现出来了吗?孔子说:“圣人创立卦象是为了充分表达意念,设置六十四卦是为了充分表达真伪,加上文辞是为了充分表达要说的话,使卦史变化相通是为了充分显示有利之处,激励人们是为了充分显示它的神奇。”“乾卦”和“坤卦”集中体现了《易》的内涵吗?乾坤确定了秩序,《易》的原则就以它为基础。乾坤毁灭了,那么就无法体现《易》的原理。
    《易》的原理体现不出来,那么乾坤差不多就要停止运动了。因此,形而上者叫做道,形而下者叫做器,将它们结合调节叫做变,推演运用叫做通,在民众中实施运用叫做事业。所以,卦象是圣人用来显示天下万物繁杂的现象,模拟它们的外形面貌,反映事物的特性,因而叫做卦象。圣人用来显示天下万物的运动变化,观察它们的普遍联系,以推行立身处世的准则和规范,加上文辞,用以判断吉凶,因此称为艾。极尽天下万物最繁杂的现象,这是卦象的演化,激励天下万物运动的,是卦交辞的启示。互相联系并适度调节,是变化的结果。推动万物运行,是变通的结果。对它们心领神会的是人,默默成就它们,无言中确立信赖,是德行显现的结果。

【读解】

     人世间最大的难题之一,就是用什么方式来表现宇宙万物千变万化的形貌及其内在联系,用什么方式来传达人们内心对大千世界的深奥复杂微妙的感受。
《系辞》的作者认为,只有超凡入圣的人才能成功地解决这一难题,而《周易》则是成动解决这一难题的代表作、典范,所以被看成是“经典”。具体地说,《周易》用六十四个卦象和卦辞、爻辞,揭示了天地万物的形貌、特点、联系、运动变化的普遍规律,表现了圣人对天地万物的理解和把握,以及圣人的伟大品德。
     姑且不说作者一再表现出的对“圣人的厚爱,这里提到的“言”与“意”的矛盾,恐怕才是真正要关注的焦点。言语、话语、表达手段和方式总是有限的,外部大千世界和深幽的内心世界却是无限的。如何用有限来表现无限,既是哲学问题,又是艺术问题,同时也是人生问题。老百姓关心的是自己的切身利益,只有圣人君子(精英)才会去思考远离切身利益、又关系到切身利益的这类问题。他们的思考是有价值和意义的。


返回首页    返回目录
 
 
 
郑重声明:赞助商广告内容与本站无关!本站不为任何在本站做广告的广告商作信誉担保!提请大家自我辨别。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如您不希望在本站刊登,请告知,联系方式见“关于我们”。 
 

学习国学     古为今鉴